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血没人间-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零五章 血没人间

    接过了永琳递过来的白头发,我正思考这玩意能不能吊死我。

    “其实……”日罗院儚默默地举起了手,相比剩下的五人,日罗院儚跟谁的好感度都差一点,毕竟长期打野,很难在团战的时候有默契,“我很想知道上吊怎么血溅白绫,用嘴喷吗?”

    “……”我戳了戳幽幽子的脸,嗯,手感赛高,“帮我打日罗院儚脑袋一下。”

    “哦……”幽幽子‘咚’的敲了日罗院儚的脑袋一下,这动静……果然日罗院儚脑子里面是空的吗……“然后呢?”

    “然后没你事了。”我示意幽幽子往后靠,将脸正对日罗院儚,“笨蛋!那是形容词!”呼……一口槽吐出,我的心里平静了许多。

    “……”观众的注意力再次被我们引走,这让姬海棠极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身为主持人却镇不住场子,这传出去让姬海棠极以后怎么混?“几位裁判大人?我能继续了吗?”

    “你继续!”风见幽香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直接下了指令,然后转向了我们五个这边,“你们闭嘴!”

    “哈依!”虽说地位差不多,不过该怂的时候就得怂,看来其他四人也跟我一样懂得这个道理。

    “看来裁判们的纷争已经彻底停息了,那么现在继续。”有风见幽香相助,姬海棠极终于松了口气,“就像诸位都知道的,两位参赛者都是身为裁判的秦钺炀先生的未婚妻,所以这一组合也可以理解为就是代表着不能参赛的秦钺炀先生的意志,而我们也很难相信拥有足以改变幻想乡格局的科技力量的秦钺炀先生不会为自己的未婚妻们准备一些可爱的小道具,可以说这一组的战斗力是无法用之前的数据衡量的。”由于间隔的时间太久,文文和铃仙早已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亦因此姬海棠极可以直接介绍下一队,“第四对参赛者,由同样来自红魔馆的女仆长十六夜咲夜和来自魔法森林的七色人偶师爱丽丝……威震天组成的线控组……哎呀!”姬海棠极不熟悉之下念错了名字,屁股上被上海踢了一脚,摔了个狗吃屎(天狗也是狗!嗯!没毛病!)

    “是玛格特罗伊德。”爱丽丝把上海放回自己肩膀上,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扑倒在地的姬海棠极,“记得不要搞错。”

    “哈依……”姬海棠极揉着屁股爬了起来。

    “真没想到啊,咲夜居然去找了她……我还以为她会找帕琪组队呢。”摇晃着手中高脚杯里的……红茶牌的可乐,蕾米莉亚歪坐在椅子上评论着场上的组合。

    “就算治好了身体,帕琪不喜欢打架的性格也没变,不来凑这种热闹也很正常。”芙兰的嘴咧着,双手合拢撑在脸上,带着太阳镜,宛如碇司令一样的让镜片泛着光,全身上下充满了冰冷的气质,“不好了我的手又黏在脸上了……”

    “哦哦哦……这种……这种感觉……”威严酱在自己妹妹的身上感受到了自己一直想得到的东西,名为威严的东西,“就是这个!”蕾米莉亚猛地站了起来,然后腿就撞到了桌子腿上,当时就>o<了。

    “噗……”九成的观众喷出了鼻血,咲夜喷的尤其欢实,整个幻想乡顿时笼罩在血雨腥风之中……

    “咳,看来由于失血的状况,十六夜咲夜选手的战斗力可能会因此下滑,并且是否能继续参赛也要看检查结果,如果因为一场娱乐性的比赛造成人身伤害就本末倒置了。”姬海棠极飞到半空躲避满擂台的血浆,“哦,好像有消息了。”

    “根据本人的检查,十六夜咲夜选手的身体并无大碍,可以参赛。”作为临时医生的永琳作出了如下结论。

    “很好,看来比赛不会有什么还没开始就要减员的乌龙出现了。”在八云紫的能力下,血浆被迅速清空,同时八云紫也为所有的观众发放了由永远亭提供的补血剂,当然,药费也全算在了我的头上,“十六夜选手的能力十分强大,对于刀具的操纵也是相当的得心应手,而玛格特罗伊德选手的能力和招式都非常神秘,至少本人是没搞到过什么情报,因此这一队的真实水平相当难以捉摸。”爱丽丝的出手记录非常的少,即使是我也不甚了解她的招式,我只知道爱丽丝除了人偶之外还有其他的攻击方式,还有她带着的那本书非常诡异,仅此而已,而姬海棠极明显知道的比我更少。

    “喂,你还好?难得一次抛头露面,我可不想还没开始就结束。”爱丽丝把咲夜扶到了椅子上,咲夜的脸色依旧苍白,而且正用着我之前送的设备输血。

    “没事,我还行,秦钺炀送我的输血设备挺好用。”咲夜摆摆手表示自己无恙。

    “好在他不能参赛,不然我们毫无机会。”爱丽丝抬头看向裁判席上的我,当我感觉到的时候又把头转了回去。

    “是啊……不禁止武器和道具的情况下如果他参赛我估计就会像上次一样连他的防御都破不开。”上一次红雾异变的时候,因为流亡者的防御力,咲夜完全无法对我造成有效伤害,“诶?那是!”咲夜本来在周围漫无目的的观察着,却在看到第五组参赛者的时候大吃一惊。

    “第五支小队,成员分别来自红魔馆和迷途竹林的火妖组:红美铃和藤原妹红!”正在这时,姬海棠极正好念出第五组人员的名字。

    “中国!你居然也报名了?”蕾米莉亚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幸好这次没撞到桌子,不然估计又要血没人间一次了,“为什么不早说!你早说的话咲夜还用找外援吗!”

    “嘛嘛……抱歉大小姐,我这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嘛……还有,我叫红美铃。”红美铃依然在试图纠正对自己的称呼。

    “嘿,美铃,现在我们跟她们是对手,你这么客气干什么!”妹红拉着美铃就往选手席去了,“我知道你们是一家人,但是打起来也不许放水,知道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