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异变-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五十六章 异变

    “果然如您所料,sir,所有一切包括对话都重复了一遍。”西斯特姆的声音在我脑内响起,“但是,除了我们之外,似乎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啊……是啊……真是诡异……”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对话,是因为……今天不是我第一次参加今年的夏日祭,而是第二次,第一次……就在三天前,然而,本该结束的夏日祭居然在三天后的今天再次开始了,而且,整个宴会上所有的流程都跟三天前一模一样,甚至,所有人都没有上一次夏日祭的记忆,都认为今天的才是第一次,“八云紫好像知道什么,不过看起来她是不打算好好向我解释清楚了,哼……那个臭老太婆……当我找到事情真相的时候我一定让她后悔当时没有好好跟向我交代清楚。”当我发现不对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去找了八云紫询问,但是,却被告知没有任何问题,是我自己出了问题,可笑,八云紫看来是一定要隐瞒真相了。

    “sir,就我们现在收集到的情报,首先,两次夏日祭都存在着半空中那似有似无的雾气,其次,所有人,除了我们和八云紫之外,都没有上一次夏日祭的记忆,第三,虽然如此,但是仓库里的啤酒确实少了两次的数量。”西斯特姆整理着到目前为止收集到的情报,“这说明……”

    “说明被重置的不是时间,而是记忆……但是我们的记忆是以电子数据的形式记录在各自的计算机里,所以不受影响,但是因为确实举办了两次夏日祭,所以物资消耗变成了两倍,再这样下去,如果犯人就此罢手还好,否则……物品的异常减少和增加迟早会引起更多人的注意。”这是很明显的漏洞,你以为只发生了一次的事情其实发生了很多次,那是很容易露馅的,比如你在冰箱里冰镇了一打六听啤酒,你只记得你喝了一听,但是却发现六听都没有了,是谁谁都会产生疑问,“而且,要说起来,两次夏日祭有一个地方有些不同,你注意到了没有西斯特姆?”

    “您是指……雾气比上次稍微浓了一点吗?”西斯特姆并不确定,两次的雾气浓度变化非常小,很难说是必然还是偶然。

    “当一切发生问题的时候,就不存在什么偶然了,你要记住,西斯特姆,在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巧合,有的只是……必然的结果。”如果世界上有偶然存在,那么因果律就会出问题了,世界树系统不可能允许出现额外的分支。

    “我记住了sir,需要我收集些雾气会去研究吗?”西斯特姆觉得研究一下这些莫名的雾气可能会有所帮助。

    “千万不要,不管犯人是用什么手段让其他人遗忘了三天前已经举办过夏日祭这件事,至少现在他还不知道我们并没有受到影响,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打草惊蛇,我们甚至不知道犯人的目的。”在准备万全的情况下打草惊蛇可以加速事件的完成,但是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下就更容易让事态变得复杂,“抹除掉这么多人的记忆,连八意永琳和风见幽香都没能幸免,这是连八云紫都做不到的事情,要么犯人的实力超过我们太多要么就是犯人的能力足够特殊,我更希望是后者。”

    “那您是打算……”

    “如果我能暗中解决最好,如果不能……就只能等有其他人发现不对的时候,集合她们一起解决了。”如果万一犯人的实力真的超出我们那么多,那么我方人数自然也是越多越好,“自信是好事,但那不代表逞能。”

    在那之后,又是三天,同样的地点。

    “啊……果然,犯人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再一次的,我搬着一箱刚刚被琪露诺冰好的啤酒,一如三天前那样,第三次夏日祭,而这次又有了变化,不仅仅是雾气再一次变浓,灵梦,魔理沙,爱丽丝,咲夜……很多人的表情都发生了些微的变化,这说明……她们已经注意到不对劲了,只是还不确定,“雾气变浓了,雾气里检测到的生命力信号也变强了,但是偏偏什么都没发生,除了不断重复举行的夏日祭以外……越来越诡异了,这气氛……”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着,夏日祭也以每三天一次的频率重复,终于,在第……我也不记得是多少次了的夏日祭当天夜里,灵梦集合了我们到博丽神社,说是要商讨大事。

    “想必你们也注意到了吧,我们的记忆和时间有些……脱节,所以今天……”灵梦说到这不满的瞪了我一眼,“秦钺炀你在那像傻逼一样的笑个鸡毛啊!”

    “我是在笑你们终于发现问题了。”好么,让我这通等,“不过在那之前,先说说你们都是怎么觉得不对的?”

    “我本来应该只做坏了一个人偶,可是今天去回收箱看的时候,那里有七八个。”爱丽丝回答。

    “我记得前两天刚刚买过的红茶,今天想泡的时候发现盒子空了。”这是咲夜。

    “报纸,我擦玻璃的时候发现了一摞同一天的报纸,内容也一样,就算脱离单身狗保护协会了,她也不会出这么无聊的错误。”灵梦好像无意中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报纸和擦玻璃什么的,这不,文文已经开始捏拳头了。

    “我整理用过的魔法笔记的时候,发现了好几页一模一样的内容,而且都是我自己写上去的。”这明显是魔理沙,“这只能证明我忘了自己写过笔记,所以又写了好几遍,而且是每次写完那段之后就忘了。”

    “在下……因为……白玉楼的储备粮突然就不够了,那个……就是这样……”妖梦……怎么说呢,脸色看上去翠绿翠绿的,而且我记得今天看见幽幽子的时候,幽幽子那脸色惨绿惨绿的,她们两个幸好不是人类,不然我还真得担心她们两个谁先死。

    “我们也差不多。”文文和铃仙也是自己发现的,我并没有提前透露任何东西,“冰箱里萝卜和白菜对不上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