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持续三天的忍耐大作战-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五十七章 持续三天的忍耐大作战

    “看来都没问题,那我就可以说了。”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自己发现了疑点之后才过来的,这就可以了,“其实……”

    “等会儿……秦钺炀,听你这口气……你早就知道有问题了?”灵梦好像发现了盲点。

    “没错,从第二次夏日祭举办的那天开始,我就已经发现不对了,其实……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举办了接近十次夏日祭了。”爱丽丝说残次人偶有**个,那就证明夏日祭应该也举办了**次,“然而你们的记忆似乎被犯人篡改了,导致你们对此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是,因为并非时间被重置,所以物资的消耗和实体的变化是无法逆转的,这样就是为什么你们会发现疑点。”

    “如果犯人篡改了所有人的记忆,那小哥你为什么没事?”魔理沙问出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该不会……小哥你就是犯人?啊,不可能不可能……没有理由啊……”看见没,这就是人品好的结果,都不用自己辩解,就有人主动帮你找理由。

    “我没事,是因为我跟你们的大脑构造不同,我的记忆并不是记录在大脑里的,而是以虚拟数据的形式储存于生化计算机里面的。”这并仅仅意味着我运气好,还意味着另外的东西,“这证明至少犯人的能力对于机械没有作用。”

    “好吧,你赢了。”灵梦妥协了,“说说吧,你都研究出来什么了?在这么多次重复的夏日祭里?”

    “首先,八云紫肯定知道内幕,我能感觉到她的记忆应该也没有出问题,但是她却不承认。”这已经是异变了,八云紫却不做任何处理,这才是让我最为匪夷所思的地方。

    “那我就去找他问清楚!”灵梦拍拍屁股就要走人。

    “别想了,我都问不出来,你又能怎么样?”在对我有所忌惮的情况下八云紫也冒险对我进行了隐瞒,在这种情况下灵梦根本什么都不可能问得出来,“你手里又没有八云紫的把柄,相反,她手中握着你的命脉(工资),你怎么……拿什么跟她斗?”

    “……boy♂next♂door!deep♂dark♂fantasy!ass♂we!ass♂we♂can!”灵梦如同被莫名其妙的兄贵附体了一样在原地颤抖了好久然后一言不发的坐了回去,“你继续。”

    “嗯,我说到哪了?”灵梦再次把主导权交还给我,然而被她这一打岔,我已经忘了自己原本打算要说什么了,“哦,对了,八云紫那边行不通,所以我想了另外一个办法,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过,每次夏日祭当场,都有一种奇怪的雾气在弥漫,而在我的记忆中,每进行一次夏日祭,那雾气的生命力就提高一分,浓度也会增大。”

    “所以,你是想在下次……三天后的那次夏日祭里……可是到那个时候估计我们又已经把这些都忘了……”爱丽丝的语气十分无奈,她不怕有形的敌人,但她的攻击打不到无形的对手。

    “你们当然会忘,除非……”灵梦拍拍神社的榻榻米,“你们一直呆在这里不出去。”

    “你布下结界了?”咲夜这时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我们能在这里肆无忌惮的讨论对策而不担心犯人发现,“什么时候?”

    “在你们所有人都进来的时候。”灵梦说到这又用极度不满的眼神瞥了我一眼,“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八云紫会不会在知道他没被犯人影响之后提前做好准备,到时候反将我们一军。”

    “那样更好。”如果八云紫明目张胆的协助异变,老子的安塞尻♂鼓也不是吃素的,“八云紫不敢直接走到我们的对立面,她最多也就是去告个密,不会真的去帮助犯人。”

    “可是……”魔理沙欲言又止,“如果我们要在这里待上三天……吃喝拉撒睡怎么解决?如果犯人已经知道我们打算合力对付他,他一定会紧盯着结界,我们任何人出去都会被各个击破。”

    “吃喝没问题,我们准备了。”文文的亚空间小包里全是食材,而铃仙的亚空间小包里则装满了饮用水,“至于睡觉……这房间也不小,我们这么几个人挤挤还是可以的。”

    “问题就在于上厕所……只有我可以利用能力出去上厕所而不被袭击。”咲夜的能力可保自己无虞,但是在她发动能力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跟她一起行动。

    “我也可以,我刚才已经说过为什么了,至于犯人主动现身袭击我……我倒希望如此呢。”我的记忆不会被篡改,如果犯人主动现身攻击我,我至少能撑到灵梦她们过来,那样最多也就是把计划提前一点而已,“如果你们各自有什么好办法赶紧说,为了保证作战成功所有人都不能出现意外。”

    “哼哼哼。”文文首先发出意义不明的笑声,“我可是专业记者。”说完,文文从亚空间小包里倒出了一大堆空瓶子,“这些都是如厕用的,至于大号……对于专业记者来说忍耐三天完全不是问题,对了,铃仙,我也帮你准备了,不过剩下的人就没办法了,要么自己想办法,要么忍耐上三天。”等等……文文……该不会是想拍下来吧?

    “三天吗……只是大号的话……没问题!”铃仙当年也是在月之都当过月战老兵,忍耐力应该也是没问题的,那么现在剩下的就是灵梦,魔理沙,爱丽丝还有妖梦。

    “妖梦,你呢,从刚才起你就没说话……妖梦?”妖梦还跪坐在那里,大腿上平放着楼观剑和白楼剑,看上去是在冥想,但是我叫了她之后她却也没反应,“我去?妖梦饿晕了?”

    在由我刺激了几个穴位之后,妖梦终于缓过来了,而我也向她告知了当前的情况。

    “没问题,优秀的武士是忍耐的专家,三天不上厕所而已,小意思。”妖梦信誓旦旦的说着,但我却对此保持怀疑,妖梦是不是把武士和忍者的角色搞混了?忍者好像才是忍耐的专家吧?

    “我用那些。”爱丽丝更直接,直接选上了那些装着饮用水的容器,“喝完水的容器都归我,大号忍耐三天我也没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