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恩怨尽烟消-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三十五章 恩怨尽烟消

    “哦,是吗,谢谢,另外,人工肺很好用,我现在可以一口气跑上二十里。”帕秋莉举了一下右手算是打招呼,“我也终于可以告别平底鞋了。”

    “这衣服……不是少司命的吗?”我正为衣服为什么这么眼熟而困扰,风见幽香就一语中的帮我解了惑,“你从哪搞来的?”

    “咲夜从人之里帮我定的,说是跟我挺配的……”帕秋莉检视了自己全身,没发现什么问题,“我觉得也不错。”

    “确实不错。”咲夜没瞎说,这套衣服真的挺配帕秋莉,“你来找她?正好我们谈完了。”我把还在干呕的美铃拎起来一扔。

    “那就好。”帕秋莉已是今非昔比,轻松的接住了美铃那四十多公斤的身体,“对了,她怎么了?看起来不像喝多了啊。”

    “蕾咪刚才不是喝多了吗?在这就地玩了次***play,就在那个瓶子里,然后刚才……被某个人喝了。”好在蕾米莉亚在这里小便的时候周围除了我之外一个男的都没有,不然绝对要出事的,至于我嘛……相信我,我什么都没看到,至少……我会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哦……”帕秋莉把美铃往肩膀上一放,“那我先走了,有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虽说治疗我是蕾咪用东西跟你换的,不过我承了这份情,我不会把它就这么带过去的。”

    “行,哪天我去找你,我还真有个东西想让你帮我研究研究。”对于破灭水晶,西斯特姆一直不得要领,混元金斗的能力和恋恋的能力如今都已经分析出了一部分,但是却偏偏对此束手无策,也许真该找人帮忙了,闭门造车终究局限太大。

    “请便,我随时恭候。”帕秋莉扛着美铃走了,果然有个好身体就是好啊。

    “对了,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现在是秦时明月,之前又是龙珠,你到底是看了多少动漫啊?”自从梅蒂欣来了之后,风见幽香就彻底成了家庭主妇了,这样挺好,也省了不少麻烦,不过就是……感觉有点接受不了。

    “忘了,六百部还是七百部来着……”风见幽香居然真的去计算去了,我勒个去,算你大爷啊!你以为我真的想知道啊!

    “neet佬!”就在这时,附近传来了巨大的叫嚷声。

    “死火鸡!”另一个声音气势不弱的怼了上去。

    “哦,有现场动漫看……”我猜都能猜到两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估计一会儿又要打起来了,这多精彩,总比在这通宵看风见幽香数数强。

    事发现场。

    “蓬莱山辉夜!”妹红上去就抓住了辉夜的衣领子,“我就不明白我父亲当年到底是鬼迷心窍还是让猪油蒙了心了,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看上你这么个玩意?结果呢?死了,死光了,我们全家死光光了,就特么因为你!”妹红用力摇晃着辉夜,“我就是这样才活到今天的你知道吗?”

    “……”辉夜没有反驳,而是把脸偏了过去,抿着嘴不说话。

    “哈哈哈……不过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根本不是你的错,藤原不比等……我父亲,做了假货去骗你,被你羞辱了……那是他自作自受……藤原家的破落也是因为自那之后他一蹶不振,说实话除了我母亲之外剩下的人是不是死光了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包括他在内……他自以为强者,却在真正强者眼中连个屁都不算,你看看那玩意……”我这是躺着也中枪?说藤原不比等怎么就说到我身上来了?“就那一坨,比他强多少倍?我从来都没因为这个恨过你,辉夜……但是我唯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把我丢下?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那!你!知道我为了活到今天都经历了些什么吗!”

    “……我别无选择,我当时不离开,所有人都会死……”月之公主,举世无双的倾国红颜,在凡人看来也许光鲜靓丽,可实际上,哪有那么简单,获得一切都是有代价的,力量有代价,身份有代价,地位有代价,权利有代价,财富有代价,长生有代价,即使是单纯的活着,也是有代价的,“但是……即使如此……如果还不算晚的话……对不起……”

    “这句话我等了无数光阴了”妹红突然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拉着辉夜衣领的手,仿佛放下了全身的包袱,“秦钺炀说的没错,我对你的憎恨一开始就是虚伪的,只是让我给我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而已,但是现在……我不需要这个理由了,我不需要任何理由也能活下去了……到此为止,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了。”妹红转过身,朝酒桌走了过去,我能看出她此时如同重获新生,她背负至今的重担,消失了,真是……完美……

    “你是她命里的贵人,也是她命里的贵人。”慧音不知何时出现在我旁边,满脸欣慰,我知道,慧音所说的第一个她指妹红,第二个她指辉夜。

    “我不是什么贵人,只是个流亡者而已。”流亡者,听起来很洋气的样子,但说白了就是难民,再难听一点,那不是土匪,就是流贼。

    “也许吧……不过我先走了,妹红现在需要发泄,而她现在需要的不是我。”慧音在我后背上拍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只留下一句,“我相信你会理解的。”

    “啊……我会理解的……”我当然能理解,太能理解了。

    “喂,我说,刚才拿你举了个例子,别往心里去。”妹红从酒桌回来,手里拎着两瓶尊尼获加,“不来一瓶吗?”

    “随你。”我接过一瓶尊尼获加,打算找个风景清幽的地方。

    “等等!”辉夜伸出那只被她自己撕掉了袖子的手臂拦住了我,而在她另一只手上,拿着一瓶芝华士,“可以加我一个吗?”

    “你说呢?”辉夜的担子也放下了,但是决定的还得是妹红。

    “这又不是我的地盘,我有什么权利规定谁能不能去哪?”妹红的话无异于默认了,这对于她两个也许是个完美的结束,也是个崭新的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