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异形-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四十章 异形

    一发散发着炽烈能量的等离子熔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了出去,单就速度来说这可比等离子肩炮的炮弹慢得多了。

    ‘噗……’等离子熔浆弹命中了假人,立刻消失了,而假人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不用着急。”我制止了身后逐渐开始议论的人妖,“让等离子散一会儿。”

    大约十秒过去,假人突然一涨,直接炸成了漫天的等离子熔浆,尸骨无存,而四散的等离子熔浆在落地之后再次散开,将作为地面的钢板侵蚀了一大片,当所有的等离子体消散之后,钢质地板已经如同月球表面一般,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

    “天哪……这要是在人堆里炸开……”荷取马上反应到了这种武器的战略意义,它在刚刚命中的时候被命中者不会有任何外伤,而当周围的人接近查看的时候,被命中者的尸体就会如同一颗炸弹一般在人群中引爆,将周围所有的生物都变成一滩等离子体,就连目标脚下的地面都会变成一片焦土。

    “还不只是这样,你看着。”我从台子上随便拿了一块木头,扔到了地板的一处凹陷里,这里刚刚被等离子熔浆肆虐,不过现在似乎已经消散了,“看好。”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那块坑中的木头很快变得焦黑起来,最后化成了一小摊等离子体,“这些等离子体看上去消散了,但它们其实还能继续存在大约一分钟的时间,如果有不长眼的一脚踩上去,那他就爽了,他是能活下来,但他那条腿就别想保住了。”

    “我勒个去……”荷取原本以为自己的武器已经够暴力了,没想到我的武器居然更变态,这已经像是战略兵器了,“这武器有违天和啊……”

    “那是因为你还没看到最终极版的。”我拆下了等离子步枪里的能量板,换上了一个全新的,然后调节了一下出力方式,“刚才那个是常规射击的威力,现在我把出力调整到最大,让你看看一次把能量耗尽的超大型等离子熔浆炮。”我瞄准了中间的那一个假人,也是最后一个假人,“好,天黑了请闭眼呐!”喊完标准台词之后,我‘噗叽’一声扣下了扳机。

    一发前所未有的巨型等离子熔浆柱直接从枪**了出去,没错真的像柱子一样,飞的比刚才的等离子熔浆弹还要慢上好多,但是在这发等离子熔浆柱的飞行过程中,它所掠过的钢质地板全都下陷了一层,等离子熔浆柱的能量之强大,让这些钢板在还未接触到之前就已经被侵蚀和同化成了等离子体。

    “都里那条沟远点。”我把等离子步枪往台子上一扔,打算观看最后的命中结果。

    等离子熔浆柱毫无阻碍的穿过了假人,假人在其通过的瞬间炸成了一滩等离子体熔浆,而等离子熔浆柱则继续飞行,直到命中了假人后面的防护壁,在将防护壁几乎侵蚀了八成之后,等离子熔浆柱才慢慢消失。

    “……”荷取的嘴张得比鹅蛋还大。

    “怎么,猜出来我的灵感源自于什么了吗?”我的等离子步枪完全放弃了等离子的爆发性,改为发展其侵蚀性和扩散性。

    “这不就跟异形的腐蚀性血液一样了吗……不是直接爆炸破坏,而是将目标侵蚀并摧毁……”荷取当然看出来了,“不过你这玩意可比异形强多了呀!”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做出来的。”虽然这等离子步枪就是个做出来之后从没用过的玩具,但是我当时研究的时候可也是真的花了心思的,当然,由于过于强调侵蚀性,武器的弹药飞行速度就不可避免的下降了。

    “这么强大的东西……从没见你用过……被这东西正面命中就算是我都要去半条命。”风见幽香看着一片狼藉的测试区,把手指放到了刚刚等离子熔浆柱路线上的坑里,很快那根手指的表面就开始变得焦黑,风见幽香立刻收回了手指,“这东西的威力在其次,但是这种侵蚀力……”

    “荷取刚才说过了,这武器真的有违天和,它能把一块地区,无论上面生活着什么,它都能在短短几分钟内将那里化为一片死地,连个病毒都剩不下,无论它被投放在哪个战场那都将是……毁灭……”单论直接威力,这玩意可能连我的三联装高能光束炮都比不上,但是它就像核弹一样,间接威力远远大于直接伤害,“我制作它,只是因为我是个研究者,我不用它,是因为我不想变成毁灭者,因为归根结底……我只是个流亡者。”我突然打出一拳,将那把原型枪打成了一堆散件,然后用光束手枪挨个点爆,“这武器,从今天起化作历史……荷取,答应我一件事,如果有一天你也研究出了这种技术,不要试图制造它。”

    “没问题。”荷取毫不迟疑的点了头。

    “很好,西斯特姆浇灌中和剂!”为了保证等离子熔浆残留不会伤人,我早已制造出了中和剂,然而它也只能清除等离子体,无法让被侵蚀同化为等离子的物质……或者生命还原,“回收试验场地,然后直接销毁。”

    “了解了sir。”西斯特姆领命,再次开始了作业。

    “你倒是真舍得。”风见幽香的手指已经复原,毕竟是少量的残留,还无法轻易的侵蚀她这样的超顶尖大妖怪。

    “只是个试验品而已,我还是更喜欢我的流亡者。”这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再说,它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你打算震慑宵小……还是震慑八云紫……”我之前就说过,风见幽香并非不聪明,只是相比动脑更喜欢动手,而现在,她很清楚我的意思,“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那要看你说的这几个……哪一个起了歪心思。”我的意思很明确,如果没人起二心,那一切都好,如果有,不管是谁,他现在至少会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那个资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