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静与动的境界-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八十八章 静与动的境界

    “啊,眼睛啊,之前我引天雷劈琪露诺的时候,电力太大导致眼睛里面的解析系统烧了,然后就炸了。”我把手放到了左眼的绷带上,“需要我解开给你看看吗?”

    “不用了,所以呢,你想要我怎么样?”八云紫拉开隙间,带我回到了八云之家,“你刚才的单独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虽然我自己再重新造一只眼睛也可以,但是……我想知道你的那些无聊的收藏品里有没有什么能用的,你当年不是上过月球吗,月兔的眼睛就不错。”我随手打开了一个箱子,翻腾着里面的破烂,“要是有的话你开个价,要是我觉得合理,那就直接成交。”

    “你逗我,你当我是大蛇丸啊,没事收集那么多眼睛?”八云紫过来拉我,“别乱翻我的箱子,都翻腾乱了。”

    “你这真没有?”把箱子翻了个遍,什么都没找到,看来八云紫说的可能是真的,但也有可能是她藏起来了,然后装作没有的样子来看我的笑话,“那我只能去一次月球看看了,能送我过去吗?”

    “你开什么玩笑?你以为那鬼地方是想去就能去的?”八云紫当年能连通地月通道是牵扯到了诸多因素的,可以说条件无比的苛刻,虽然并不是绝对无法重现,但也不是想搞就能搞的出来的。

    “说说而已,不用这么急眼吧。”放弃了在箱子里淘宝,我开始四处观察,以前来了那么多次都没注意,现在仔细看看,八云紫的卧室布置的还挺q的,哼,一股小丫头片子的气息,“你这真的没有能当眼睛用的玩意?”

    “我跟你说实话,真没有,你要是想找眼睛,八意永琳那都比我这里合适,她是搞医学的,有点人体器官才正常,我这要是放了那些……我怕晚上睡不着觉。”八云紫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的样子,可是永琳既然说她治不了,那就应该是没有,如果这里也没有……我总不能真去月球吧。

    “算了,放过你了。”不过就现在看来,我在这里是勒索不到什么东西了,说起来八云紫比我还穷呢,我也没什么可勒索的……我去,这样一想,那我这次不是白来了吗?不行,我得找点利息,“罢了,不过,死罪已免,活罪难逃,罚你……送我回博丽神社!”

    “得……我又成地铁了……”八云紫拉开了隙间,“赶紧滚吧,别来烦我了。”

    博丽神社。

    “哦,幽幽子你还在啊。”当我回到博丽神社,灵梦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但是,幽幽子还保持着我离开时候的姿势在那坐着,不动如山的扮演她的吉祥物角色,“风见幽香呢?”

    “你走了之后她就跑了,说是要回家看电视什么的,陪孩子吧大概。”幽幽子说话的时候除了嘴唇动了两下,剩下的地方一点动静都没有,诡异,这太不正常了。

    “哦,那你呢?你怎么还在这?你觉得灵梦那个穷鬼会管你吃饭吗?”不是我诋毁,灵梦肯定不管,就算想管,也管不起。

    “你以为我不想动吗?你以为我不饿吗?你以为我大老远的跑到博丽神社来就是为了在这当吉祥物吗?”幽幽子连续问了我三句,“骚年唷,你知道静与动的境界吗?”

    “废话,谁不知道……不是吧!真的不能动了?”我过去拉了拉幽幽子,发现真的一动不动,明明幽幽子都被我倒着拎起来了,但却连头发都没动一下,“那你怎么说话的?”

    “我要是不能说话,会议还能开吗?只有我的嘴没被境界限制。”幽幽子的表情都是一成不变,这种想哭哭不出来的样子简直了,反正我宁可被大卸八块,也不想感受这种状态,“紫现在肯定把我忘了。”

    “啊,这就糟糕了。”我已经用左臂试过了,并不能起作用,“紫的力量上没有附带对我的敌意,而且也不往我身上作用,我没办法帮你消除。”说实话就算有敌意,就算这力量是附加在我身上的,我也没有把握太阳精金是不是能对境界之力发挥作用,“我现在一拳打过去可能能帮你解除,但是也有可能一拳把你打成脑残。”

    “那算了,你离我远点。”幽幽子虽然天然,但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变成脑残。

    “算了,今天我就大发慈悲。”我站了起来,开始在大脑里呼叫八云紫,“紫!八云紫!紫婆!紫妈!紫老太太!bba!”

    “叫什么叫!不是叫你别来烦我了吗?”通讯声中便随着杂音,看来八云紫快把通讯器捏碎了。

    “幽幽子身上的境界你不打算解除了?”我无所谓的回了一句,“那就当我没说吧。”

    “等等!靠!还不都特么是因为你,害的我都把这事忘了!”八云紫立刻通过隙间,又跑了回来,“解!”

    “啊啊啊!幽幽子大人要饿死啦!”结果,境界之力刚解开,幽幽子就像疯了一样朝八云紫冲了过来,然后一头扎进了……八云紫打开的隙间?

    “呼,解决,我把幽幽子扔回白玉楼了。”八云紫呼了口气,感觉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你呢,你还想去哪,今天最后一次,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你还真好心,永远亭。”铃仙还在永远亭,文文送完人之后应该也会再回去永远亭,更何况……永琳上次答应我的那几箱止痛剂药片我还没拿呢,这次正好一起。

    永远亭。

    “我回来了……诶?人呢?”我重新回到之前离开的地方,但却发现那里已经没人了……不,还有一个,在扫地,但是……永远亭有这么老的人在吗?这人的背影看上去就跟燃尽了一样。

    “人都该干嘛干嘛去了……”十分苍老的声音从扫地之人的方向传过来,仔细看看……她的头上还长着一对已经皱皱巴巴的兔耳。

    “帝?你是因幡帝吗?”我大惊失色,跑到了人影正面,发现果然是因幡帝,“怎么回事?你中了‘天元寿老炮’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