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独眼龙的妄想-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八十六章 独眼龙的妄想

    “呼……终于解决了。”送走了琪露诺,这次的事件也算告一段落了,我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sir,您真的打算帮琪露诺变成最强的了?”西斯特姆不记得我为此做过任何计划。

    “当然……没有。”我确实没做过任何计划,因为我一开始就没打算做,“我当时就是说着玩的,谁能想到她那个脑子居然还能记得住,而且还真特么的变强了,搞得我差点阴沟里翻船。”

    “那这次您还说……”西斯特姆感觉琪露诺这次又被我坑了。

    “你懂啥叫缓兵之计不?再说了,就算她是妖精,想让完全冲突的属性的能量相互转化的可能性也趋近于零,只要她一直到不到要求,我就不需要为此而准备任何事情。”幸好琪露诺退化后连智商也跟着下降回去了,不然我这次还真未必能骗得过她。

    “你这样很不道德你造吗。”永琳似乎有点看不下去,“早知道这样,我是不是不应该浪费我宝贵的汤药救你啊。”

    “你的错觉罢了,我活着还有用。”相比于天道运转我的生死微不足道,但是就目前来说,我活着比死了好。

    “sir,可是……您之前也觉得琪露诺不可能变强回来,结果她就做到了,万一这次她也……您怎么办?”西斯特姆觉得我不要把话说的这么不容置疑,这里是幻想乡,万事万物皆有可能的幻想乡。

    “那我到时候大不了像帮霖之助一样也给她做一套盔甲出来,很难吗?”想变强,那太简单了,没听过一句话吗,属性不够,装备来凑,“相比那个,先给我自己设计一只新的眼睛才是主要问题,反正都要做,为什么不做个强力点的?除了解析系统之外再加点别的东西吧……不,先等等,我要先看看八云紫那里有没有什么收藏可以让我用的,邪王真眼啦,轮回眼啦,时逆之眼啦又或者直死之魔眼啦什么的。”

    “sir,这些……似乎并不存在于当前世界观,想要……得去别的世界观找找。”西斯特姆让我停止做梦,工头叫我起床搬砖。

    “所以,我开玩笑的,但是这个世界也有不少好用的眼睛存在吧,比如……月兔的眼睛就不错。”我的设想很美好,但在那之前我还要先搞清楚一件事,“铃仙,别的月兔的眼睛也跟你一样吗?”

    “啊?是,虽然能力各不相同,而且有的没有能力存在,但是眼睛基本上是类似的。”铃仙肯定了我的想法,“其他的月兔没有办法像我一样操纵波长,不过都可以依靠眼睛使用镭射,我们以前也曾依靠这种能力进行通讯。”

    “那么……如果我移植了月兔的眼睛,我也能用吗?”很多眼睛都是移植之后依然能用的,最多会有些限制,但也有些眼睛在移植之后就变成普通眼睛了,比如时逆之眼一旦离开原主人的身体就会直接失去操纵时间的能力,变成一只普通的眼睛,最多就是视力比一般的眼睛好一点而已。

    “这我不知道,从没见过有人这么做过。”这次铃仙也没办法给我准确的答复了。

    “好吧,那就先拿到手再说……希望八云紫那里有类似的东西,不然……我可能就得上月球去抓一只下来了。”月球的防卫滴水不漏,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简直比让八云紫不睡懒觉还困难,我也不想去触那个霉头,“该死的,为什么地球上的妖怪兔就没这种能力呢……”我不怀好意的看向因幡帝。

    “没有的没有的!钥匙只有一把的,配都配不来,没有的!”因幡帝被我一个眼神吓得语无伦次,这点胆子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兔子?老鼠吧!(不知身处何处的纳兹琳一个喷嚏把寅丸星的宝塔崩飞了。)学学铃仙成不,铃仙那么胆小,你看铃仙什么时候怕过我?

    “你的眼睛待会儿再说,先想想眼前的问题,梅蒂欣的生日没定,我们说是哪天都可以,但是也不能太离谱啊,就这几天的事了,我还不知道准备什么呢。”我正要再吓唬吓唬因幡帝,就被大王一巴掌拍地上了。

    “不用着急,放心大王,没问题大王。”我毫发无伤的从地上爬起来,风见幽香完美的控制了自己的力道,除了把我拍倒之外没对我造成任何的伤害。

    “不要叫我大王,要叫我女王大人……呸,什么玩意……”风见幽香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卖了个萌,想都不用想,肯定是陪梅蒂欣看动漫看的,“让我不着急那你到是说啊。”

    “你还记得过两天的宴会吗?”我的杀手锏就是这个。

    “你是想……有你的,但是八云紫会同意吗?”风见幽香知道我的意思,但宴会毕竟不是我开的。

    “她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吧,这不是喜上加喜的事吗?退一万步说,就算幽幽子想跟我对着干,她也得掂量掂量,我们两个一起提议,谁敢拦?”对于此事我有十万分的把握,“而且,相比于八云紫和幽幽子,灵梦更偏向我,毕竟……我是她的大金主。”

    “说的也是。”风见幽香对此很满意,“不过关于宴会的提议在什么时候?”

    “坏了,就在现在!希望还没晚!”我一把拉住风见幽香的手,“抓稳了,穿梭次元,穿!”

    我跟风见幽香瞬间消失在永远亭。

    “靠,就这么走了?”辉夜看着我消失的位置,咬牙切齿,“赢了我那么多筹码就这么走了?我还没釜底抽薪呢!”

    “就凭你,还釜底抽薪?你知道釜底抽薪啥意思吗?”妹红强行从因幡帝身上‘征用’了一堆筹码,“对付你还不需要秦钺炀亲自上阵,再让老子来会会你!”

    “优昙华,过来,继续上课。”病人都跑了,永琳就再次从医生变成了导师,“帝,你给我把这里的一切都收拾干净。”

    “啊?不是吧!就我一个?”因幡帝还想反驳,可永琳和铃仙已经走远了,而在亭子下,辉夜和妹红打扑克打得像是在开坦克,“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