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欢迎来到幻想乡-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章 欢迎来到幻想乡

    “……sir……醒……sir……醒……醒……”

    断断续续的声音让我从昏迷中脱出:“呃……咳咳……报告情况。”

    “纳米护盾损坏,右腕拳击型光束剑蒸发,外部装甲损伤67%,能量护盾发生器故障,呼吸过滤系统停摆,动能泡沫装甲破损,防辐射内壁出现穿孔,控温系统过热……”

    “停停停停停!你就告诉我现在还有什么能用的?”

    “左腕三联装高能光束炮完好,生命维持系统正常,纳米核心剩余能量31%,死神速射炮完好,ex系统正常,最大激活时间558秒,零式波动发生器由于纳米核心能量过低无法启动,光学迷彩系统正常,反雷达系统正常,光束刺剑与波动战刀完好,但由于二者未装填能量板并且亚空间弹匣包损毁,二者均无法使用……”

    “啥?弹匣包炸了?”

    “是的。”

    “那三联装高能光束炮完好有个屁用啊,b模式就剩9次射击机会,要是用a模式一次蓄力就打空了好不好!”

    “您似乎忘了死神速射炮备用弹鼓也放在亚空间弹匣包里一起报销了,现在只剩下已经装填的弹鼓里面的500发弹药了。”

    “闭嘴,你就不能不让我想起来吗!”

    “我觉得您在骂我之前应该先确定周围的环境,另外,您的情绪化过于明显,建议激活您脑内的多巴胺抑制器。”

    “我是得冷静冷静,打我有记忆以来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这次我没有反对西斯特姆,我的确有些情绪化了。

    “多巴胺抑制器已启动。”冰冷的提示从我的脑内传来,我知道那是生化计算机的声音,某种意义上说,那也是我的声音,我也不喜欢这样,但有时候这东西真的很好用。

    “好了,能量的问题不用担心,我的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放置了我的整个流亡者工厂,不过我得脱下流亡者零式才能打开它,只要我能确定周围安全……西斯特姆为什么我眼前还是一片黑?”

    “面甲损坏。”

    “为什么不打开?”

    “面甲接缝变形,纳米机器人正在修复。”

    “先别修了,省点能量吧。”我直接把面甲上受损的纳米玻璃目镜彻底打碎,“我直接用眼睛观察好了,我视网膜里的解析系统跟面甲的功能是类似的。”

    “您为什么总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在自己的身上安装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呢?”

    “我说爱好你信吗?”

    “对,对,您说的总是对的,看吧这就是我的主人,叫‘对’先生。”

    “好了。”我制止了西斯特姆继续胡闹,开始环视四周,“竹林?”

    正如我所看到的,我正躺在一片竹林中,身上冒着黑烟。

    “等等,为什么我要一直躺着?”

    “您只是忘了站起来而已。”

    “西斯特姆,我非常讨厌你的这种直率……有生物信号靠近,能量等级……a?”

    我把眼睛转向了探测到信号的方向,几乎就在同时,一个背着一筐竹笋的少女从竹林深处走出来。

    少女长着白色的长发和赤红的瞳孔,头发上扎了很多蝴蝶结,而脑后是个大蝴蝶结。她的上半身穿着白色短袖衬衫,下半身则是一条是用背带吊着的相比少女的体型来相当肥大的裤子,上面还贴满了乱七八糟的符。而她的双手正插在裤子的兜里,明明是个纤细体型的妹子但表情和走路的姿势总感觉有点痞,却意外的没给人什么恶感,反而有一种反差的萌。

    “谁啊这是,把这么大坨垃圾扔在我家这么近的地方!”

    “呃?”我这才反应过来以我现在躺在地上浑身焦黑还冒着烟的模样真的很像一大坨垃圾,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小姐啊,随便把人家称做垃圾可有点不太礼貌吧。”

    “啊嘞?啊,抱歉抱歉,原来这铁疙瘩里面有人啊,烧成这样居然还活着,你命可挺硬的啊。”少女豪气的一笑,道了个歉。

    “我命犯太岁,可不是谁都收的了的……”眼前的少女颇有些男孩子气让我无意中进入了聊天打屁的状态,幸好多巴胺抑制器还开着,“麻烦问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嗯?你居然不知道?开玩笑吧。”

    “我应该知道什么吗?”

    “这没人不知道……等等,你该不会是从外界掉进来的吧?”

    “是啊,我刚掉进来。”

    “靠,难怪……”少女思考了一下,“算了,你跟我来吧。”

    “去哪?”

    “我家。”少女头也没回的越过我走在了前面,“你最好快点跟上,这片竹林叫迷途竹林,很容易让人迷路的。”

    虽然很想告诉她我以前有段时间盗墓为生的时候有个迷宫杀手的称号,但仔细想想自己现在的状态,再想想这个随便路遇一只妹子就有a等级能量,还被一个能量ss级的结界包裹着的诡异地方,我觉得自己还是别太嘚瑟的好,万一装b失败就太尴尬了。

    少女行走中……

    “到了。”少女走到了一间完全用竹子制成的房屋面前停下了,“这就是我家了,进来吧。”

    “呃……你不觉得有些乱嘛?”虽然很失礼但我还是问出了这句话,毕竟屋子里实在称不上整洁。

    “嘛,还行吧,半个月前刚整理过一次……哎!那椅子别座,就三条腿!”

    “咣当”少女的提醒终究慢了一步,我已经倒在了地上,激起了不少灰尘。

    过了一会儿,尘埃落定。

    “好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藤原妹红。”少女爽快的开口。

    “秦钺炀,姑且这么叫我吧。”我也报出了被我强行安到自己身上的名字。

    “秦……钺炀?你该不会是华夏国人吧?”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华夏国是什么地方,不过我应该不是,为什么这么问呢?”我有些奇怪。

    “你的名字风格跟红魔馆的门番红美铃挺像的,她说她就来自华夏国。”藤原妹红解释道。

    “那还真巧,不过我缺了很多记忆,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所以我也没办法准确的回答你。”说是这么说,但我已经决定有时间去见见那个门番了。

    “没关系,我也就是随口一问,言归正传吧,你想知道什么?”藤原妹红也不在意我的回答,把话题切回了正轨。

    “我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跟这里有关的一些事情,我也……表达不太清楚,但是,有什么需要注意的请尽量告诉我吧,藤原小姐。”

    “叫我妹红就行了。”藤原妹红摆了摆手,“这里是霓虹国,不过自从一百多年前妖怪贤者八云紫和当时的博丽巫女用结界将这片土地从现实中剥离之后,这里就成了一个**的世界。”妹红说到这里微微一笑,“那么,秦钺炀,欢迎来到非人类的乐园,幻想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