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更年期-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九十一章 更年期

    “谢了……呃……不过我现在全身无力,运不回去啊……”虽然外伤在八意永琳和风见幽香的帮助下基本上都痊愈了,但是体力的消耗依然未能补充回来,特别是我还强行发动了一次能力,导致本就虚弱的身体再一次雪上加霜,正常行走是没问题,但是搬东西就费劲了。

    “八云紫呢,你不是一直用她的隙间快速移动的?”永琳记得我是唯一一个敢拿八云紫的隙间当特快列车用的人。

    “她现在更年期呢,让我暂时不要烦她。”八云紫之前送我回这里的时候已经说明这是最后一次(仅限于今天,反正我是这么理解的),我暂时还是不要去触她的霉头比较好,毕竟我现在很虚弱,别说八云紫,就是个稍微强壮点的普通人都能把我打趴下。

    “好吧,没关系,我这正好有个现成的苦力可以借你用用……”永琳走到了门口,把门推开了一条缝,“帝,给我过来!”

    “合适吗?”我倒不是心疼因幡帝,我是怕她趁我虚弱的时候出幺蛾子。

    “放心,免费的,而且她不敢对你做什么。”八意永琳心里早已打好了小算盘,“只要你别让她看出来你现在很虚弱,她就不敢怎么样的。”

    “我来了……又要让我干什么啊……”因幡帝的嗓音十分沙哑,看起来就像是连续工作了几天几夜燃烧殆尽了一样,不过根据解析系统显示,因幡帝的生命力依然没有任何问题,还是装的。

    “帮他把这四个箱子搬回他家去。”永琳指着四箱药片,“别给我找trouble。”

    “……哈依……”因幡帝看着四口大箱子愣了半天,最后才吐出这么个词。

    流亡者工厂。

    “辛苦了,到这里就行了。”我示意因幡帝把箱子放到我家门口,“进来待会儿吗?”

    “免了……”因幡帝的声音有气无力的,“今天我命犯太岁头顶乌云倒霉透顶,我还是早点回去的好,省得再出事,横生枝节。”

    “你不是幸运的白兔吗?”因幡帝的能力就是幸运,更何况我没在她身上发现任何厄运,怎么想因幡帝的运气都不可能出现变差的问题。

    “不知道啊,今天心情莫名的烦躁,而且感觉干什么都不顺。”帝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毕竟她以前从没这样过。

    “别动,让我看看……”我用左手按在了因幡帝头上,没有任何反应,“不是厄运问题,不然我应该会有感觉。”排除了厄运的问题,再结合之前因幡帝形容的症状,我有了新的结论,“根据你的症状分析,就我看来,你应该是……更年期了。”

    “更年期?真的假的啊……”因幡帝一脸的难以置信,“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到更年期……”

    “不,真的有可能。”然而我却突然想起了幻想乡缘起里面对于因幡帝的叙述,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在过去的千年时间中,你的生活一直都是无忧无虑的,你也因为没有烦恼而能一直保持年轻的心态,但是……不巧的是我来了,而在你屡次恶作剧被我反杀之后你开始对我产生了恐惧感,这种恐惧感跟风见幽香带给你的不一样,它让你开始发愁,所以你的心态也随着这些愁一起开始衰老了。”

    “……原来是你!”因幡帝直接一招‘兔子跳’蹿到了我的肩膀上,开始搞乱我头发,“要么还我青春!要么给我出路!”

    “靠!你小声点!要是让不知道的人听见了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特么因幡帝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小三喊出来的……诶,我有两个女朋友诶……那就应该是小四了,哈哈哈哈哈……

    “我们已经听见了。”文文抱着肩膀站在我们身后,“当然我相信以你的品位不可能看上这么一只蠢兔子的。”

    “就是,所以你不用在意有人误会,再说了,就是真误会了,你也不吃亏啊。”文文旁边的是双手插在口袋里,嘴里叼着七星的妹红,“不过要是现在你头上的人换成八云紫啦,八意永琳啦,风见幽香啦或是日罗院儚啦,那就比较符合你的品味了我觉得。”

    “我的品位就都是些大妈吗?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啊妹红!我们不是好兄弟吗!”虽说以上四位除了日罗院儚之外我觉得都挺不错,但是这不是妹红可以诋毁我的理由!我不萌大妈!至少现在不萌……

    “别在意啊,在我心里,你一直就是个削铁如泥的存在。”妹红摆着手示意我不要想歪。

    “啥意思啊?”削铁如泥的存在……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吧……

    “好剑(贱)。”妹红竖起了大拇指。

    “干你大爷……”

    “我大爷早死了,不光他死了,我全家早就死光光了,随你怎么说。”妹红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不过……

    “我跟慧音告状去哦。”死猪确实不怕开水烫,不过这死猪烫过的开水,妹红你敢不敢喝呢?

    “我错了,对不起。”妹红当时就土下座了。

    “行了,别闹了,先解决你头上兔子的问题吧。”文文已经把四箱药片都搬回我的地下室了,“你不是想一直拿她当帽子戴吧。”

    “有什么办法……我能怎么办?”帝帽子总比绿帽子强,“她的烦恼来源是我,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我消失,就算我同意,你觉得八云紫会同意吗?刚找到我这么好用的一个苦力。”

    “那我难道就要一直老下去了吗?”因幡帝趴在我头上,别说,软乎乎的。

    “我倒不这么觉得,秦钺炀,还记得你原来的毛病吗?”文文却有不同的看法,“那是心理疾病,帝的这个应该也算,所以我觉得治疗方法也应该是类似的……因幡帝哟,你该找个男朋友了。”

    “你这主意倒是不错,可是……”我晃了晃脑袋,因幡帝趴在上面纹丝不动,“谁敢要她呢?我都不敢!”

    “这倒也是……”文文也犯愁了,连我都不敢要的伪萝莉……给谁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