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窦娥不冤-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零四章 窦娥不冤

    “魂魄妖梦选手乃是冥界白玉楼的庭师,亦是上一代庭师,剑术大宗师魂魄妖忌的孙女和亲传弟子,而犬走椛选手则是妖怪山的白狼天狗警备部队的主负责人之一,精通自古相传的天狗流剑术(笑),她们的组合将会为比赛激起什么样的火花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在姬海棠极的解说声中,妖梦和椛椛走到了选手席,在各自的位置坐下。

    “不过这样没问题吧……遇上灵梦的话……”我并不怀疑妖梦的战斗力,但是妖梦本身的弱点也很明显,攻击距离太短,虽然有速度弥补,但是面对像魔理沙和灵梦这种能在远距离进行高爆发型攻击的对手就有些苦手,更何况,听说魔理沙在春雪异变的时候为了对付幽幽子还丧心病狂的使用了一张前所未见的符卡,想象一下,如果灵梦参赛,她的队友会是谁?肯定是魔理沙,这连想都不用想的。

    “你问我也没用,我都不知道妖梦会参赛。”幽幽子依然抱着自己的大饭桶,吃得不亦乐乎。

    “你还有脸说呢,身为妖梦的master,你连自己的庭师参不参赛都不知道,废物成这样你好意思当主人啊!”这时候了还光顾着吃,我不好好训训幽幽子都对不起她。

    “……”饶是幽幽子脸皮似城墙一般,此时也有些脸色发红,毕竟这事绝对说不上光彩。

    “第二队参赛者!来自红魔馆的吸血鬼姐妹组合:蕾米莉亚-威严酱-抱头蹲防-斯卡雷特和芙兰朵露-斯卡雷特!”随着姬海棠极一摆手,两小只萌物牵着手从通道里走了出来……不,是一个拉着另一个跑出来。

    “你说谁是威严酱!!!”蕾米莉亚紧捯着两条小短腿跑的还挺快,芙兰被她拉着身子都飘起来了,“抱头蹲防又是谁啊!!!”

    “啊?这上面写的。”姬海棠极一脸懵逼,顺手把手里的名单递了过去,名单上清清楚楚的写着:蕾米莉亚-威严酱-抱头蹲防-斯卡雷特。

    “噗……”蕾米莉亚一头栽在地上,半天缓不过来,不得不由芙兰出手将其扛到了选手席座位上。

    “来自斯卡雷特家族的两位吸血鬼都拥有强大的能力,如今又在神秘者秦钺炀的治疗下克服了惧怕阳光和流水的弱点,她们会再一次让红雾笼罩竞技场擂台吗?”姬海棠极努力调动着观众的情绪,据说现场效果搞得越好,八云紫承诺的酬金就越多。

    “喂,她们两个参赛不犯规吗?”八意永琳隔着两个人朝我喊,“她们的实力绝对到高级大妖怪的水平了!”

    “实力到了,但是能量没到,两个人都是s,这没办法判定犯规,倒不如说我不能参赛才属于意外。”选手的参赛许可判定,全都是八云紫拜托西斯特姆完成的,西斯特姆识别出来的能量是什么等级,那就是什么等级,更何况威严酱和芙兰酱的力量虽强,但也还没bug到灵梦的程度,连灵梦都能参赛,自然没理由禁止她们参赛,所以说为什么我不能参赛啊!不就是强了一点吗?强力也有错?

    “你参赛绝对会一拳把结界打爆的,我可没那么傻,再说了,你当裁判不是挺好的,又出风头又出名的。”八云紫也知道我被强制不能出赛心里很不爽,少有的耐心劝解了一次。

    “一码归一码,再说我用得着出名吗?我还不够出名吗?”我?可能是现在幻想乡最出名的人,自从我把人之里,红魔馆和妖怪山的好感度刷满了之后……好吧这不是galgame,不过我想说的是我要是想出名还用得着这么麻烦?只要把我生化计算机里保存的裸照一发……嘿嘿嘿……八云紫,别以为就你会偷窥,你的照片我也有!

    “阿嚏!吸……”八云紫一个喷嚏喷了一桌面的不明液体,“秦钺炀你是不是又骂我呢!”

    “这次真没有!”我这次只是想搞个大新闻(大雾),并没有骂人,“我这次真心没骂人。”

    “哈,看来我们的裁判们出了一点小小的问题,不过我决定把这件事华丽的忽略过去,让我们继续迎接下一队选手。”由于很多人都目光和注意力都被我们这些逗比裁判的动静吸引,姬海棠极不得不想办法转移重心,让观众的目光回到正常的位置,“哦都……这一队可不简单啊,第三队参赛者!来自迷途竹林的老公太强不能参赛组:最速的鸦天狗射命丸文和狂(受)气的月兔铃仙-优昙华院-因幡!”

    “噗!!!!!”刚刚跟八云紫吵了个口干舌燥的我正喝了口水,现在全喷了出来,“我去!有这队伍吗?我怎么不知道!”

    “吁……”幽幽子满脸鄙夷,“你还有脸说呢,身为她俩的老公,你连自己的老婆参不参赛都不知道,废物成这样你好意思当男人啊!”

    “等会儿,这话我咋听着这么耳熟呢?”这把我给臊的……脸通红啊……

    “废特么话,多新鲜呢,就是特么你刚才骂我的。”真是一报还一报啊,刚说出去的话就被反弹回来了,倒霉啊……

    “嘿……我说怎么刚才文文跟铃仙都不见……永琳你特么不说铃仙照顾你家废柴去了吗!”我要为这件事讨个说法,说好的铃仙照顾neet姬去了呢?

    “随便找的借口你也当真?再说了,你自己的锅现在想让我背?你想的美,这锅你背定了。”永琳不为所动,不愧是活了几亿年锻炼出来的脸皮,这比幽幽子还厚呢,“何况真亏你信啊,我说公主大人要猝死你也信?那蓬莱人有猝死的吗?就是猝死了能有个屁的事啊!”

    “八意永琳!难得我如此信任你!你……你对得起我吗!”给我找白绫去!我要上吊!我要血溅白绫,我要六月飞雪!我要大旱一百年!

    “你?信任我?这话你自己信么?”八意永琳揪了根头发下来,“没有白绫,白头发到有一根,用吗?”

    “……”我说永琳你也学读心术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