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单挑-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五十三章 单挑

    “嗯,看来没人愿意投降……继续。”没人愿意放下枪真让我心痛,我无奈的激活了右手腕的拳击型光束剑,用纳米护盾顶着子弹冲到了一个拿着mp5的小呆瓜面前,他惊讶的举起枪,然后我就把他的枪连同他的脑袋一起切成了两半,但我马上就后悔了,“第五十个……诶,我为啥要把枪砍了?捡起来用不行吗?”

    “sir,手雷靠近。”西斯特姆终于说了点有用的,虽然我早就知道了。

    “给你看个好玩的。”我突然起跳反身回旋踢一气呵成,直接将手雷踢进了一间埋伏着三个人的屋子,然后‘轰~’,“第五十三个!变形系统,speedmode,max!”借着骤然提升的速度,我直接窜到了另一个拿着mp5的小呆瓜面前,一脚将他踢了出去,他的胸骨和肋骨被我一脚踢成了粉末性骨折,想治好?估计得等下辈子了。当然他也做出了些贡献,比如……他的枪现在落在了我手里,“第五十四个。”

    ‘嘭!’终于,一发50子弹打中了纳米护盾,多少让我觉得有点感觉,这些白痴狙击手终于有个人能打中一枪了。

    “打得挺准啊!”我一步跃上了房顶,一枪打爆了那狙击手的脑袋,然后把mp5里剩下的十几发弹药全部用来鞭尸,“浪费了!不过值了!五十五个!”我随手扔掉mp5,在地上的那把as50反器材狙击步枪的枪柄上一踩,整把枪从地上弹了起来,被我一把抓住,然后随便朝着两个方向射了两枪,“五十七个。”50子弹的威力真实可靠,就算那两个玩意躲在掩体后面还是被打了个对穿。

    “不干了……我不干了!”一个小呆瓜终于忍受不住压抑的气氛,扔下枪跑出了工厂,有一个带头就有第二个第三个,没一会儿,剩下的十一个人全都扔下枪跑光了,嘛,这也简单了,我本来跟他们也没仇没怨的,现在既然都跑光了,我也不打算追。

    “嗯,最后三个……位置在……”我在屋顶上走着,然后就找到了位置,往下用力一沉,工厂原本就破败的房顶被我直接压穿,我从天而降,面前正好是那两个信号较强的守卫,只不过他们现在的样子呆若木鸡,“自己走开呢……还是让我帮你们走开?”

    两个守卫不约而同的朝我冲了过来,被我一巴掌一个拍死在墙上。

    “精彩,精彩。”啪啪啪的鼓掌声传来,一起传来的还有一个听上去就让人觉得恶心的声音,怎么说呢……像是……人妖?太监?说不好,娘娘腔,公鸭嗓,就那种被阉割了的感觉。

    “终于肯出来了?”我回头看着那鳖孙儿,“交代遗言吧。”

    “哦哦哦……”鳖孙儿摆着手,“如你所见,我没带任何武器装备。”

    “那是你的问题。”我是不喜欢对手无寸铁的人下手,但这种情况下例外。

    “是吗,我不这么觉得。”鳖孙儿指着我身上的流亡者,“你是想杀人呢,还是想宰羊?我觉得你是想杀人,对吧,所以何不把你的盔甲脱下来,让我们来一场公平的战斗?你自己选,杀人,还是宰羊?人,还是羊?”

    “你想像个人一样被宰?我成全你。”我直接解除了流亡者,然后拔出波动军刀扔到了一边,妈蛋,自打看了敢死队2之后我早就想这么来一次了!“来啊。”

    “啊啊!”鳖孙儿直接冲过来跳起,双腿缠在了我的脖子上,试图把我摔倒,但是我的力量比他大得多,我抓住他的腿直接把他举起来摔在地上,与此同时他的腿也在我的脸上踢了一脚第一次交锋,我小胜一局。

    “就这样?你这样也算人吗?”既然要打,那就打个痛快的,往死里打。

    “你很快就知道了!”鳖孙儿再次朝我过来,一拳打向我的面门,被我一把抓住手腕,但是他的戒指上却突然爆发出强光,霎时间我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解析系统比普通眼睛敏锐上千倍,在这种时候反而成了累赘,被强光闪到的时候伤害也扩大了上千倍。“我知道你左臂有问题!但是总有你的左臂够不着的地方!”鳖孙儿将我的右臂拧到了我背后,直接压制住了我,而我的左臂却因为攻击半径不够,打不到他,更何况现在我眼前还是一片花,我只能感觉到他强行推着我往一个方向走了几步,然后我的脸就被压到了水里,“你这家伙,就给我死在水里吧!”

    我被强行在水里闷了十几分钟,闷的我都懒得动了。

    “呼呼呼……”见我脸浸在水里不动了,鳖孙儿喘着粗气,稍微松了点拧着我右手的力气。

    “你觉得这对我有用?”我突然在水里开了口,“你觉得我需要呼吸吗?没有肺部都能生存的我,需要呼吸吗?我只是因为习惯了喘气,所以才呼吸罢了。”

    “什……”鳖孙儿正要再次压紧我的右臂,就被一拳打飞了出去,是我的左拳干的。

    “很惊讶?”我把转换的关节再次转了回来,刚才我正是调转了左臂的关节,让它直接向后挥了一拳,“你想像个人一样被干掉,所以我才陪你玩玩而已,现在你没有遗言了吧。”

    “念动力爆破!”鳖孙儿控制了一块石头朝我打了过来,被我一拳打成了碎块。

    “哦,真厉害。”我言不由衷的称赞了一句,然后走过去扯掉了他的左臂,然后是右臂,然后左腿和右腿也没落下,最后,我带上了手套,捏爆了他左边的蛋蛋,然后是右边的蛋蛋,最后一把拽掉了他的小伙伴,嗯,真特么小,要不是我视力好可能都被我当成根毛忽略掉了。

    “啊啊啊……”鳖孙儿惨叫着,就如同当年我干掉他们一族的时候听到的声音一样,“你,到底是什么品种的怪物!”

    “我吗?你不早就知道了。”我拔掉了他的舌头,挖掉了他的眼睛和鼻子,把耳朵留到了最后,“我是秦钺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