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闪电琪露诺-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八十二章 闪电琪露诺

    “这对我没用,我能吸收雷电!”琪露诺打算再次使用自己的吸收能力,但是……“什么!”琪露诺直接被我发出的电流劈了出去,“为什么没法吸收?”

    “你不是说你只能吸收自然能量?这是经过我转化的人造电力,你的能力无能为力。”直到所有溢出的能量耗尽,我才停下来。

    “但是闪电也麻痹了你的身体,你现在几乎没法行动!”同样是被电疗,琪露诺的样子就比我好的多,果然妖精是得天独厚的存在,“但是我现在还……”琪露诺的宣言只喊了一半,然后,她全身的银色骤然消退,琪露诺回到了烈焰形态。

    “糟了琪露诺酱!时间到了!”大妖精这时才想起来提醒,但是明显晚过头了。

    “sir,从她变成闪电形态到她的状态消失,总共经过了一分钟。”西斯特姆报告,“看来她是依靠大妖精的风属性自然之力才转变成的这种形态,但如果是这样,那是不是证明她的烈焰形态也有某种时间限制呢?”

    “我想并不是这样。”我拍打着全身的黑灰,“琪露诺的烈焰形态是吸收了妹红的火焰而转化成的,而在她吸收之后,妹红的能量确确实实的下降了,这就证明琪露诺是把妹红的能量吸收了,但是你看大妖精,她的能量没有丝毫减弱,所以琪露诺转变为闪电形态靠的不是吸收而是借用,她只是借用了大妖精的能量属性作为引子,就好像外部供能的机甲一样,这些能量耗尽的速度特别快,所以她的形态就有了时间的限制。”

    “呃……不……不是吧!”琪露诺趴在地上一拳一拳的砸着地板,把地上的土块打得到处都是,“我明明准备了那么久的!炎符!”

    “喂,琪露诺酱,冷静一点!”大妖精急忙阻拦,但明显没有什么效果,琪露诺完全没有收手的打算。

    “sir,您似乎无法抵挡这种攻击。”火焰是无形的,无法像冰碎片一样被我用物理方式格挡。

    “西斯特姆,知道吗,人体也是导体。”我抬起头,发动技能‘暗中观察’,天上的雷云虽然已经开始消散,但是还有大量的剩余,“还有,这是个有神灵存在的世界,违抗神灵,就会遭受天谴。”我举起了右臂,直指向天空,“负责这一片的神灵,我记得是龙神……龙神你个傻鸟大长虫!”

    ‘咔!’不出我所料的,一道红色的天谴之雷从雷云之中直接劈到了我高举的右手上,然后经由我的身体汇入我体内的微型纳米核心,将自然能量转换为人造能量,然后全部灌注进入左臂之中,与此同时,似乎是再也承受不了天谴之雷的庞大能量,我左眼之中的解析系统瞬间炸开,一起爆炸的还有我左眼的眼球,“啊啊!天谴之雷!”我挥动左臂,将所有能量释放,劈在琪露诺放出的赤焰爆裂之上,火焰和雷电,两种截然不同但同样暴躁的能量撞击在半空,将方圆数百米的竹林全部摧毁,而最终,雷电压倒了火焰。

    “喂喂喂!不要这样啊!”琪露诺撑起了一个能量护盾,然后就被雷电劈飞了出去,再落地时,我惊讶的看到琪露诺的样子居然恢复了原来的萌物大小,而且……从她的表情来看,不只是外表,她似乎连同智商一起都退化回去了……我的记忆就到这里,然后我就因为电流过大导致生化计算机短路而晕了过去。

    黑色,满满的黑色,我的右眼之中映入的是满满的黑色,至于左眼,对不起,已经下线了,但即使这样,我依然觉得欲求不满,感觉这样的黑暗根本不够。

    “……不够……还不够……还需要更多的黑暗……更多的……呃!”我突然惊醒,发现自己躺在……永远亭的床上?“永琳?”

    “不用多嘴,妹红已经告诉我了。”永琳一指点在我的嘴上示意我别多说话,“你可真行,打一只妖精也能打成这幅德行。”

    “你绝对没见过这么强大的妖精。”不是我吹,那个大号琪露诺的能量等级至少也有s,“对了,我的左眼能治好吗?”

    “你能把一个摔破了的鸡蛋复原吗?”好吧,永琳一问这句话我就知道没戏了。

    “这可不行。”说话的是……文文?她什么时候来的?“你知道的吧永琳,单只眼睛看不清距离,而且视野也会受限,会对战斗造成很大限制的。”

    “就算你这么说……眼睛已经炸了我还能怎么治?他现在这样子就是吃了蓬莱药眼睛也不会再长出来了。”永琳的表情并不像她的话语那么冷静,看来可能是对于自己身为医生却治不好人的愧疚感?“好了优昙华,那只眼球你还要留多久,赶紧扔了。”

    “哈依……”铃仙不情不愿的把我的眼球扔进了回收桶。

    “唉,你要是像我一样是蓬莱人就好了,啧啧,真是可惜。”我去,辉夜?辉夜怎么会在这里?这时候她不应该躺在屋里睡觉吗?“看什么看?我可不是来看你的,我是闻到死火鸡的味道才过来的。”

    “闭嘴你这死neet,秦钺炀变成这样我特么心里不舒服,没空跟你吵架!”妹红靠在一边的桌子边上,脸上的表情扭曲的跟贝吉塔一样。

    “放屁!你特么心里不舒服?你当我心里就好受了!”辉夜好像一不小心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不过她本人好像完全没注意的样子,嗯,装作没听见吧。

    “呃……先停一下……为了一只眼睛你们至于的吗?”妹红和辉夜吵起来就没个完了,我必须打破这无尽的轮回,“没你们说的那么严重吧?”

    “蛤?”这回换了永琳把手按到了我脑门上,“被琪露诺的火苗子烧糊涂了?那是眼睛,你一点都不在意?我说我治不了,是治不了,听懂了吗?”永琳摸了摸之后发现我没发烧,又把嘴凑近我的耳朵想看看我是不是被琪露诺冻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