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美国队长+死侍VS吉井明久(无头骑士)+坂本雄二(狼人)-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零八章 美国队长+死侍VS吉井明久(无头骑士)+坂本雄二(狼人)

    “战斗倒数……我数到三就开始!”姬海棠极单手高举,猛地往下一切,“三!”

    赤蛮奇直接冲向了妖梦,与此同时今泉影狼已然跃至半空连续在犬走椛的单手盾上踢出了三段回旋踢,妖梦和椛椛的组合阵型当时就被分开了。

    “看来草根妖怪组想要各个击破,说实话在这种情况下她们的优势比较大,她们熟悉对面的能力,但妖梦她们却对她们两个一无所知。”由于姬海棠极有难以跟上战斗的可能,因此我们这些裁判还要负责解说,然后你再看看我周围这六个那一个个不着四六的德行,解说能指望她们?而为了保持公平,正在擂台上的选手是听不见解说的。

    “好快……”椛椛后退了几步卸去了冲击力,然后将盾往身前一顶,将整个身子躲在了护盾后面,突击。

    “嗯?”今泉影狼眉头一皱,“左边……还是右边?她刚才是左手拿盾所以应该是右边,可是这个角度下就算她换了手我也看不见,所以应该是左边,但是她如果料到我会这么想的话,那应该还是从右边,可万一她又猜到我会这么想的话,那应该就是左边……到底是左边还是右边……!!”今泉影狼突然向后一错,刀尖擦着她的鼻尖从下至上的划过。

    “左边还是右边都不对!是下面!”一击虽然未中,但椛椛已经得到了主动权,今泉影狼强行后退导致重心不稳,下一击是绝对无法躲开的,而反观椛椛,当她将刀自下而上挑起的时候,这一个动作其实完成了两个目的,在成功迫使今泉影狼后退并失去平衡的同时,刀锋已经到位,椛椛凝神定气半步上前一刀斩下,这一刀瞄准的是今泉影狼的肩膀,如果被砍实,今泉影狼就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不错的招式!”今泉影狼一直隐藏在长袖之中的双手突然伸出,那已经变成了一双狼爪,长着黑色带红的毛和狭长的指甲,今泉影狼单手就抓住了椛椛的刀刃,而她的手看上去却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另一只手则直接握拳打向椛椛的前胸。

    ‘嘭。’椛椛将护盾挡在胸前挡住了直接来袭的拳头,但却没有抵消掉拳头所带来的冲击,椛椛不得不松开了刀柄,向后退了好几步甚至又向后打了两个滚才堪堪卸掉冲击。

    “玩具……哼……”今泉影狼看了看手中的刀,微微一笑,随手往旁边一扔。

    “麻烦了啊……”椛椛把护盾交到右手,然后甩了甩之前被震麻了的左手。

    “今泉影狼优势很大,但椛椛也未必会输……”说实话椛椛在力量和速度上都不占优势,但是从刚才的交锋就能看得出来,椛椛在招式和技巧上下过苦功,刚才突击那一下如果把今泉影狼换成别人,换成一个没有那对爪子的人,估计已经落败了,“你别喊了,你喊她也听不见。”

    “这是心意,心意懂吗?”一直给妖梦当拉拉队的幽幽子回头白了我一眼,继续喊,“妖梦酱!干巴得!!!上啊!砍她砍她!”

    ‘叮……’妖梦的白楼剑被赤蛮奇用双斧卡住,但她马上就用更长的楼观剑斩了过去。

    赤蛮奇直接朝左边一个侧空翻,妖梦的一击连根毛都没擦到,但是原本卡住的白楼剑也不得不放开了。

    “怪了……”然而看到刚才那一幕,让我觉得非常奇怪。

    “咋了又?”我的声音非常小,连忙着喊话的幽幽子都没听见,只有正拿我肩膀当靠背使的辉夜听见了,“你又看出什么来了?”

    “赤蛮奇种族是辘轳首,头跟身子是分开的,按理说刚才侧空翻的时候她的头应该已经掉下来了,但是刚才她一点要掉头的意思都没有。”辘轳首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连接方式,但是上次仅仅是被我撞了一下头就掉了,证明这连接就算有也不会太结实,不可能在大头朝下的时候还能保证连接。

    “你说她做了特殊处理?毕竟剑士组对此毫不知情,她们也许是想出奇制胜?”辉夜恶习一堆,但绝对不是个笨蛋,当然,如果她能先从我身上下来就更好了,不就是自己搬的椅子太硬了吗?怕什么?你要是再在我身上坐下去我就要变得比椅子还硬了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一颗头有什么能出奇制胜的地方,吓人用吗?”我突然想到这办法也许真的可行,因为相传妖梦胆子小是出了名的,虽然身居冥界,又是半人半灵,但是却异常的害怕幽灵之类的东西。

    “这家伙的动作很敏捷啊……”妖梦后退着,试图拉开距离,在双方同使用近战的状态下,相隔的距离越远,对于拥有极限速度的自己就越有利。

    然而,赤蛮奇却突然掷出了一把手斧,妖梦一矮身,手斧擦着自己头上的缎带飞了过去,而就在她下意识回头看向飞斧的时候,赤蛮奇已经拎着另一把斧子又逼上来了。

    ‘当……’妖梦架起双剑挡住了赤蛮奇劈下的斧子,眼睛却捕捉到了赤蛮奇嘴角一抹阴谋得逞的微笑,当时就觉得不妙,双手用力向上一推,将赤蛮奇推开的同时把腰一拧就是一个铁板桥,而刚才被赤蛮奇扔过去的那把斧子此时宛如回旋镖一般又飞了回来,在妖梦眼前划过,落回赤蛮奇手中,看的妖梦直后怕,如果不是看到赤蛮奇的表情感觉不对及时反应刚才那一斧子可能直接砍到自己后背上。

    “反应不错啊,这次怎么样!”赤蛮奇再次扔出了一把手斧。

    “同样的招式对我是没用的!”然而这次,妖梦根本没有躲闪的意思,白楼剑一伸一挑,手斧直接被挑上了半空,最终坠落下来,被妖梦一脚踢了回去,直接砍进了赤蛮奇脚下的地面,“踢得有点歪……要是换成剑就好了……”妖梦却对自己这次的表现很是不满,因为剑跟斧子的重量分布不同,她这原本想把斧子踢到赤蛮奇肚子上的一脚踢得有点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