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冰冷的森林-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七十一章 冰冷的森林

    “怎么,在外界出现了有可能跟你同源但又无法控制的人让你觉得有些无法适从了?”八云紫又开始杞人忧天,这是我最不喜欢的一点,未雨绸缪是好事,但未雨绸缪不代表杞人忧天,你不能把所有人都当做假想对手,那样你活着有什么意思?“安心好了,如果她们真的有那种力量,她们最后也必将属于幻想乡,而且,再不济,不是还有我吗?”

    “……说的也是。”听了我的话之后,八云紫似乎平静了下来,“你还要在我的隙间里呆多久?”

    “矮油,别辣么小气嘛。”我这时候还是索德布雷加形态,说话扭捏一点也完全不会让人觉得违和,“我还挺喜欢你这隙间里面的。”我用手指在旁边的一只眼睛上一戳,那只眼睛很人性化的眨了一下,哦,好特么可爱。

    “你这趣味……跟一般人都不一样……”来过八云紫隙间里面的人不少,但说出喜欢这里的估计一个都没有。

    “说真的,你知道冰冷的森林吗?”我闭上眼睛感受着隙间里的一切,这里给我的感觉就如同那一样,安全,平静。

    “没听说过。”八云紫没听说过什么冰冷的森林。

    “只需听着我的声音……让你的思维放松……任凭你的思绪蔓延漂流……让不好的记忆消散……感受平静……把自己交给梦境……让他们像深蓝色的海洋的温柔的波浪一样轻抚你……让他们包围你……安抚你……想像一个平静的地方……想像一个安全的地方……想象一下……你身处在一个冰冷的森林……你站在一片空地上……你周围的树高耸入云……纯白的雪在你周围飘落……你可以感觉到他们在你的皮肤上融化……你并不感到寒冷……它无法战胜内心的温暖……你能听到吗?……你只需要听着……你听到它变慢了吗……你正在让它变慢……你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平静……安宁……”我默默的念完了这一段,不知何时已经不由自主的泪流满面。

    “jesuschirst!啊!”八云紫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抱着头跪在了地上,“这是……什么……啊!”八云紫在那里痛苦了许久,才安稳下来,“你念的……是什么啊……我感觉头都要炸了……”

    “呃……冰冷的森林……看来它的效果对妖怪有点不一样啊……”冰冷的森林,曾经是一个疯狂的直接神经接口计划的衍生物,我一直用它来平复自己的内心,利用它,我能让自己摒除杂念,连通心之所向……但是看起来好像对妖怪没什么用,而且还起了反作用,又或者只因为是八云紫?我不知道,不过现在也不适合关注这个,我走过去把八云紫拉了起来,“你还好?”

    “还行……以后千万不要再往我脑子里灌输这些文字了,ok?这样我们以后还能再一起好好玩耍……”八云紫脸都白了,看来刚才的痛苦十分强烈。

    “没问题,呃,我先去白玉楼,你还是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这种情况下我也没理由继续在这里赖着不走了。

    白玉楼。

    “sir,刚才那个……”西斯特姆欲言又止。

    “啊,我知道,如果有一天不得不跟八云紫对抗,这会是我的一张王牌,我感觉那一天一定会来的。”虽然看起来我跟八云紫相处得十分愉快,但我总有种感觉,我们总有一天会分道扬镳,而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之中恐怕就只有一个能留下。“但是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八云紫也会有所防备吧……算了,估计是很久之后的事。”

    当我走进白玉楼内部的时候,妖梦正在院子里练剑,而幽幽子则坐在一边的过道边,身旁堆着比她还高的团子,此时的幽幽子正吃得满嘴流油,也正因如此,两个人都没注意到我。

    “没见过的招式啊,是新的剑术吗?”我看了一会儿,发现妖梦现在所用的招式跟过去完全不同。

    “啊,秦先生。”妖梦停止了联系,向我行了个武士礼,“就如同您所说的,这是我在打扫仓库的时候无意中翻出来的,似乎是爷爷留下的。”

    “哦,那挺好的啊,顺利吗?”魂魄妖忌留下的剑术绝对不可能是大路货,落在妖梦手上绝对是件好事。

    “唉,不尽然。”妖梦摇摇头,“有些地方完全不明所以。”

    “你不是挺会耍剑(贱)的嘛,要不你来指导指导?”幽幽子拿着一串团子走过来损我。

    “我倒觉得剑术这种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的指导没有任何用处,剑,是用来战斗的,无论是保护,还是破坏,只有通过战斗,才能真正领悟剑的极致。”剑,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是为了战斗,那些所谓的表演用剑术简直是对剑的侮辱,剑术,乃至武功,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强身健体更不是为了什么表演用的,武功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能更快的杀死对手而存在的,“所以……妖梦,过来砍我。”

    “诶?”妖梦一愣。

    “我没开玩笑,过来砍我。”我伸出左手,“让我来看看你的剑术。”

    “啊……”妖梦前一秒还是一副困扰的样子,下一秒剑就刺了过来。

    “出其不意,不错。”我的左手瞬间化掌为刀,玩起了八卦掌,“仰!”我左手一掌挡开了妖梦的剑,然后并未收手,“穿!劈!”左手收回,改为右手连出两掌,直接将妖梦的楼观剑打得脱手。

    “!!”妖梦虽惊不乱,反手拔出了白楼剑,一记横切迫使我向后退去,同时再次拿起了楼观剑挥出一道剑芒,被我一拳打散,然而待妖梦再看时,却发现我早已踪影全无。

    “没见过吧,七星游龙步。”我的声音在妖梦身后响起,妖梦下意识就是往后一戳,但却再次戳了个空,“撞!”我再次一掌打在了妖梦后腰,当然用的还是右手。

    “唔……啊!”妖梦一剑劈在地上,连我的衣角都没有抓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