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禁忌的四重存在-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二十四章 禁忌的四重存在

    “呜”场上芙兰的脸已经变得气鼓鼓的,哦好萌鼻血要出来了“居然耍我,大叔你不厚道。”

    “什么大叔啊,我比你还小啊!”加贺川的声音也从虚影中传出来,“我今年才三十三岁啊!”

    “三十三?他不三十二吗?”怪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他告诉我他三十二哦,对了,那是去年,已经过了一年了啊对啊,梅蒂欣都过生日了“我都差点忘了,这个世界观不是海螺小姐模式注:海螺小姐模式是故事里人物的年龄并不会随著剧情的增加而改变的剧情模式,是超长篇的漫画中常见的现象。就是明明随着剧情的累积,至少过了一年,然而并没有升学,组织实力变强大或变弱小的科学魔法现象。一切环境都往往是为了情节需要才有环境,通常还伴随着时代在进步,画风改变,演员改变声优继承的现象。经常和现实题材,日常题材有关。”

    “骗人,秦钺炀大哥哥少说一百多岁了,看着比你年轻多了,我看你像三百三十岁的!”芙兰用天真无邪的语气说出这种伤人肺腑的话语,哦太萌了

    “就算我三百三十岁,我也比你小好不好!别以为我不知道,秦钺炀跟我说过,你去年四百九十五岁!那你今年四百九十六岁!”加贺川一边努力对抗魔音灌耳,一边继续进攻,但因为被芙兰的声音干扰,倒是经常打不中。

    “不行,找不到啊一个人总是有死角四个人就没有!”芙兰终于发现无论自己怎么防御,背后都是盲区,除非自己有四双眼睛,“禁忌furfkind!就是禁忌的四重存在,写符卡太麻烦了以后干脆就这么叫好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芙兰一分为四,相互贴住了后背,每个人负责九十度的监视区域,达到无死角的防御。

    “哦,这招跟魔理沙用过的那招好像!”幽幽子一眼就认出来了,毕竟是让自己都吃过苦头的符卡,“不过又不太一样。”

    “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什么重身幻影?”上次了解春雪异变情况的时候幽幽子跟我提过这个,不过当时我没怎么细听。

    “嗯,不过跟那个不同,这小吸血鬼的四个分身都是实体,而且力量相比原来的单体没有任何削弱,比魔理沙那个强多了。”魔理沙的符卡是制造四个幻影,而本体可以在四个幻影中随意穿梭改变位置,本质上还是一个人,芙兰这个才是真正的一分为四,在幽幽子眼里,相比之下魔理沙那个就像是个残次品。

    “我看未必,各有千秋。”然而要是让我选,我宁可选魔理沙那个,芙兰这招只能用于进攻和防御,而魔理沙那招却可以用于高速移动,在逃跑的时候,那招比芙兰的更实用,但是幽幽子并不需要逃跑,所以她看不出这个优点,而我是经常逃跑的人,所谓能保命就是好能力,“不过魔理沙以前常去红魔馆,没准她就见过芙兰这招,甚至她那招都有可能就是受了芙兰的启发做出来的。”

    “也许吧,不过现在她出了这招,我看那开居酒屋的要悬了。”幽幽子用手托着脸摆出一副关注的样子,但是谁都看得出来她明显就是想藉由托脸这个动作防止我再捏她的脸,不过既然她都做到这份上了,我就给她个面子,先不动手了。

    “啊加贺川还有隐藏的实力没用,不过看起来他似乎是不想用,还有加岛勇也是,要么是他们两个的隐藏实力还不够稳定,要么就是那隐藏起来的力量让他们哪里觉得害怕。”加岛勇和加贺川似乎都有宁可输掉比赛也不愿意用出来的力量,那就代表那力量一定有问题。

    “居然有人会害怕自己的力量?”幽幽子掌握着死亡的力量,这力量是基于法则的强大能力,她很难想象有人会惧怕自己的力量。

    “想获得力量,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你不也是在成为亡灵了之后才获得这力量的?就算你的外表再天衣无缝,你也已经是个死人了。”力量的代价,这是我一直都在思考的话题,琦玉的力量让他失去了头发和部分感情,八云紫的力量让她永远无法获得自由

    “感觉你说的倒也对”幽幽子用她那跟葡萄一样大的脑仁想了想,“那你呢?”

    “我?我是最害怕自己的力量的了,你不知道吗,我发起疯来连我自己都打!你不是见过吗?”幽幽子确实见过,就是上次对抗鬼巫女的时候,我可是切掉了自己一半的身体。

    “出结果了。”风见幽香的声音乱入,打断了我们的讨论,而在擂台上,加贺川已经现出真身,坐在地上摆手。

    “不打了不打了,你没死角我怎么偷袭”在四重存在出现后,加贺川就在也无法进行一次像样的攻击,而维持海市蜃楼需要消耗不菲的气力,现在他已经气喘吁吁了,“喂,加岛,我放弃了,你自己努力啊”

    “靠,你个没义气的!”加岛勇百忙之中回了一句,蕾米莉亚的神枪非常难以对付,加岛勇必须聚精会神才能防止自己身上开个窟窿。

    “老子力气都没了,还说什么义气”加贺川深呼吸了几次,缓解了心跳,“你不去帮你姐姐吗?”

    “没那必要,姐姐大人她其实让她吃点苦头也好,省的老是整天想着那根本不存在的威严,秦钺炀大哥哥那次完全是让着她,没什么作用,他就是对姐姐大人太心软。”芙兰收起了魔剑,也坐到擂台上,“如果当时他全力出手的话,估计姐姐大人现在已经留下被分尸的心里阴影了吧。”

    “不过就是因为心软,秦钺炀才会受我们这些人之里的人的敬佩和信任。”加贺川干脆往擂台上一躺,伸了个懒腰,“啊这才叫生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