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佬们的夜会-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佬们的夜会

    “别看我,你继续……”八云紫捂着脸爬回了自己的位置,“下手真够狠的啊,风见幽香,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

    “少装蒜,我只出了一成力,你戏演的太假了。”风见幽香如果会在意八云紫的抱怨那就不是风见幽香了。

    “卡鲁的计划成功了,单纯的小邪神卡奥斯真的中计,以真身降临了神界,而就在这个时候,卡鲁利用世界树系统复活了梅迪西斯,依修塔尔以罪与罚之壳封闭了卡奥斯的退路,拉克西斯和塞利耶尔合力用裁决之刃配合言灵法破开了艾萨拉斯身上本就仅为空壳的罪与罚之壳,原本的优势瞬间变成了死局,这对一心毁灭万物的卡奥斯来说简直无法接受,在被彻底杀死之前,卡奥斯利用自己剩余的生命力唤醒了自己的父亲……”讲述到此结束,“我的记忆只恢复到这里,之后的……可能在其他碎片上吧……”

    “依然没有关于混沌之光的任何消息,不过……既然在你的记忆中这些有关于混沌之光的起源,那就不是无意义的东西。”八云紫有一种猜想,这段历史牵扯到了如此多的神祗和强大生物,又是混沌之光的起源,这就代表混沌之光很可能原本就是某个神祗,或者他所掌握的东西,“对了,关于光之圣杯,你又找到任何线索吗?”

    “没有,除非它自己露面,不然我就对它没有办法,我又不能挨家挨户的搜房子,这世界上没有比光更容易藏匿的东西了。”光之圣杯免疫异力,又极度善于隐藏,这让我和八云紫都变成了瞎子。

    “真是……麻烦……”风见幽香把酒杯都捏出了裂缝,“最讨厌这种明知道有潜在敌人存在却只能干等着束手无策的状态了。”

    “无知是种罪恶,也是种幸福。”八意永琳看着宴会那边闪现的灯火,“你看他们,他们就不需要担心,还能毫无心理负担的玩乐,有时候……我也会想……是否因为我们的力量,让我们忽略了许多原本存在的乐趣。”

    “弱小是重罪,但是,强大的罪过也不轻。”生物活着即是罪孽,所以才要积累善行,但是……我又不觉得这是对的,或者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对是错,“曾经有个人这么问过我,如果你不能为所欲为你要这力量有什么用?我至今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当然,我也不用回答他,但是仔细想想,你们能给我答案吗?”

    “你怎么会被这种问题困住?当时还是你教的我,我们有所牵绊,有所记挂,所以我们不能为所欲为,但是,这些限制我们的牵挂,不是枷锁,我们也不希望将其舍弃。”风见幽香这么一提我也有了点印象,似乎当时我还用梅蒂欣来举过例子……

    “啊,失态失态,居然被你教做人了。”当时我是让风见幽香认清现实,没想到现在又被她教育了,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对了,难得聚一起,如果谁有什么难题可以说出来一起解决。”

    “难题?还真有一个。”八意永琳拿出一张照片,鬼知道在幻想乡里是怎么出现照片的,“别在意照片,香霖堂里有照相机卖又不是一次两次了,照片上的人是我一个病人,她一直说她胸闷,呼吸不畅,一到白天就发作,能一直持续到她睡觉之前,但是我给她检查了好几遍,她的身体很正常,什么问题也没有。”

    “这倒奇了,以你的医术都检查不出来的毛病……”我拿起照片看了看,照片上是个长得挺甜的妹子,而且是个**……我想我可能知道问题出在哪了,“永琳,你刚才说她白天犯病,到了晚上睡觉就没事了?”

    “是啊。”永琳点头,“看出什么了?”

    “回头告诉她,换一套大点的内衣吧,估计是胸*罩小了。”ok,一个问题解决,我把照片递了回去,“下一个。”

    “那个……伙食费……”八云紫弱弱的举手。

    “跳过,下一个。”还想找我当冤大头?门也没有!“没人说我先来,最近总有一些个没羞没臊的bba找我要钱,我是烦不胜烦啊……”

    “简单。”风见幽香再次打出一拳,八云紫又捂着脸飞了出去,“好了,该我了,最近,我那的电视出了点问题……”

    一夜过去。

    “唔……”从睡梦之中醒来的我第一反应就是要打个呵欠先,但是,一双臂膀以千钧之力死死地抱着我的脑袋,让我别说打呵欠,嘴都张不开,“呜呜呜呜!”嘴张不开,我只能发出这种声音,然后用脚踢着周围,蓦地,我踢到了一个人。

    “哎呀!”被我踢到的人发出了夸张的动静,这只能是八云紫没跑了,“谁踢我啊!”

    “呜呜呜呜呜!”我努力发出声音。

    “我去?”八云紫终于彻底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我这边的状况,过来掰那两只箍住我的手臂,“风见幽香?你有这么喜欢他吗?你爱上他了?我去,这么紧啊!”然而,费了半天劲,八云紫也没能把那两条手臂拉开,她做的唯一的贡献,就是让我知道了箍住我的人是风见幽香,不过……我看袖子都能看出来,也就是说八云紫还是屁用都没有啊。

    “呃……嗯?怎么了?”嗯,还是起到了点屁用,至少把永琳吵醒了。

    “风见幽香可能把他当梅蒂欣了。”八云紫站起身来,打算先缓口气,“诶,你的左手呢,怎么不用啊?”

    “唔……”我没法说话,只能用眼神看着一个方向。

    “诶?”在我所看的那个方向,永琳找到了我的左臂,“我说……昨天晚上我们到底干什么了?”永琳把我的胳膊拿了回来,但是,因为我现在的姿势太过于别扭,根本装不上去,“好吧,执行planb(b计划)。”永琳拎着我的左臂抡圆了照着风见幽香脑袋上就是一下,换了别人这一下直接开瓢了,就是风见幽香也被打得够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