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笋,大大滴好吃-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一十五章 笋,大大滴好吃

    “自从你上一次打败了红美铃之后,她好像就领悟了些什么新东西,包括刚才你看到的那几张符卡,还有现在这个有尾巴能提高力量的星脉地转弹,之前她跟你对战的时候都没用过对吧,那是因为那时候她还没学会呢。  ”八云紫身为幻想乡最高行政长官兼任偷窥狂魔,几乎对幻想乡里的人的变化都了若指掌,虽然在琪露诺那种妖精的变化上就有些力有未逮,但是像红美铃这种进驻了幻想乡很多年的中层妖怪,以八云紫的能力掌握她的动态是没什么问题的。

    “那也不对,她的实力进步太多了。”但是饶是八云紫怎么解释了,我还是无法理解,铃仙现在的镭射输出在眼镜的增幅之下早已达到了s级的攻击强度,但是美铃在这种攻击下不仅仅毫无败相,而且还凭借新的星脉地转弹隐隐占据了上风,在场中的能量对抗中,星脉地转弹不仅是将能量推平,而且已经渐渐压制住了镭射。

    “貌似她在上次失去意识之后,身体出现了很大变化,能使用的气的总量提升了好多,恐怕是被你激出那个龙鳞形态之后,她的身体记忆住了一部分那个状态下的力量,所以即使没变成那个形态,全力爆下也没有差距太多。”八云紫用扇子遮住了嘴,但我想也能想到她这会儿肯定在抿着嘴笑,毕竟红美铃能提高这么多完全是拜我所赐,而现在,她却在用这些力量欺负铃仙……

    “……”铃仙的出力已经提到了最高,但是依然正缓缓地被压制,幸好,镭射是出自铃仙的眼睛,她的双手还可以动,“没办法了……”铃仙掏出了第一瓶药,一口灌了下去。

    “第一瓶了……”永琳看着铃仙喝下第一瓶药,眼皮一抬,“在药效消失前她们会势均力敌,现在就看是铃仙的药先耗尽,还是红美铃的气先用完了。”

    “看来你的计划赶不上变化!”依然在用炙热波和文文的无双♂大王……风神对抗的妹红眼看红美铃毫无落败的迹象,暗暗庆幸自己的搭档没选错,“你要怎么办呢?”

    “这么办!”文文突然收了无双风神,这么做的直接后果就是炙热波毫无阻碍的逼近了自己,而文文毫无波动,甚至连天狗扇都收了起来,然后,文文将右手放到了腰带上,从腰带里……拔出了一把黑色的刀,“岚符!”文文一刀挥下,一道巨大的风刃剑气将炙热波从中间被剖成两半,从文文的两侧消散,而风刃去势丝毫不减,在路过妹红身边的时候划过了妹红的左手。

    “!!”妹红知道自己的左手已经被切掉了,只不过因为风刃太快,虽然里面的血肉骨骼都已经被切断,但是表皮因为几乎没感觉到切割而还自行贴合在一起,但是她惊讶的并不是这个,“波动战刀?”

    “啊……为了今天的比赛,我特意从流亡者上偷来的。”文文左手持盾右手持剑,摆出了跟椛椛类似的姿势,“天狗流的剑术是所有天狗的必修课,你该不会指望我没学过吧?”

    “我只是在奇怪,这么长的一把刀你是从哪掏出来的?”妹红不在意拖延时间,因为自己的左手还没长好,时间拖得越久自己反而越有利。

    “我的腰带上的小包是亚空间设备,是我偷波动战刀的时候一起偷出来的,这东西的备品秦钺炀多得是,少一个他也不会知道,西斯特姆知道是我拿的也不会多嘴。”文文微微一笑,“左手长好了没?我可要开始了!”文文再次挥度极限,从妹红的视线中消失。

    ‘嗤。’妹红的后背被划开了一条口子,而妹红也在同时掌握了文文的位置,回身就是一拳。

    ‘当……’妹红的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文文的护盾上,妹红感觉自己的手骨直接被反震之力震碎了,然后一把刀就刺穿了自己的肚子,妹红用力在盾上一推,让自己的身子从刀上拔了出来,后退到安全距离,“你到底想搞什么鬼?”妹红身上的两处伤口已经愈合,手骨也在恢复,但她却不明白文文到底所为何事,“你应该知道这种伤受多少也对我没用的。”

    “我是个记者。”文文的回答似乎答非所问,但是她却也不再解释,而是再次逼近。

    “原来文文打的是这个主意!”文文的解释在场的人都没听懂,但我却明白了,“这招太狠了,也就她能想得出来。”

    “什么什么?什么招?”辉夜对于打倒妹红的任何手段都有着绝对的兴趣。

    “你用不了。这招要限定在擂台这种满是围观群众的地方才能用。”我先打消了辉夜不切实际的妄想,“只有在这种地方,才会出现除了耗尽她的体力和打到她失去意识之外的第三种致胜手段,那就是把她的衣服全报销掉,让她自己认输!”文文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即使妹红的性格很爷们儿,她也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裸奔作战的勇气,而一旦她的衣服全部报废,她就只有认输一条路可走,“你们两个打的时候都是在迷途竹林,就是有围观的也都是母的,这招就对她没用了。”

    “唉……还以为有什么能用得上的招了呢……”辉夜不可能在人多的地方跟妹红打架,因为两个人打起来那走光是常事,要是自己先中招那不就得不偿失了?

    “喂,够了啊!”妹红用双手卡住了文文握刀的手,但马上头上就被护盾砸了一下,脑袋一晕手就松开了,然后就感觉自己肋下又开了条口子,接着就是一整套的三连踢外加一刀竖劈,“我去!”这一刀差点把妹红的脑袋劈开,虽然被妹红险之又险的躲开了,但是却将妹红上衣的正面整个切成了两半,“啊啊啊啊!”妹红一把捂住自己胸前,差一点就露了点,“原来你打的是这主意?文文你太损了吧!”

    “哦?笋?大大滴好吃!”文文现在无耻的样子颇有我的风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