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八云紫受难记-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二百九十九章 八云紫受难记

    “好痛……”八云紫捂着头爬起来,然后就感觉头钻进了什么像篷子一样的东西里,而且还碰到了什么东西。

    “……把你的头从我的裙子里伸出来……”风见幽香强忍着把自己胯下的这玩意一拳头打飞的冲动,“然后给我乖乖滚回去唱歌,这事就算了了!”

    “哦……”八云紫把头伸了出来,“那……我跑!”八云紫刚拉开一道隙间,隙间就被一只手又按回去了。

    “你想跑哪去啊?”我皮笑肉不笑的蹲在一边左手从刚才隙间打开的地方挪开,“知道如果你不唱歌会发生什么吗?”

    “什么啊……能发生什么啊……”八云紫的声音都在颤抖,却强撑着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你还能正面上我啊?”

    “比那更惨。”八意永琳手里捏着一颗药丸从八云紫的后方接近,“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叫破天丸。知道有什么效果吗?提升男性专用贯穿性武器的杀伤力和强度。知道它的副作用是什么吗?任何非男性服用均会导致其装备男性专用贯穿性武器,且无法自然恢复。”永琳手上拿着的正是这可怕的玩意,最早的时候还是测试我造的试药机器的效果的时候拿出来的。

    “这么凶残的玩意你还留着呢?”药是很凶残,不过这药出现的正是时候,“八云紫哟,吃下去之后你可就变成娇滴滴的扶她了,多好啊是吧,变成有大丁丁的萌妹子什么的,现在可是很受欢迎的。”我用力掰着八云紫的嘴,“张嘴,张嘴……啊!”我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一道隙间,我差点掉进去。

    “想得美!”风见幽香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我,救了我一条小狗命,同时从我手上接过了药丸,“我来,张嘴!”

    “住手!不要扶她!”三对一的状态下,八云紫自知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哪怕是逃跑的机会,“我……认输了……”

    “乖……”然而八意永琳并不相信八云紫的一面之词,不知用什么能力把八云紫的全身都束缚住了,“不过在回到台上之前别指望我们放松警惕。”

    “呜……”八云紫脸上的眼泪流的像面条一样,而且还是板面的面条,但是没人搭理她。

    “索德布雷加……(以下省略)。”我转换为索德布雷加形态,“我暂时不能再穿梭了,我们得飞回去。”

    “那就走吧。”风见幽香拉起了八云紫的左手,八意永琳则拉起了右手,我负责双腿,正应了那句老话,荆轲刺秦王,两条毛腿肩上扛……好像不太合适?算了。

    短暂的道中,舞台。

    “哦,看来我们的英雄带着演员安全归来了。”姬海棠极远远地就看到了我们四个人的到来,然后八云紫就被我们‘咣当’一声扔到了舞台上,“妖怪闲者八云紫大人,您现在有何感想?”姬海棠极把麦克风靠近八云紫的嘴边。

    “我很想打人……”八云紫努力想站起来,但是在八意永琳的能力束缚下,八云紫全身只有脖子以上才能动作,“我的称号从妖怪贤者变成妖怪闲者已经是公认的了吗?秦钺炀我咒你生儿子没哦……这样啊……”我思考了一下,回头,“文文,我改主意了,我们还是生女儿吧!”

    “噗……”八云紫吐血身亡,然后被风见幽香一拳头砸活了。

    “想死?太早了,先唱完再死!”风见幽香拎起了八云紫,并把麦克风塞到了八云紫手上,“应该可以给她解开了吧。”

    “她还是会跑的。”八意永琳摇摇头,“只要我解开她马上就会跑。”

    “不用担心,交给我吧。”我走到舞台前沿,大吼了一嗓子,“想听歌吗?”

    “想!”台下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就喜欢看这种喜闻乐见的场面。

    “想听妖怪贤者八云紫唱歌吗!”我继续嚎叫。

    “想!!”

    “可她现在只想逃跑呢!”我指着八云紫,“看吧,这就是我们的妖怪闲者,除了逃跑之外连唱首歌都不敢!这样能成为优秀的领导者吗!”

    “不能!!!”

    “我们该怎么做!为了我们的幻想乡!”我把麦克风伸向台下。

    “要么唱歌,要么下台!!!!”

    “呼啦!幻想乡万岁!”我把拳头朝天一句。

    “万岁!!!!!”台下彻底轰动,这下八云紫势成骑虎,不唱不行了。

    “搞定。”我转过身朝幽香和永琳一眨左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现在她可以逃跑,但是自此以后,她再也没脸见人了。”

    “有意思。”八意永琳解开了对八云紫的束缚,果然,八云紫一点要跑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死死的盯着我。

    “老子信了你的邪!”八云紫终于不满足于用眼神杀死我,朝我迈出了脚步,然而她仅仅迈出了两步,就被风见幽香一巴掌拍到了地上,“……别打了!我唱!我唱还不行吗!”

    于是一切回归了正轨,我和永琳幽香三人回归了台下。

    “说是要唱,可是唱啥啊……”八云紫在台上抓耳挠腮的,活这么大岁数(笑)以来自己还没这么被赶鸭子上架的唱过歌呢,“……好吧,只有那个了。”

    伴奏响起。

    “流逝着的,时空之中,令人疲倦的,这样呼噜呼噜转个不停,我的那颗,逝去的心,看不见的话,这样也能知道吗?就算自己,什么也不做,事件的裂缝里,流逝仍在继续,什么也不知道,周围的一切,我就是我,仅此而已……”

    “badapple!!……八云紫……真是够拼的啊……”我还真有点佩服八云紫了,居然如此轻松的化解了我们的攻击。

    “一会儿是不是该你上了?”梅蒂欣爬到了我肩膀上,抱着我的脑袋,“你打算唱点什么?”

    “唱点符合我的身份的,大气的,上档次的,能引起人共鸣的。”曲目我早已经选好了,绝对符合上述条件,“歌名叫《ko,su[:]ssertod~甘き死よ,来たれ》(来吧,甜蜜的死亡)听说过没?”

    “没,不过听起来就很可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