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战栗的龙卷酱-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五十四章 战栗的龙卷酱

    之后,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一样,我又挖掉了他的耳朵,最后拧掉了他的脑袋,这是一种古老的仪式,叫做不得超生,我给他们一族都上了这个待遇,除了他弟弟,那次必须速战速决。

    “搞定,收工。”我脱掉手套,嫌弃的扔到一边,“真特么恶心,这么蛋疼的仪式是谁发明的……哦……好像是我?”

    “sir,侦测到一个c级的能量信号正在以浮空方式靠近。”西斯特姆检测到了奇异的信号,以地球人的基因而言算是很强的了,当然,琦玉那种是例外,在我看来琦玉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巧合而保持了人类的外形而已,内里早已经超越人类物种了。

    “c?战栗的龙卷吗……”这种能量等级,又来这种废弃的人烟稀少的地方,目标已经很好确定了。

    说曹操的功夫,刘备就到了。

    “喂喂喂……你谁啊,居然把这么多人都干掉了,不知道这里是我的地盘吗?”战栗的龙卷,我去,真的好萌啊……

    “嗯?”我装作寻找目标的在四周看了看,当然是在与龙卷酱相反的方向,“错觉吗?”

    “你在看哪里啊!”好吧,不行了,太萌了,必须找点东西转移话题,不然鼻血要特么喷出来了。

    “哦,在这边啊……小孩子?小孩子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走开点了,这里现在的场面不适合小孩子看。”我说的也不能算错,毕竟由于我的攻击方式豪放了些,现在满地都是死人的肠子肚子脑浆子什么的,太恶心了,“走了走了。”我推着龙卷酱的后背把她往外面推。

    “等等!”龙卷酱直接飞到了半空,然而……怎么还是看不到***不会没穿吧,“无法原谅!竟然叫别人小孩子!我都已经二十八岁了!”

    “蛤?蛤蛤蛤蛤蛤蛤……”好的,先让我笑一下,“你要是二十八岁,我就两千八百岁了。”

    “sir,后面!”西斯特姆突然提醒。

    “嗯?”我立刻一脚踢向身后,将一整块朝我砸过来的水泥块踢开,“喂,很危险啊!”

    “sir,您的腿骨好像错位了。”

    “废话,你踢水泥块一脚试试?”我自己的腿骨怎么了我能不知道吗?还用得着你提醒?“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吃我一下吧!”

    “诶?”龙卷酱突然感觉身后有东西,回头的瞬间额头上就被弹了一下,是我一直停在角落的流亡者干的,而趁她回头的机会,我直接跃上半空,一记谜之吐槽手刀切在了龙卷酱的头顶,龙卷酱的周围似乎维持了什么能阻止攻击的结界或是护盾什么的,但在流亡者和我的左臂的面前均是不堪一击。

    “好痛!”龙卷酱捂着脑袋落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超能力护盾挡不住你!”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我装模作样的在左手上一吹。

    “别自大了!不过是区区一个……”龙卷酱又打算喷我,被我及时拦住了。

    “谜之吐槽手刀,一百连击!”砰砰砰砰砰砰砰……(以下省略九十三个砰)“好了,这次就算我不对,不过我干掉他们也是有理由并且问心无愧的,你说这是你的地盘?那很简单,相信我,我们决不会再见面。”

    “你到底什么人啊!”龙卷酱被连续击打头部一百次,都已经有点怀疑人生了,这可比琪露诺的打屁股9下好用多了。

    “我叫秦钺炀,如果你想知道的话。”装备上了流亡者,我直接飞向了信号塔的位置,留下龙卷酱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哦,对了,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还有一大堆尸体。

    “秦钺炀……我记住你了!下次一定要让你好看!”龙卷酱对着我飞走的方向大叫着,不过她不知道,我刚才那句话并不是玩笑,我们绝不会再见面。

    “sir,不打算深入发展一下吗?”西斯特姆都快成了特么拉皮*条的了。

    “开什么玩笑,她是很萌,看上去也像个活泼任性的小孩子一样,但是她的心之界太厚了,我不知道她过去发生了什么,但那肯定不会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心之界,即人与人之间的心灵壁障,代表着人与人之间不能相互理解的部分,每个人的心之界都不同,我的就很厚,龙卷酱的更厚,但我们之间还是有些不同,她在下意识的拒绝任何人,而我则能主动控制允许我认可的人进入,“两个心之界这么厚的人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更何况,我又不住在这里。”

    信号塔下。

    “i’mback!”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死亡flag,但我只知道每次t-800(t-850)说完‘iwillbeback!’这句话下一部一定又会回来,然后喊出这句‘i’mback!’

    “行了行了,知道你回来了,赶紧把这身盔甲脱下来,也不怕吓到人?”冈崎梦美的身后跟着两个女孩子,看样子正是营救目标。

    “我可不觉得这能吓到她们。”我的解析系统正在工作中,然后看到了有意思的东西,“毕竟你的学生,能是一般人吗?”

    “那是,我的学生……诶,你是不是在损我?”冈崎梦美居然怀疑我,我这么纯洁的人……唉,真是让我心痛……

    “好厉害诶,这盔甲……”就在我跟冈崎梦美互掐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这是真的吗?不是装饰品吗?能飞吗?结实吗?能开炮吗?”

    “宇佐见莲子……给我认清点场合好不好!”冈崎梦美按着莲子就是一通胖揍。

    “抱歉,让您见笑。”玛艾露贝莉-赫恩向我行了一个很淑女的礼节,但是因为长得跟八云紫实在太像了,我总有种调戏她的冲动,“莲子就是这样不怎么会看气氛。”

    “嘛,我倒是无所谓,在我住的那个地方,不会看气氛的人多了。”幻想乡里有会看气氛的人吗?并不是没有,但是绝对是不会看的人更多,“秦钺炀,因为某些原因跟冈崎梦美处于合作中。”

    “玛艾露贝莉-赫恩,不过很多人都叫我梅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