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计划通-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三十八章 计划通

    “哦,要出结果了。”文文用手搭着凉棚往天上看,正看到我用出这招从天而降的拳法,“不过这一拳要是真打实了,那两个神明不是死定了?”

    “你说什么?”文文的话一出,早苗当时就不淡定了,“不会吧,不就是一拳而已嘛?”

    “一拳?你挨一下试试?”文文嗤笑着,“秦钺炀在装备机甲的时候是攻防一体的,而在他只用本体的情况下,防御力就变得很差,但是相对的,他的左臂也有着绝大的令人膛目的破坏力,就凭现在的状态,那两个神明挡不住的,所以我建议你还是……诶?人呢?”

    “别再打了!都给我住手啊!”在文文长篇大论的时候,早苗已经跑到了我与双神明之间,身上的信仰之力以前所未有的程度波动并外溢起来,这种能量级数应该已经超过了早苗的控制能力,但它们却并没有失控,然后,这些外溢的信仰之力,开始在空中改变形状,那是……无数只有米粒大小的五芒星,卑微渺小,但却锋利无比,而现在,这些细小的五芒星全都朝我冲了过来,而在早苗身后的位置则一颗五芒星都没有,很明显,早苗刚才的愿望是让我住手,所以即使现在信仰之力已经爆发到她自己都已经控制不了的程度,作为被攻击者的神奈子和诹访子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但是,作为进攻方的我就没这么幸运了。

    “文文!救命啊!”虽然计划上就是这样,但是早苗在这种情况下所爆发出来的破坏力更比我想象的要恐怖得多,怎么说呢,计划赶不上变化,那就只能拼运气了,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呢,“执行b计划,快!”

    “来了!”文文以最快的速度从地上捡起了刚才被打飞出去的流亡者头盔,然后朝我扔了过来,“接好了!”

    “希望能活过今天吧!”我一把抓住头盔戴在了头上,然后抬起左臂挡住了正面面甲的位置,并且右手拔出了波动军刀在正前方挥舞着,能挡下多少就挡多少吧,再然后……五芒星就到了。

    ‘叮叮叮叮……噗噗噗噗……’不少的五芒星打在了我的头盔,左臂以及挥舞着的波动军刀上,叮当作响,但是更多的五芒星打中了我没有防护的位置,而以五芒星的锋利程度,打到哪里哪里就‘噗’的一声多个透亮的窟窿,虽然感觉不到痛,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我的全身都快被射成烂肉了,一坨全是窟窿眼的肉……呃……想想就恶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五芒星扫射终于停下来了,然后我就自由落体的掉到了地上,刚才因为一直被五芒星命中,向下的力被向上的力抵消了,结果害得我吃掉了所有的攻击,现在攻击完了才掉下来有什么用?

    ‘咔。’落地的瞬间我的腿骨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脆响,我的身子顿时一歪,被赶来的文文扶住了,这才没有倒下出糗,没办法,我的上半身因为波动军刀多少挡住了一部分五芒星而还算完好,但是很遗憾,我的手臂太短,舞刀舞的再严实也护不住两条腿,所以对于我的腿骨都被打成蜂窝煤了还只是响了一声我也是挺欣慰的。

    “秦……秦钺炀……我……我不是……对不起……我没想过……”我是自家人知自家事,不过在早苗眼里我可就没那么‘健全’了,毕竟现在我全身都被喷出的血液糊满了,她也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的行为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对于她这种可能过去连只鸡都没杀过的没吃过苦的现代孩子来说,已经开始六神无主了。

    “啊,没事没事……不用在意……这只是看上去吓人……咳咳……”肺被打穿了,这让我说话有点费劲,因为呼吸的时候气流有点不顺,虽然严格来说……我并不需要呼吸,但是我习惯了喘气了呢?不过这下,我的计划就彻底完美了,“神奈子,我再问你一遍,现在你怎么想的?无论是虚弱状态下的你们两个,还是无法发挥全部实力的我,都已经是人类无法企及的高度,可是刚才的早苗足以一击干掉我们三个,你现在还觉得早苗更适合外界,能力不足以在幻想乡立足吗?你刚才也看到了吧。”我用左手拍了自己胸口一下,喷出了好几股血,“那力量是压倒性的!你之前说早苗展现出来的力量……不足以说服你……但是现在……我觉得……这……已经……足够说服你了……”头又开始晕眩了,我知道这是失血性休克的前兆,“我……得先休息一会儿了……在我醒过来之前……你们……可以慢慢考虑……”我的脸直接扎到了文文的欧派上,不动了。

    “射命丸文小姐,我有几件事想向你确认一下,希望你如实相告。”神奈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打算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测,“这一切都是秦钺炀计划好的?从刚才到现在的一切?”

    “没错。”文文就地坐了下来,给我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他早就考虑到了所有的可能,并为此做了好几种准备。”

    “什么跟什么……你们说什么呢?”诹访子脑子明显不如神奈子好使,现在还什么都没看出来,而看早苗一脸懵逼的表情,估计也比她好不到哪去,“什么计划……准备?”

    “……唉。”神奈子深深地为自己的老朋友的智商感到担忧,捂着脸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那就请你说明一下吧,为了这里还不明白的两个人。”

    “秦钺炀料到你会这么说了。”文文表示自己本来就是被派来干这个的,“其实,秦钺炀从一开始的关注点就是你,因为你的性格更适合当首席执行官,所以你的决定,才最能影响到守矢神社的走向,所以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说服你,至于洩矢诹访子,说实话在他看来只是顺带的。”

    “你才是顺带的!”诹访子又待不住了,张牙舞爪的就要过来,被早苗抱着腰拉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