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礼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七十四章 礼包

    在幽幽子解除了对冥界的封锁之后,我终于联系上了八云紫,并且用隙间回到了我自己的家。

    距离会面时间,还有三十分钟。

    “呃”我离开了医疗舱,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情况如何?”

    “已经计算出最小值,打造已经进入尾声。”西斯特姆汇报进展,“打造成果包括,项链,耳环,手链,发卡,戒指以及腰带。”

    “重量总和?”除了腰带之外看起来都是小东西,应该不会太过分。

    “大约是您手臂重量的五分之一。”西斯特姆回答,“如果继续削减太阳精金数量可能会导致厄运无法完全清除。”

    “足够了,其他人呢?”我在衣柜里面翻腾着,好久没去玄武之泽了,我觉得我应该穿得隆重点。

    “文文小姐出门取材了铃仙小姐去永远亭上课了冈崎梦美还在魔法森林,她最近一直在采蘑菇,估计是跟魔理沙一样的想法人之里的自卫队最近没有任何动静。”嗯,世界和平,“稍等,sr,魔理沙在线上。”

    “接进来。”魔理沙居然会找我?话说她怎么进入我的通讯网络的?

    “嘿,小哥,听得见吗?”魔理沙那爽朗的声音响彻我的脑海。

    “我听得见,你可以小点声,然后告诉我,你怎么接进我的通讯网络的?”我的通讯网络只分享给了一些重要的节点人员,比如紫,蓝,幽幽子,永琳,幽香,又或者是伊凛,慧音,妹红这些人,也许还有其他人,但是至少我能肯定一点,名单里没有魔理沙。

    “我现在在红魔馆,用的是咲夜的通讯器。”魔理沙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为了联系方便,我给红魔馆也配了两个通讯器,一个在咲夜手上,另一个则被我偷偷塞给了芙兰,当然了,除了芙兰之外红魔馆的所有人都以为我只给红魔馆配了一个。

    “吼那你这么着急的用红魔馆的通讯联系我是想说点什么呢?”以魔理沙那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居然会用这种方式联系我,十有**是有事发生。

    “啊,是这样,今天我本来是打算来红魔馆偷借书来着,可是在我来的路上,就是我在天上飞的时候,我在魔法森林里看见了一个人,我当时也没在意,就是觉得有点眼熟,可是到了红魔馆我才想起来,那人是冈崎梦美!你知道吗?冈崎梦美不知怎么又来到幻想乡了!”魔理沙想说的原来是冈崎梦美,也难怪,虽然魔法森林很大,但是冈崎梦美一直在里面待着迟早会被住在里面的魔理沙看见,另外再重申一遍!文化人的事儿,能算偷吗?

    “啊,冈崎梦美啊,不用在意不用在意,你接着偷借你的书吧,我早就知道了,正盯着她呢。”对于魔理沙把这件事跟我汇报我是很能够理解的,因为我是现在幻想乡有资格和能力管事的人里面最容易找到的诶,这样一想我不是很吃亏?

    “哦,你已经知道了啊,那就好,那我挂了。”魔理沙那边传来咔哒一声,然后通信结束了。

    “看来,即使是魔理沙,对于冈崎梦美的印象也不怎么好。”我看了看时间,发现只过了五分钟,“你知道吗,西斯特姆,等待的时间往往都很长。”

    “所以呢,sr?您想表达什么?”西斯特姆不明所以。

    “我的意思是”我打开酒柜,拎出一瓶朗姆酒咬开了瓶塞,“如果没有朗姆酒就会变得更长如果我能掌握八云紫的隙间能力,以后我想去哪就方便了,平时用隙间,遇到类似于冥界这种可以被单方面封锁的地方就用穿梭次元。”

    “sr,我需要先提醒您一下,如果您想要解析八云紫的能力,其难度更甚于解析恋恋小姐的能力,因为八云紫可不会那么听话的让您研究。况且,即使解析成功能否复制并重现出来还是个未知数。”西斯特姆提醒我解析很困难,解析成功之后的事情更加困难。

    “我知道我只是说说目的是嗯,时间到了。”我看了看时间,正中目标,果然,转移注意力的时候时间就过的死快死快的,“西斯特姆?”

    “已经完成打包了,sr。”西斯特姆控制着一台流浪者工作型捧着一个盒子走过来递给我。

    “,万事就绪。”我拎起盒子,准备呼叫我准备的特快列车了,“八云紫!”

    隙间再次在我面前打开,我施施然的走了进去。

    这里要解释一下,本来这种常规移动八云紫是没那么好心载我一程的,但奈何如果雏身上的厄运被彻底解决对八云紫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而唯一能解决这问题的人只有我。

    玄武之泽,河童重工,荷取的办公室。

    “你晚到了。”当我走进这里的时候,荷取正在桌子上画着什么。

    “也许吧,毕竟我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我凑到桌子边上,“又在设计什么?”

    “第二代,针对之前那四台的弱点和不足进行针对性强化,还有小型化,之前四台那么巨大的体积在幻想乡很难施展的开,多好的施展不开就没用了。”荷取在手上的图纸上打了个叉,然后揉成一团扔到了废纸篓里,“预计要将高度降低到十米以内,但是轻量化结构很成问题啊”

    “强度不够?”我从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拿出一块数据板,“去这个地方找找吧,就在魔法森林里面,我在那里扫描到了钛金属矿脉。”

    “哦,真是片富矿。”荷取看了看数据板上的资料,“不过你不需要吗?”

    “我仓库里多的是,在我那里钛一点都不值钱。”我一屁股坐在荷取的桌子上,“因为原则限制,我不能直接给你们供应材料,但是你们自己挖出来的就无所谓了。”

    “好,谢了。”荷取把数据板收了起来,“走吧?”

    “走。”转身出了屋子,荷取跟在我身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