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鏖战-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零九章 鏖战

    “嘁……我最讨厌有人在我面前装逼……”赤蛮奇在地上的斧子柄上一踩,斧子从地里弹出来重新落回自己手上,然后突然将两把斧子都扔上了半空,自己也跳了起来,摆出了一个宛如打排球时发球的姿势,而在她那抬起的手中,浮现了……一颗头,对,就是一颗头!然后赤蛮奇的另一只手一拍,那颗头直朝妖梦砸了过去,“馒馒来!”

    “诶……诶诶诶诶!!”妖梦眼睁睁的看着一颗头朝自己砸了过来,整个人都傻了,下意识的就一剑刺了出去,将那颗头刺了个对穿,然而下一秒那颗头就爆成了漫天血浆,糊了妖梦一头一脸,瞬间剥夺了妖梦的视觉。

    赤蛮奇阴谋得逞,接住从天而降的两把斧子冲到妖梦身前,虽然妖梦有所感觉但因为视线受阻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应,慌乱之下又刺出一剑却正中赤蛮奇下怀,赤蛮奇再次用两把斧子卡住了妖梦的白楼剑,然后一脚踢在妖梦的手上迫使妖梦松手,这下白楼剑彻底脱离了妖梦的掌控,落在了地上。

    “妖梦!危险啊!!”幽幽子又开始惨嚎。

    “吵死了!你喊她也听不见!”风见幽香突然出现在幽幽子身后,一把就把幽幽子的脸按在了桌子上。

    选手席。

    “……”加岛勇沉思许久,突然一拍手,“我知道了!那个叫赤蛮奇的,是辘轳首!”

    “辘轳首?啥啊?”然而居酒屋大叔加贺川还是不知道自己的搭档在说些什么。

    “她的种族啊,种族!种族懂吗?”加岛勇解释,“不同地方不同叫法,比如在华夏国就叫落头氏,在马来叫飞头降,霓虹就叫辘轳首,在我原来服役的地方叫脱出型nt,但本质上都是类似的东西。”

    “哦……难怪会突然飞出个头来,我都吓了一跳刚才……”居酒屋大叔终于明白了,不过……“不过有一点,你刚才说的最后一个东西不太一样吧?”

    “啊?是吗?哦,可能吧。”加岛勇表示自己退役太久有些记性不好了。

    “啊啊!”突然,妖梦的惨叫声打断了两人的研究活动,在擂台之上,妖梦握着楼观剑的手已经被赤蛮奇以擒拿之术扭曲着,楼观剑也掉到了地上,然后妖梦就被赤蛮奇一脚踢到了一边,但由于脸在地上摩擦了一会儿,脸上的血浆也被擦掉的差不多了,视觉恢复,“唔……”妖梦摇了摇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我生气了!”

    “那又如何?啊?你的失败是注定的!”赤蛮奇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世界一般,“我可是与众不同的,在我的这幅躯体里,可是有着无限的可能你懂吗?”

    “与众不同?别开玩笑了,像你这样不要脸的人多了。”妖梦活动着自己的脖子和其他的主要关节。

    “我原谅你的肤浅,像你这样的凡人是不会明白的。”赤蛮奇用张开的右手捂住了脸,仅仅让一只眼睛从指间露出,“当然了,你这样的凡人也无法阻挡我的脚步……哎呀!”赤蛮奇正陶醉于自我的妄想之中,然后就被一招‘顽石打头’命中了。

    “这时候犯中二病,你有毛病啊你!赶紧把斧子捡起来,赶紧打完后面还有呢!”今泉影狼有些急躁的声音传了过来,看来刚才那块石头就是她扔的。

    “说我?你自己还不是在那磨洋工!”然而对于自己的神之意境(自认)突然被打断,赤蛮奇是出离愤怒的。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在磨洋工了!”今泉影狼再次击出一爪,却被椛椛用护盾挡住,踢出一脚为自己争取时间的同时双爪灌注全力同时朝椛椛抓了过去。

    “椛椛居然真的要逆袭了。”我单手捻须,注视场中,“也难怪,她本身就是守卫天狗,相比进攻更擅长防御,现在她全力发挥自己用盾的能力,今泉影狼也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嘴,不过单纯的防御也是没法打赢的,不知道她有什么打算。”

    “不是打算坚持到妖梦打赢吗?”幽幽子还是觉得妖梦赢定了,开玩笑,要赢也是文文跟铃仙的组合。

    “不会的,椛椛可是很独立的,不会把胜负寄托在队友的援助上。”椛椛现在游刃有余,但却还没有反击的意思,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椛椛再次举起护盾挡住了今泉影狼的全力双爪,今泉影狼锋利的指甲将护盾上的枫叶图案刮出了十条印子,但是也仅仅是图案而已,那护盾似乎是特制的,以今泉影狼狼女的双爪之力居然也不能伤其分毫,总不能是用振金做的吧。

    “该死……”在看到了今泉影狼和椛椛的奋战之后,赤蛮奇又再度恢复了冷静,“不过你现在你没了武器,我看你这下怎么挡!”第三次,赤蛮奇扔出了斧子,这次妖梦没有剑可以用来挑了。

    “都跟你说过了,同样的招式对我没用!”赤蛮奇的想法很简单易懂,但是遗憾的是妖梦根本没有格挡的打算,而是直接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飞来斧头的斧柄,然后回掷了过去。

    ‘当!’赤蛮奇用剩下的一把斧子将飞来的斧子弹到一边,但是她同时却也发现妖梦突然消失了,她刚伸腿往前迈了一步,就感觉自己迈出去的那条腿上突然重了一下,紧接着自己的脖子就被勒住了。

    “这一招漂亮!”赤蛮奇完全没看见发生了什么,但在我的解析系统之下,一切却都看得很清楚,在上次与妖梦战斗之后,我的解析系统已经进化到足以看清四分之一光速的移动,在我眼中,妖梦突然发难,在赤蛮奇迈出那一步的时候踩着她的膝盖上了她的肩膀,然后用双腿勒住了赤蛮奇的脖子。

    然而,我看得清楚,赤蛮奇就懵逼了,她只知道自己的脖子被勒住了,自己握着斧子的右手也被抓住,然后自己就被扳倒了,一只脚踩在了自己的手腕上让自己不得不松开了斧子,赤蛮奇这时才反应过来这是妖梦的突袭,刚要反击,却发现妖梦一击之后早已撤出,回到了刚才的位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