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海市蜃楼-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二十三章 海市蜃楼

    “他们那样……不算犯规吗?”不光是我的脸在抽搐,八云紫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而风见幽香更是快把桌板捏碎了。

    “毕竟是第一次举办,没经验,规则漏洞太多了……下次改吧……如果还能有下次的话……”身为实际上的主办者(幽幽子就是个吉祥物,卖萌用的。),八云紫脸都僵住了。

    “他们这样简直是在侮辱比赛……芙兰朵露小孩子心性也就算了,怎么那个叫加贺川的半妖也来这套!”风见幽香很喜欢公平对决,而这种场面就让她很是看不过眼。

    擂台上。

    “笨巧果!猜(cei四声)丁壳!”加贺川跟芙兰居然蹲在擂台一角玩剪子石头布,而且看样子已经七十多局了还没分出输赢!

    “再来!”加贺川这次打出了石头,而芙兰却出了剪刀,“我赢了!你输了!”

    “诶……”芙兰看着自己不争气的两根手指头,“真无聊……算了……你们自己折腾吧……”说完,芙兰往擂台边上一躺,打瞌睡去了。

    “喂,加岛!我赢了,我来……”加贺川朝着两人混战的地方喊着。

    “有破绽!接招!qed「495年的波纹疾走」!”然而就在加贺川转身的时候,芙兰突然暴起,然而……

    “早料到你会这么来了!”加贺川早有准备,头都不回直接一个潇洒的前空翻接空中转体三千六百度稳稳落地,然后转身就是一记鞭腿,“风刃脚!”

    “魔剑!”芙兰次招出了自己的魔剑,也像蕾米莉亚一样凝聚成实体拿在手上当做武器来用,一击就挑飞了加贺川的风刃。

    “那把剑……被打中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不过……不论是多么强大的攻击,只要打不中就没有什么大不了!”加贺川将双掌在胸前一拍,“海市蜃楼!”

    “呀!”芙兰连续三剑从加贺川的身体上斩过,然而却感觉自己仿佛什么都没有斩到,“诶?这就是个虚像?好真啊……都能感觉到心跳……而且连目都有……”芙兰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摸那个逼真的虚影,然后就感觉身后挨了一拳,“哎呀!谁啊!”芙兰回头四处观看,但她身后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空荡荡一片,而就在芙兰回着头的时候,虚像突然实体化并且一记扫堂腿将芙兰放倒,而当芙兰回身划出一剑,他又再次变成了虚影。

    “哦,这招真是bug,单纯看的话,连我都找不到他的位置,他能将自己的大部分数据化成逼真的投影,也就是海市蜃楼。”我不是夸张,这能力真的很bug,通过这个能力,他能投影自己的心跳,脉搏,血液流动,甚至是目和死线。

    “但是这招不是无懈可击的,他投射的终究是虚影,没有实体,所以有一个东西他无法投射,就是他自己的重量,虽然在投影时他的本体是隐形的,而且投射出去的东西都探测不到,但是他的实体没有消失,他踩在地上,会产生脚印。”八云紫完全可以用轻与重的境界轻易的破解这招。

    “不只是这点,他无法把所有的生命能量都投影出去,总会剩下一点,只要有一点,我的解析系统就能让他无所遁形,比如现在,他就在芙兰身体右后方三步半的位置,是我的三步半。”生命能量是例外的,如果他能将全部的生命能量都投射出去,那么他本身的生命能量就会完全感应不到,但那样一来他就会被认定为死人,从而被带到阎魔那去,没人愿意无缘无故的被人说教,对吧。

    “被你们这么一说,感觉人家的绝招当时就变得不值钱了,知道你们都是高人,多少也尊重下人嘛。”幽幽子好像终于暂时吃了个半饱,用小拇指的指甲剔着牙缝。

    “你个在被人打擂台时候就知道吃饭的大饭桶还有脸说尊重人?”我跟八云紫说出了一样的台词,不过这次我们暂时不打算讨论到底是谁学的谁。

    “……真默契……不过……”幽幽子见势不妙躲到了正呼呼大睡留着哈喇子做着美梦也有可能是春梦因为她脸上的潮红一看就不对劲但是我们也说不准因为我们也搞不清楚有能力操纵的人会不会做春梦的问题所以索性压下暂且不表的日罗院儚身后,“她不是还一直睡到现在吗?你们怎么光说我不说她?”

    “因为我们跟她不熟,我们就跟你熟!”日罗院儚常年风里来云中去的摸不到边,不光是我,就是八云紫都跟她没见过几面,但是我们跟幽幽子可就熟透了,谁让你认识谁不好,偏偏认识了我们两个,自认倒霉吧。

    “喂,你要脸还是要腰?”八云紫请我先选。

    “我无所谓,你先来,女士优先。”不过我要哪个都可以,索性把机会推回去。

    “那我就选腰吧。”八云紫直接用隙间窜到了幽幽子身后,开始虐待幽幽子的腰。

    “好啊。”而我趁机捏住了幽幽子的脸,“哦,极乐……”

    “哼,一群老不正经的东西。”风见幽香冷哼一声,眼角却不断地往我们这边撇,虽然很隐蔽,但是我还是注意到了。

    “想捏就直说,我又不是不能先让给你,反正我的机会多的是。”风见幽香现在这样子完全就是被幽幽子吸引了想过来一起但又拉不下脸来的样子,而她又不是个能藏得住心事的人,太容易看出来了。

    “哼,我才不需要……”风见幽香还在嘴硬,不过她以后的时间比我还长,也的确不用着急。

    “嘛,随你。”我又看向八意永琳,“永琳,你要来试试吗?”

    “请容我拒绝,你们还是自己玩吧。”永琳实在不愿意相信面前的这两坨货竟然就是幻想乡唯二的在脑力上跟自己势均力敌的生物,太给自己掉价了,然而她不知道,在我们两个看来,正是因为我们这种玩闹的心思才让我们看上去显年轻,而不像八意永琳那样看上去就很老成,保持童心,这可是提防衰老的秘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