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反人类-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三十二章 反人类

    “了解……”铃仙在通讯中回了我一句,而文文则回头跟两人交代一声。

    “秦钺炀传了密令过来,我们得放水让灵梦她们赢,不然可能会出事,你们有问题吗?”文文和铃仙可以不在乎奖金,但是今泉影狼和赤蛮奇就不一定了,所以必须提前打好招呼,防止闹得不愉快。

    “无所谓,反正我们早就被淘汰了。”赤蛮奇好像已经对奖金完全没兴趣了,自顾自的在那凝出了三个脑袋玩起了杂耍里的抛接球。

    “出事……鬼巫女吗?”今泉影狼看样子似乎是参加了上一次宴会,鬼巫女的存在,“那东西我可不敢惹,还是让她赢了的好。”

    “那就没问题了。”没人对放水有意见,那就一切圆满了。

    “加时赛规则,十道题双方抢答,答对加一分答错不扣分,如果一方抢答答错,则由另一方补答,答对加分答错不扣分,现在开始!”姬海棠极宣布开始。

    “第一题,请完成如下动作,向左看的同时向右看,开始!”这题很简单,几乎是送分的。

    “我来!”魔理沙完成抢答,然后开始斗眼。

    “正确!”左眼向右看,右眼向左看,其实这道题还有另外的解法,就是分身,或者……挖一只眼睛出来,“第二题,荆轲刺秦王时做了什么动作?开始!”

    “光头!”魔理沙再次抢答,“不是就捅刀子吗?”

    “错误!”我把脸转了一下,“另一方补答。”

    “两条毛腿肩上扛。”文文淡定的给我出了正确答案,临了还接了一句只有我能听见的,“你又不是没对我干过……”

    “咳……”我尴尬的咳了一声,“正确。”

    “啊?那么神奇吗?”魔理沙一脸的不解,虽然性格那啥了点,但是魔理沙还是太纯洁了,唉……这样的话……不是就让我很想把她弄污了吗?

    “第三题,一座木桥承重三百公斤,荷取重四十一公斤,可是当她过桥的时候,桥却塌了,请问为什么?开始!”别看荷取身体小小的,身材还是很有料的,更何况……嘛……我不好意思说……

    “超威蓝猫!”灵梦一把拍下抢答键,“因为她开ms过的桥!”

    “正确!”三题已过,我该出点有难度的题了,要不观众说我没深度,“第四题!听好,从现在开始,题目会变得很狂野!一男子死于家中,死前手中紧紧握着一罐红色颜料,嫌疑人分别为:死者的弟弟,拉涅利-涅昆度。死者的同事,冯-德拉科。以及死者的邻居,艾尔-斯维克,问凶手是谁!开始!”

    ……

    “你……这是什么反人类的题目?”灵梦傻眼了,这题目她听都没听说过,不过也难怪,这是我自己编的。

    “红颜料……应该就是男子留下的死亡讯息,但是……什么意思呢?”加贺川挠着头皮,“是红色吗?红色……红……红白?博丽灵梦,怎么想凶手都是你吧……”

    “明显不是啊!备选答案里都没有我啊!全是些听不懂的奇怪名字啊!”灵梦‘咣咣’敲着台面,“魔理沙,你说是谁!”

    “这……我哪知道啊……我就是个收蘑菇的……”魔理沙怎么可能答得出我精心准备的题目?这题目原本可是用来难为八云紫和八意永琳的,“你要是让我认个蘑菇什么的我还能帮上点忙……”

    “别吵!我好像找到点头绪了!”加岛勇突然大叫了一声,把三个人吓了一跳,“就是红色,死者想说的就是红色,不过不是我们所想象的红色……”加岛勇抬起头,一脸自信,“凶手是死者的弟弟,拉涅利-涅昆度!”

    “哦?理由呢?你的理由是什么?”为了防止有人猜出答案,必须讲述理由,这是我强行加上去的规定。

    “红色,在斯瓦西里语中为nyekundu,也就是涅昆度!”加岛勇一抹鼻子,“我说的对不对?”

    “回答……正确!”加岛勇也懂斯瓦西里语,这倒是让我挺意外。

    “喂,斯瓦西里语是个什么玩意?”八云紫偷偷问旁边的八意永琳。

    “斯瓦西里语属于班图语族,是非洲语言当中使用人口最多的一种,是坦桑尼亚的唯一官方语言,肯尼亚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国家语言之一,和赞比亚、马拉维、布隆迪、卢旺达、乌干达、莫桑比克等国家的重要交际语。”八意永琳毫不迟疑的说了出来,如果不是她偷偷藏进袖子里的手机上那明显的‘百度’两个字,估计连八云紫都被唬住了。

    “牛*逼啊!”加贺川在加岛勇肩膀上一拍,“没想到你还会这手。”

    “我学过不少语言,虽然大部分都忘了,但是以前在乌干达执行过任务,这种多少还记得一点。”加岛勇的回答,让新城管组的分数变成了三,虽然……新城管组本来就注定要赢。

    “第五题,一名女子死在家中,现场发现了一块不属于死者的手帕,但是当探长不小心把手帕掉到了洗毛巾用的肥皂水里之后,手帕上浮现了许多的青紫色的斑驳,请问从这一点上能看出什么?开始!”这道题对八意永琳来说可能很简单,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嘛……

    “这题真简单。”果不其然,八意永琳听完题目就闭上了眼睛,“手帕的主人十有**肝有问题。”

    “你说的没错,不过……”我看向擂台上抓耳挠腮的新城管组四人,“对她们来说就没那么简单了。”

    “想起来了……”又是加岛勇,他再次按下了抢答键,“手帕的主人有可能肝有问题,因为肥皂水是碱性液体,而在碱性液体中会显示青紫色的而且有可能沾到手帕上的应该是磺溴酞钠色素,而这种色素是检查肝功能时候用的,十有**是手帕的主人曾经到医院检查肝功能,在注射的时候有少许的液体外溢,这个人就用手帕去擦。”

    “回答正确。”加岛勇居然如此博学,真是有趣,不过这样反而更好,省的灵梦什么都答不上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