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厄运破坏者套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七十五章 厄运破坏者套装

    很快,我跟荷取来到了雏的家附近,我将手里的盒子放在了地上,然后……

    “雏,可以出来了,我们来了。”我朝雏的家大喊,为了测试一下这些首饰是否有效,我不能直接用左手摧毁厄运。

    “来了。”雏从家里走了出来,然后就看到了远处的我们,“呃……为什么站的那么远?”

    “事实上,雏,我给你做了些东西,根据计算它们理论上可以永久性的解决你身上的厄运问题。”我指指雏脚下的盒子,“所以,先把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装备上,然后我们再进行下一步。”

    “哦,知道了。”雏打开了盒子,“哦,好漂亮。”

    “那是当然,太阳精金有一个特性,它在刚被熔炼出来的时候是白色的,之后如果你加入了什么颜色,那它就是什么颜色。”正因为这个特性,太阳精金能很容易的进行上色,而且永远都不会褪色,做首饰是绝对没问题的。

    “好了,我都戴上了!”雏装备了全部零件,然后我就听到了一声厄运们的哀嚎,而在我的解析系统中,现在已经检测不到雏身上的任何厄运了,“现在呢?”

    “我的检测告诉我你身上的厄运已经被清除了,但是我不打算只相信表面数据,所以……”我一把拎起荷取,在她反应过来之前把她扔了过去,“现在来实际测试一下吧!”

    “我去!盟友你不厚道!”荷取发出了这样的惨叫,然后扑到了雏的身上,闭着眼睛全身发抖。

    许久……

    “荷取?你要抱我抱到什么时候?”雏的头上浮现一滴斗大的汗滴,另一侧则布满了黑线,“我是不反感这样的动作可是……抱太久了吧?”

    “诶?”荷取这才睁开眼睛,“我没事?”

    “你能有什么事?”我这才慢慢悠悠的挪步过来,“早就跟你说了,我的东西有用。”

    “那你还把我扔过来!”荷取拉着我的领子开始摇晃,“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差点把心脏跳到嘴里啊!”

    “你?那是为了保险进行的额外测试。”我表示虽然扫描信息绝对可靠,但是刚才扔她的那一下也不仅仅是跟她闹着玩的。

    “哦……那我倒是还能理解一点……个屁啊!”荷取刚刚放下去的手又举了起来,“你这不还是在卖我吗?”

    “淡定,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我会保着你的。”我晃了晃我的左手。

    “你保着我?谁保着你啊?”荷取对于我的说法嗤之以鼻,不过手倒是放下去了。

    “好了,现在问题解决。”我把荷取拎起来扔到一边,“感觉如何呢,雏?”

    “呃……恕我直言,秦,我没什么感觉。”虽然厄运被清掉了,但是厄运本来就无法影响雏,所以,没感觉就是最正常的反应,但是……我问的也不是这个啊。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有觉得重吗?”

    “并不重。”

    “那就好。”这些小玩意毕竟是由太阳精金打造的,即使它们超重了我也不会感到惊讶,不过不超重就更好,“现在你可以去任何地方了,我会跟灵鸠伊凛打招呼不再限制你的出行,当然,你不能把它们摘下来。”

    “对了,盟友,你这套东西有没有名字?”荷取从背包里……我都不好意思再吐槽这个背包了,里面到底都装了什么奇葩玩意啊!总之,荷取又掏了根黄瓜出来啃,我说你到底有多喜欢黄瓜啊!你这简直……唉不行,我特么想歪了……不行不行不行……得马上唱国际歌,不然就特么硬了……别用那种看变态的眼神看我!我特么有什么办法!最近几天晚上太忙,满腔热情无处释放啊老板!

    “我叫它……呃……先容我想想……”起名?简单,我可是在命名上有超强力天赋的男人……先容我想两分钟。

    “……现往出想啊?”荷取当时就把嘴里的碎黄瓜喷出来了。

    “好了,想出来了。”我不为所动的抹掉了脸上的黄瓜沫,“就叫厄运破坏者套装,不改了。”

    “咦……好俗气啊……”荷取把眼睛偏向了一边。

    “呵……区区河童怎么能理解我深远的品味……”我把脸抬到面向斜上四十五度,然后用眼角瞥视着荷取以此来表示我心中的不屑。

    “噗……”雏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

    “好了好了不装比了。”我摆了个暂停的手势表示休战,“事实上,据我所知,在下周……”

    “r,八云紫在线上,说有事情找您商量,让您马上去博丽神社。”该死的西斯特姆弹窗,简直是特么的流氓软件,要不是免费……哼!

    “行!特奶奶的,你告诉她老子现在就特么过去!”正打算愉快的玩耍的时候突然被叫回家做作业,我现在心里就是这种感觉,“得,八云紫那老不死的又特么找我,我得先撤了,你们玩,下周应该有个宴会,荷取,你记得把雏也带过去。”

    “下周?没问题。”荷取竖起了大拇指表示自己知道了,“不过你还真是个大忙人啊。”

    “嘛,走了,拜。n”我转换为索德布雷加,一展翅飞走了。

    “?”然而,我忘记了雏没参加上次的宴会,也就根本不知道我能变成有那该死的胸部装甲的贼特么漂亮的大特么姐姐……哦……真不想再提这特么的胸部装甲了!“荷取?你能替我解释一下吗?”

    “倒是无所谓……不过我知道的也不多……”荷取开始解释她所知道的关于我变成有胸部装甲的……!我发誓我要是再提这胸部装甲我特么直播殴打风见幽香!“秦钺炀他不是那个叫什么……不死人嘛……我记得好像上一次是……”

    然而此时,本应享受愉悦的闲暇时光的我正飞翔在前往博丽神社的路上,天杀的,要是到了之后发现是什么无聊的事我绝对要把八云紫的扒下来带走!“伊凛?这里是秦钺炀,我已经解决了雏的厄运问题,以后不用对她禁足了,?……好,就这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