第二百二十五章 过去的债-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二十五章 过去的债

    这一次,一颗子弹都没有袭来,我知道这代表什么,对方用的应该是五弹容的小型弹匣,为了便于携带,但是现在,他已经开了五枪了,如果他是以前跟我打过交道的家伙,那就不可能是地球人,换句话说,对于地球上的武器,他不可能精通,也就不可能像那些精英士兵一样熟练的更换弹匣。81中文网

    “我来了,所以,你完了!”我已经跑到了大楼的脚下,开始顺着大楼的外檐往上攀爬,在我的体质前提下,这种方式比起顺着楼梯跑上去更快得多,说实话,如果这里不是外界,我早变成索德布雷加飞上去抓他了。

    “抓到你了!”我双臂猛一用力,把自己甩上了楼顶,而此时那射我的傻鸟正好把新的子弹上膛,然而,太晚了,我拔出光束手枪一枪打穿了他的肩膀,顺便缴了他的枪,然后瞄准了他的头,“装备不错啊,比利时fn公司的ba11ista精确狙击步枪……归我了怎么样。”

    袭击者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拔出了腰上的手枪,被我直接开枪打穿了另一边的肩膀,枪也拿不住了。

    “又是fn公司的?你小子到底多喜欢fn公司啊。”我把手枪也捡了起来,“fn公司的five-seven……消音器呢?”

    “……”他又不说话,于是我开了第三枪,打穿了他的左大腿,当然,我故意没伤到动脉。

    “说啊!”我一脚踩在他被打穿的大腿上,挤出了不少血。

    “啊!”很好,他终于不再沉默了,与此同时我伸出左手抓住了一颗从我的背后袭来的子弹。

    “不错的小把戏,是吧。”我用手指把那颗子弹弹到半空,又接住,这样循环往复,“用自己当诱饵,然后用念动力控制子弹从背后偷袭我?你以为我没注意到吗?”我一拳打在他脸上,崩掉了他半口的牙,“射我射的很爽是吧!啊?特么的说话啊!”

    “呸!”他啐出了一口混合着血液和口水的玩意,被我灵巧的躲开了。

    “啊……好吧。”我已经渐渐失去耐心了,如果他再不说出点什么来,我就要压制不住我体内的洪荒之力了,说真的,用严刑拷打是我最擅长的事情,也曾经是我最喜欢干的事情,当然现在我最喜欢干的被文文取代了,但是过去的习惯并不是那么好遗忘的,尤其是当我遇上了这种死鸭子嘴硬的家伙的时候,“你勾起我的兴趣了。”

    “呸!”对于我的最后通牒,他只是又吐了一口,当然,还是没吐到我。

    “你自找的。”我点上了一颗七星,叼在了嘴上嘬着,然后从旁边捡了一块玻璃过来,别奇怪,在这种未完工的大楼顶上有几块玻璃完全不需要觉得奇怪,我把玻璃往地上一砸,捡起了一块大小合适的碎片,“你还是不打算说点什么?好吧。”我把那块碎玻璃塞进了他的嘴里,“想想你失去的吧。”然后用拳头连续击打他的脸颊,这刑法很好,我很喜欢,破碎的玻璃会把他的嘴里搞得一团糟,尤其是当我把拳头打上去的时候。

    “咳咳……噗……”他的嘴终于闭不住了,吐出了碎玻璃和不少的血浆肉沫什么的。

    “知道吗,我们一整天都可以玩这个,我这玻璃有的是。”我又嘬了一口七星,呼出一口气,“而且我向你保证,我现在给你造成的所有伤口都是不致命的,落在我手里,你会现你想死都是种奢望。”

    “秦钺炀!你就和过去一样凶残!你这该死的外来者,令人指的刽子手!”他开口了,这本应让我感到高兴,但是他一张嘴就骂我,这就让我更不爽了。

    “哦?凶残?嘛……我过去是挺残暴的,不过现在我温柔多了。”我把七星的烟头拿在手上,吸了最后一口,然后把烟头按在了他的左眼上,嗯,听着他的惨叫我的心里舒服多了,“知道吗?我们的恩怨微不足道,因为我根本就没想起来你是谁,不过……这不是你可以在十字路口把无辜的司机从车里推出来,然后加去撞文文和早苗的理由。”

    “可笑……你这种杀人狂居然也会去关心人了?”他看起来真的挺了解我的,但我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了。

    “所以说……”我一脚踩断了他右手的指头,“你特么到底是谁啊……”

    “我是谁?哈哈哈哈……你还记得乌兰贝行星吗?”好吧,他终于决定表明身份了,“就是被你彻底毁掉的那颗星球。”

    “哦,等等,容我想想……”我挠着头皮,然后‘不小心’的踩断了他左手的指头,“乌兰贝行星……没什么印象啊……啊,我没有轻视你的意思,不过我毁掉的星球太多了你得容我好好想想……噢,对了!是不是乌兰贝皇室住的那颗星球?乌兰贝星云的主星?”

    “你还记得啊你这满手血腥的贱人!”他突然开始激动了,唉,我的错,我早该先把他的脚趾也踩断的,“当你在我们的城堡将我们乌兰贝皇室赶尽杀绝的时候,你没想到会有人逃出生天吧!”

    “哦,原来你是乌兰贝皇室的人?啊,怪我怪我,我记得当时已经把你们执行种族灭绝了,所以没往那个方向想。”唉,又是当年种下的债啊,不过我怎么会留下活口呢……真是百撕不得骑姐……

    “我,乌兰贝皇室的第二王子,从那天起就誓要让你付出代价!”他卖力气的喊叫着,不过因为少了半口牙,他的声音一直漏风,听得我直想笑,“你还记得你杀死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的时候吗!”

    “啊,我当然记得,让我把他们的手脚从他们身体上撕下来的时候,他们就像是一群待宰的猪一样,出一声声的尖叫,哦,感谢大宇宙,那声音真是美妙,你不这么觉得吗?”到此,我已经搞清楚了第三方的身份,那么我脚下的这个家伙就已经没有价值了,“还有什么遗言嘛小家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