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归乡-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五十七章 归乡

    “对了,秦钺炀,你讲讲呗,你那么高的军事素养,过去肯定经历过不少事情吧。”冈崎梦美想起之前我教她的时候讲的那些东西。

    “那可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你们不会想听的。”虽然路途是很遥远,也很无聊,但我并不打算讲述那种充斥着暴力和血腥的经历,尤其是在脱掉了流亡者之后,因为腿骨变形,我连走路都很困难。

    “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我们想不想听?”冈崎梦美完全没明白我沉重的内心,打算玩火**,“讲出来听听呗,就是真把我们吓到了或者什么的也是我们自己的责任。”

    “唉你们呢?你们也想听?”我看向一边的莲子和梅莉。

    “我无所谓。”梅莉虽然长得像极了八云紫,但性格可跟八云紫那不着调的完全不搭边。

    “我无聊死了,讲讲也好。”莲子也是在作死。

    “行,那一会儿出了问题可别怪我。”得,既然她们舍得死,我有什么不舍得埋的?“那大概是八十还是九十多年前的时候”

    “停!”莲子突然叫停了,“您今年贵庚?”

    “不知道,大概一千多岁吧,可能更长。”按铃仙的说法,我出现在月面战争中的时候已经长得跟现在一样,而那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怎么了?”

    “没事,您继续。”莲子吐了下舌头,不说话了。

    “那时候我在一颗相当动乱的星球上生活,因为无聊,我加入了一个小国的政府军,隶属于他们新组建的intspeilpertinsgrup,即水陆两栖联合特别行动小组,当时那个国家保守极端民族主义的摧残,那些**军,恐怖分子,你都想象不到他们有多么的无聊”我点上一颗七星嘬了一口,让自己看上去更像个有故事的人,“有一次我们打下来一个敌占区的村子,当我们走进教堂的时候,那里有二十多个孩子,被剁掉手脚,割开喉管,平铺在墙上,如果你们有幸看到那一幕就会特么的明白,用禽兽形容那些家伙简直就是在侮辱禽兽,那一次,我跟我三个弟兄虐杀了所有的战俘,为此我们四个被上尉关了半个月禁闭,但我们都觉得值了。”

    “先停一下”冈崎梦美看上去脸色有点差,“你们虐杀战俘只被呕只被关了半个月?”

    “本来是要关我们一个月,但是在我们被关了十五天的时候,有个上校来到了那里,看到了教堂,然后他亲自放了我们出来。”我又嘬了一口七星,“还要继续听吗?”

    “呃这个太沉重了,换一个,换一个。”冈崎梦美若无其事的让我换个事情讲,而梅莉好像已经戴上耳机了,至于莲子,她把帽檐拉得很低,我看不清她的脸。

    “行,那就再说另外一个。”这种事情我脑子里多的是,“那之后的两年,我升到了上士,有个下士做我的副手,他叫乔伊,只有二十多岁,很不错的年轻人,有一次我跟他去刚解放的城市里巡逻,当时我就距离他几步远,然后过街拐角的时候,有个孩子把球丢到了他脚下,他下意识地踩在了球上,然后球爆炸了,这是个陷阱,你明白吗?足球里有炸弹!而那些人渣在给小孩子洗脑让他们成为袭击工具!”乔伊,是个好人,可惜他没能活下来,“当时我的朋友乔伊,他的身体,他的五脏六腑糊的我全身都是!我废了好大劲才把他的肠子从我的脖子上拿下来!他拼命的喊着我想回家上士,我想回家我特么的只能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很想救你可是我甚至特么根本找不到你的两条腿在哪!”

    “呕!”莲子又忍不住的吐了,而原本还在硬撑着的冈崎梦美看到莲子吐出来的东西也跟着吐了。

    “你看看,我说我不想讲吧。”我挠了挠脑袋,把烟头熄灭扔进了路边吸烟处的烟灰缸。

    “我们错了,哦”一天之内连续吐这么多次,莲子和冈崎梦美都快到极限了,毕竟我们都没吃中午饭呢,估计她们现在连胃液都快吐干净了。

    事情发展成这样,我也没办法继续讲下去了,好在由于我的无私分享,路程已经剩下不多了。

    又走了一段路。

    “啊,终于到了。”终于,我们脱离了城乡结合部,回到了现代社会,莲子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声,“都快八点了,好饿”

    “你这么一说我们两个今天一天好像还什么都没吃过呢。”听见莲子的话语,梅莉的肚子也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诶,对了,我们吃过饭了没?”冈崎梦美捂着肚子扭头问我。

    “吃个屁啊,我们不是早上十点多就出门了?”我觉得冈崎梦美要么是饿晕了,要么是饿傻了。

    “先找个地方吃饭,然后再各回各家如何?”冈崎梦美发起提议。

    “你请客吗?”莲子和梅莉刚脱离被绑架的状态,身上怎么可能有钱,至于我我不想掏。

    “我请就我请。”冈崎梦美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那就这家吧。”我指着旁边一间烤肉店。

    “你还挺会挑啊你知道这里多贵吗?”冈崎梦美看到店名的时候眼角就已经开始抽搐了。

    “反正你请客又或者你不想去幻想乡了?”现在我是冈崎梦美唯一能让自己进入幻想乡的钥匙,我就不信冈崎梦美敢跟我对着干。

    “算你狠”冈崎梦美恨得牙根痒痒。

    “那到底怎么着?进不进去?”梅莉小声问了一句。

    “进去吧!还能特么咋滴!”冈崎梦美破罐子破摔了。

    酒足饭饱之后,四人分道扬镳,莲子和梅莉回了各自的住处,而我则和冈崎梦美一起找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然后我让西斯特姆屏蔽掉了周围所有可能存在的监视。

    “抓紧我。”我闭上了眼睛计算合适的穿梭坐标,“穿梭次元,穿!幻想乡哟,老子又回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