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不是六而是七-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零六章 不是六而是七

    “不用担心,妹红,在比武过程中放水可是大不敬,我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美铃是个地道的武者,因为人际关系就手下留情什么的是不会发生在她身上的。

    “红美铃选手是来自神秘国度华夏的古武术专家,而藤原妹红选手则可以操纵强大的菲尼克斯之焰,并且本身更是不老不死的蓬莱人,她们的组合会为我们带来什么样亮眼的表现呢?”姬海棠极居然对参赛的每个人的资料都有所了解,我可不相信她是自己收集到的,十有**是八云紫给的人物资料。

    “这一组……不管哪一队对上了都很难以取胜啊……尤其是咲夜和爱丽丝的线控组……”作为裁判,战前就先做出分析是应该的,当然,这些不能让参赛人员听见,不然会使许多选手的底牌提前被人知道,从而影响整体的戏剧性,因此我们面前的麦克风此时都是关闭的。

    “的确,她们两个的组合也许各方面都不太突出,但是却也没有明显的弱点。”八意永琳同意我的看法,其实在我所收集到的材料中,八意永琳本身也跟我一样,在武术上也有相当的造诣,并不仅仅局限于弓术,虽然我也不知道她具体练到了什么程度,但是以她的年龄和天赋来算,估计远远超过我,有可能更在红美铃之上。

    “我怎么看不出来?”不过幽幽子这个萌货比起裁判果然还是更适合当吉祥物。

    “你说还是我说?”我看向八意永琳。

    “你说吧。”八意永琳不打算亲自解释。

    “行,先说红美铃,她的攻防速度都相当平均,抗击打能力也不差,内息悠长,这就代表她在体力上相当持久,而且她还能控制气,通过这种能力,在她的体力耗尽之前她可以将自己受到的伤势在极短的时间内愈合,也就是所谓的气愈术。”有一点我没有说,就是上次与她对战时她在失去意识后展现出来的全身龙鳞的状态,我姑且称她为龙腾红美铃,在那种状态下她的身躯异常的坚硬,甚至能一巴掌拍飞我的蓄力三连装炮,但是我不觉得在这种级数的不能下死手的对抗中有人能将她打到失去意识,“再说藤原妹红,她是蓬莱人,除非被打到失去意识或者体力耗尽否则就能一直战斗不息,菲尼克斯之焰是凤凰火,无法用常规方法熄灭,同等级下一旦沾上就很麻烦,而且她曾经在极限状态下将自己的攻击威力提升到接近ss-的程度。”虽然在以往的战斗中,红美铃没能击败我,妹红也被冰霜琪露诺击倒,但是说实话这两场都是运气成分比较高,绝不代表她们两个的力量就弱了,“但是最关键的,是她们两个能力的组合,红美铃能通过自身旋转形成风暴,在这个基础上加上菲尼克斯之焰,你觉得会演变成什么?”

    “……烈焰风暴?卡尔萨斯-逐日者?血精灵的诅咒?为了部落?”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从我的左边冒了出来,但是我左边明明没人

    “……辉夜……你啥时候出来的?”我看着身边不知何时搬了个椅子坐过来冒充第七名裁判的辉夜。

    “这可是永琳认可的。”辉夜又搬来一个小矮桌,在上面放了个麦克风,当起了货真价实的第七号裁判,“有意见啊?向上反映啊!”

    “永琳?”辉夜的串场居然是永琳默许的?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准备七个裁判席?

    “公主大人的能力挺适合在关键时刻救人,不过……”八意永琳撇了撇旁边的八云紫,“某些人答应改裁判人数之后把这件事忘了。”

    “谁忘了!我只是一时没想起来!”八意永琳并没有明确指出是谁,但是八云紫已然不打自招了。

    “第六支小队!两位选手分别来自魔法森林和博丽神社的城管组:雾雨魔理沙和博丽灵梦!”姬海棠极用颤抖的声音呼唤出了这令人膜拜的组合,当城管跟城管组队会演变成什么?没有人会知道的,“雾雨魔理沙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很熟悉,她拥有坚硬的臀部和强大的火力,能使用出大量奇妙的自创魔法以及炼制失败的危险品魔法炸弹,而且据说她的装备也曾在神秘者秦钺炀的手中升过级!(指八卦炉,真不知道这种事情八云紫怎么知道的。)而博丽灵梦更是幻想乡人尽皆知的幻想乡bug,博丽的城管……巫女!这样的队伍会是今天最为强大的组合吗?”

    “我就知道她们两个一定会组队……”灵梦绝不会放过那么多金子的,而她最有可能找的队友就是魔理沙,偏偏魔理沙又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两人这一拍即合**比翼双飞狼狈为奸的……“我记得上次幽幽子你就栽了是吧。”

    “啊……是啊……”幽幽子想起上次春雪异变的时候,自己就被灵梦和魔理沙的合作打了个措手不及,“她们能力都很怪,默契度又高,我也没真打算动真格的,结果就被教训了,唉……南村群童欺我肌无力啊……”

    “不是老无力吗?”槽点太多我都不知道从哪开始吐了,“而且她们两个没一个住在人之里的。”

    “幽幽子大人一点也不老!”虽然时常被归类于大妈级别,但是说实话幽幽子确实不算老,即使算上圣歌……就是生前的幽幽子所活过的岁月,她的总年龄也比八云紫短得多,毕竟幽幽子作为人类以圣歌的身份死去的时候还很年轻呢,但是当时八云紫已经活了悠久的时光了,“还有那只是个形容词!”

    “哈依哈依哈依……”我无所谓的答复着。

    “听好了魔理沙,这些金子我势在必得!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必须拿到冠军!明白了吗!”选手席上,灵梦用力拍着桌子,声音传的全场观众都听得见。

    “这就是个游戏,灵梦……不至于吧……”然而魔理沙好像真的是被强行拉来的,“反正就算优胜了你也不会分我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