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和平的幻想乡-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四十九章 和平的幻想乡

    “呃还是算了吧。  81中文网”我想象了一下那样的场景,决定到此为止,毕竟我家可装不下那么多眼球换句话说我是打算把所有看到文文的雄性都挖掉眼睛来着,不过家里放不下,嘛,真是太遗憾了。

    “啊有没有什么小受可以欺负一下呢”虽然把抖s调教成抖的感觉更爽,但奈何成功率低,需要的时间又长,手头又没有合适的唉,回头我还得看看冰箱里有没有多余的抖s

    “铃仙不就是吗?”文文的性格随着跟我相处时间的增长而变得越来越恶趣味了,或者说越来越夫妻相了?

    “铃仙啊铃仙是不错,但是对她我就是狠不下心去欺负她,对我来说她可爱过头了。”铃仙所能让我激起的只有保护欲,而没有欺负的想法,当然,我不欺负她,并不意味着别人就可以欺负她,所以建议想欺负她的人注意一下,否则我会把你们的舌头钉在我的墙上。

    “但对八云紫你好像就下得去手。”话题已经越来越歪了,不过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事情可干。

    “紫妈嘛,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好好调教调教,还不得骑到我头上嘘嘘?”我设想了一下八云紫蹲在我肩膀上嘘嘘的样子,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引申到了她红着脸强忍着羞耻被我用手把着嘘嘘的样子呃,还是先算了吧,回头再想。

    “你想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文文看我的脸色不对,好像想到了什么的东西。

    “不,什么都没有。”一不小心竟然着相了,我决定赶快说几个笑话分散一下文文的注意力,“呐,文文,你知道为什么泰瑞尔的面罩里面是黑的吗?”

    “为什么啊?”不知道就对了,文文要是知道我直播吃掉一斤狗粮。

    “因为他是个黑人哈哈哈哈”暗黑三真的把五爷做成了黑人,哇哈哈哈哈诶?你问我为啥管泰瑞尔叫五爷?嘛有个叫吴凡的德鲁伊说的。

    “”文文完全没笑。

    “呃你笑点太高了?好吧我换一个。”我打算再说一个笑话。

    “说吧。”文文面无表情。

    “泰瑞尔:一会开局之后看我脸色行事。伊利丹:我是瞎了,可我特么又不傻。”这笑话,文文要是看过我直播倒悬打飞机。

    “这笑点在哪?”文文又不为所动,这让我感觉很没面子。

    “好吧,最后一个!”我拧着眉瞪着眼,运足了气,“听好了!乔汉娜:太阳拳!雷诺:捂着眼啊啊啊!泽拉图:捂着眼啊啊啊!塔萨达尔:捂着眼啊啊啊!凯瑞甘:捂着眼啊啊啊!伊利丹:捂着眼啊啊啊!众人:你个瞎子瞎特么叫个叽吧!”妈蛋,这次要是文文再不给个反应我直播切吊!

    “哦呵呵呵”文文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好吧,这也算是给了反应对吧。

    “呃你不是因为笑话笑的吧。”我有自知之明,对,有自知之明,我知道文文不可能因为刚才的笑话笑出来的。

    “嗯,我在笑太阳拳,那个不错,不过在幻想乡里,那招应该改叫桑尼米尔克拳,简称桑尼拳。”文文解释。

    “好吧,以后就这么叫了。”桑尼米尔克,我记得好像是住在魔法森林里的三月精中的一只,也就是带头的那个,绰号光明牛奶哦呵呵呵“说到幻想乡不知道最近出了什么好事没有。”

    与此同时,红魔馆。

    “我要开始喽,咲夜准备好了吗?”芙兰一脸兴奋的跟咲夜做着游戏,嘛,危险的游戏,“495年的波纹疾走!”

    “贫弱贫弱!”咲夜摆了个自认为潇洒的姿势“r1!”

    妖怪山。

    “海棠,你找到日罗院大人没有?”灵鸠伊凛正迫切的寻找顶头上司,为了商讨关于守矢神社迁入的事情。

    “没有,您也知道的,天魔大人总是见不见尾的。”姬海棠极,一脸虚脱的样子。

    “唉这混蛋秦钺炀当上司都比她好使”灵鸠伊凛愤怒的拍着桌子。

    永远亭。

    “公主大人,对不住了,今天你必须出去走走。”永琳拎着弓箭,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想都别想,永琳,我是不会出去的!”辉夜则是一副舍生取义的样子,“无解不动的n!各位还记得这张符卡吗?能让防御力翻倍哟”

    雾之湖。

    “9酱和大酱到底去哪里修行了啊,这么久了都没出现。”米斯琪再次搜寻无果。

    “大丈夫大丈夫,妖精可是死不掉的。”莉格露倒是不怎么担心。

    “是这样吗?”这只我不说都知道是谁。

    白玉楼。

    “对,是我,魂魄妖梦,能请您想办法疏通一下白玉楼的下水道吗?对,幽幽子大人又吃多了,堵住了。好,我等您来。”苦逼的妖梦还在想办法联系疏通下水道,而更苦逼的八云紫还得为自己的好朋友疏通下水道。

    人之里。

    “站住你小子!”居酒屋大叔在前面跑,加岛勇在后面追,“划拳输了,不喝酒!”

    香霖堂。

    “老天保佑,不要让我出动,不要让我出动,不要让我出动好了,每日祈祷完毕。”霖之助从供桌前站了起来。

    “店长,您每天来这么一次有用吗?”朱鹭子对这种行为的有效性表示怀疑,更何况她也不知道霖之助在那跪着拜的是啥。

    “总比没有强吧大概。”闹了半天霖之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拜的是什么。

    博丽神社。

    “咕好好饿”灵梦扑街在院子里,周围是不羁的寒风吹过。

    “哟,灵梦,我又哇!灵梦你又要死啦?”魔理沙御帚而来,见灵梦扑街,大吃一斤笑。

    有顶天。

    好吧,不往后说了,都还没写到呢,总之,幻想乡真特么的和平啊!快来点好玩的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