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来访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十九章 来访者

    永远亭的异变还在继续

    “优昙华。”永琳的声音从她的实验室传出来,“过来试药。”

    “嗨”依旧是欢快的回应。

    “嗯?”永琳皱了皱眉,“她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铃仙试药中,但在屋外还能隐约听见她哼哼的小调。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八意永琳摸着下巴,“帝,你有没有觉得优昙华有点奇怪,她以前哪次试药不是连哭带叫的。”

    “是不太对劲,我刚才恶作剧她都没理我。”帝指着永琳,“你是不是给她吃了什么奇怪的药?或是她自己吃错什么药了?”

    “不可能,我的药都是有数的,一样也没少。”永琳不同意帝的说法,“再说,她今天出去的时候还很正常呢。”

    “呵你们在谈什么?”蓬莱山辉夜打着哈欠从屋里走出来。

    “公主大人,您睡醒了?”永琳向辉夜打着招呼,“大建成功了?”

    “”辉夜的脸凝成了冰,“又是金刚s。”

    “节哀,公主大人。”永琳表示哀悼,“我们在说优昙华,今天她从人之里回来后变得有点奇怪,我跟帝正在找原因。”

    “哦?怎么奇怪了?”

    永琳如此这般的解释。

    “您听,她现在还在哼调调呢。”永琳指着实验室。

    “哦我明白了。”辉夜听了一会儿,马上给出了答案。

    “她怎么了?”帝马上凑过去。

    “十有**谈恋爱了?”辉夜说出了自己都有点不相信的结论。

    “谈恋爱?”永琳对此也毫无经验可怜的八亿老处女,哈哈哈哈!因幡帝语。

    “大概吧,你听,一个人哼这种肉麻的调调,反而一点都不觉得肉麻,这十有**了吧。”辉夜试图解释。

    “你也没谈过恋爱啊,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帝却发现了更好玩的东西。

    “呵呵,我那么多是白玩的吗?”辉夜一脸不屑的看着因幡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心里笑话永琳什么,你以为自己好到哪去,没人要的伪萝莉兔子老处女。蓬莱山辉夜语。

    “要是这样,我用十二指肠都能猜到对方是谁。”永琳冷笑。

    “为什么?”但辉夜完全没反应过来。

    “公主大人,您觉得优昙华有跟任何男人亲密接触过吗?”

    “并没有。”辉夜这次非常肯定。

    “等等等等!”帝突然打断对话,“为什么你要定位在男人身上?对方就不能是女人吗?”

    “因幡帝小盆友。”永琳以手扶额,“我知道你有些不满上万年没人追过你,但我没想到你的价值观已经扭曲到这种程度了。”

    “离我远点你个死变态。”辉夜的表示就更直接了。

    “你们说吧,我闭嘴好了。”帝一气之下不说话了。

    “优昙华突变的这么突兀,又是在去了人之里之后,我有绝对的把握相信,对方就是那个她以为曾经救了她的人。”永琳作出结论,“那这个人还能是谁?只能是秦钺炀。”

    “他呀那也不错。”辉夜表示无所谓。

    “公主大人?”永琳以惊愕的眼神看着辉夜,试图看出她是不是别人假冒的,“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

    “我说的是实话啊。”辉夜不明白永琳为什么摆出一副日了椛椛的表情,“秦钺炀不弱吧。”

    “不弱,虽然我用那次所谓用了50的出力只是单纯弓术上的50,但也不是什么人都挡的下来的,何况他也没穿着盔甲。”永琳对于力量还是认可的。

    “然后呢,他长寿吧?”

    “他要么是不死人,要么是更古老的东西,那是肯定的。”

    “他有钱吧?”

    “他说他有好几条金矿。”

    “他好相处吧?”

    “人之里的人都这么觉得。”

    “他有房产,而且还掌握着可能超过月之都的科技,对吧?”

    “我无法反驳。”

    “那不就结了?”辉夜终于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你还有什么觉得不行的地方吗?”

    “可他跟藤原妹红”

    “火鸡?这事跟火鸡有什么关系。”辉夜又不明白了,“火鸡是火鸡,秦钺炀是秦钺炀,我也不能凡是认识火鸡的人都不给好脸看吧,要说认识,永琳你不还认识她呢么?”

    “”这次轮到八意永琳说不出话了,“抱歉,公主大人,我没想到您的心胸这么广”

    “你的意思就是我心眼小呗?”辉夜不乐意了。

    于是,永远亭迎来了新一轮的争吵,当然,这些是不可能有人告诉我了,就是有人告诉我我也没心思听了,我特么失眠了一个晚上,就因为铃仙那一吻。

    “呃天亮了”我顶着两个黑眼圈从床上坐起来,“该上班了”

    洗漱完毕,我又跑到花店接着发呆了

    整整一个上午,没客人的时候我都在发呆中度过,不少来买花的人都问我是不是病了,我除了微笑还能做什么表情?

    中午,我没吃饭,反正也没心思。

    下午,老板突然出现在了花店。

    “秦钺炀。你”风见幽香看见我的样子,把原本要说的话收回去了,改成了另一句,“你要死啊?”

    “没,我活的好好的。”我动也没动,用盆腔共鸣发出了声音靠,老子特么什么时候有盆腔了!

    “随你怎么搞,别给我死在屋里就行。”大老板丢下这么一句,上楼去了。

    一直挨到晚上,我刚觉得自己缓过来点,西斯特姆就来了消息:“sr,有河童拜访。”

    “谁啊?”

    “来者自称河城荷取。”

    “我马上回去。”

    正事来了,我也差不多该恢复了,至于铃仙那个吻,我就留着被窝里偷着乐吧。

    这么想着,我总算是勉强恢复了正常,而当我赶回家的时候,客厅里坐着一只绿坝娘大雾。

    “你好,秦先生,不请自来还真是冒昧了,我是河童重工的总负责人河城荷取,叫我荷取就行了。”绿坝娘见我进屋立刻站了起来打招呼。

    “我听说过你,既然都让我直接叫名字了,你也直接叫我名字就行,荷取。”我示意她坐下,“现在,我们来说说正事吧。”

    “其实是这样的”荷取开始说明来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