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厄神键山雏-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十五章 厄神键山雏

    没见到我想见的人,我正郁闷的打算往回走,却突然感觉到了一股视线在注视我,很强烈,但却充满善意,我立刻想起了幻想乡缘起中关于厄神的记载:厄神键山雏,能聚拢厄运,由于靠近她会被她身上的厄运感染,因此受到人类和妖怪的排斥,由于不想给他人带来厄运,会主动的躲避其他人,只有少数妖怪会在外力帮助下与其见面。

    “看了那么久了,直接出来不好吗?”我突兀的说出这一句,“安心,就算我被厄运缠身了也不是你的错。”

    “可就算是那样。”一边的树丛里传出柔软的声线,“让其他人遭受不幸什么的……”

    “你想解脱吗?”我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开口,“那就出来见我。”

    “我……”键山雏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出现在我面前,在我看见她的瞬间,她身上缠绕着的肉眼都能看到的黑色厄运团像疯了一样朝我冲了过来,“小心!”这一下甚至出乎键山雏的意料,她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就被我接下来的动作惊呆了。

    面对袭来的厄运,我一把伸出了左手,将成团的厄运狠狠一抓,往旁边一甩,厄运团顿时烟消云散。

    “你……居然把厄运销毁了?”键山雏满脸的不可置信。

    “我的左臂有些……特殊,它是绝对无法被负面状态感染的。”我晃了晃左臂,“而且,它还能克制被它所触碰到的负面造物,比如你的厄运。”

    “好……好厉害……居然真的有不怕厄运的人……”键山雏虽然是神明,但由于一直宅在妖怪山,很多东西都没有见过。

    “这意味着,你不用躲着我了吧。”我向键山雏伸出手,“要来一起旅游吗?”

    “旅游?”

    “是啊,仅限于妖怪山内部,有我跟着,你不用担心厄运问题。”

    “可……可是……大天狗不让我随处乱走。”键山雏明显意动,但又有所顾虑,是关于帮她在妖怪山安家的灵鸠伊凛的。

    “她为什么不让你乱走?”

    “因为我身上的厄运……”

    “那么请告诉我,伟大的厄神大人,您身上的厄运……去哪了?”

    “诶?”

    “你不能乱跑,是因为你身上的厄运,可你现在身上没有厄运啊。”

    “这……”

    “走吧。”我一把拉住她,转身就走,“没人会怪你的,大不了我让文文去解释一下。”

    “等……我去就是了。”键山雏同意了。

    “早这样多好。”我松开她,脚步停了下来,“其实放开束缚,你会感受到不一样的东西。”

    “我明白了。”键山雏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她首次露出了笑容,“我叫键山雏,是厄运的神明,很可怕的哦~”

    “我叫秦钺炀,姑且是不死人,厄运只会怕我。”

    于是,双人旅行开始了。

    “我从没这样过……”键山雏回忆起过去,“除了荷取偶尔过来的日子,剩下的时间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荷取?河城荷取?”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是啊,你认识她?”

    “啊,姑且是盟友,我们在一起研究过机械。”

    “她是唯一敢靠近我的人呢,在以前……”键山雏想了一会突然笑出了声,“不过她每次为了防止厄运缠身,都得在全身贴满花花绿绿的幸运符纸,看上去超级好笑的,哈哈哈……”

    “那我下次可要见见。”想象荷取连绿帽子上都贴满了符的样子,我差点笑出声,但是忍住了……哈哈哈哈哈,他喵的终于还是没忍住……

    然而眼瞅着中午了,我才发现了大问题,我特么没带干粮……

    “雏,你知道附近哪的土比较好吃嘛……”一个上午不停地运动,我的肚子已经开始出现胃酸过多了,“要是有观音土就更好了。”

    “……”键山雏明显没听说过吃土,“你在开玩笑吗秦?”

    “你看我的肚子像是在开玩笑嘛……”我的肚子此时已经冒出硫酸泼在人身上的动静了。

    “那也不能吃土啊!”键山雏爆发了,“秦你以前过得到底都是什么日子啊!”

    “你真想知道?”我直接讲述了当年在鸟不拉屎旷野上的吃土经历。

    过了一会儿。

    “呜……斯密码散……”键山雏泪流满面的趴下了,“太可啪了,我不该问的……”

    “噔噔噔噔……”然而我的肚子已经开始演奏将军令了。

    然而毕竟天无绝人之路,在我即将因为饥饿而当机的时候,一个头上顶着葡萄(??)的金发少女从一旁走出来。

    “阿啦,这不是厄神吗?”葡萄少女惊讶的看着键山雏,“你身上的厄运不见了诶!你找到解决方法了?”

    “暂时是……先不说这个秋穰子小姐!你身上有吃的没有?”

    “吃的?”秋穰子从身上掏出两个白薯,“这个行吗?”

    “可以。”键山雏一把接过白薯,在我彻底当机之前塞到了我嘴里,然后拉住我的下巴一上一下的摇。

    补给完成。

    “啊,得救了,多谢了,丰收之神小姐。”我向秋穰子打着招呼,“刚刚都看见三途川旁边的****死神了。”

    “哦,你好,那还真是有够危险的。”秋穰子很清楚那个所谓的****死神是谁,向我道贺,“不过活着就好,我叫秋穰子,就像你知道的,我是丰收之神。”

    “秦钺炀,不死人,我能克制厄运,所以把雏拉出来玩的。”

    “原来是你干的,我还奇怪一直解决不了厄运的厄神怎么突然有办法了。”秋穰子露出钦佩的表情,“你还真不是一般人啊。”不管是在解决厄运这方面还是能把自己饿死这方面……最后这句秋穰子强忍着没说出口,说出来太打击人了。

    “对了,吃了你的东西,我也不能白吃,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

    “倒是有件事……”秋穰子想了想,“我跟姐姐想开一块地,但是灌溉用的水泵坏掉了,我本来打算找河童帮忙的,你有办法吗?”

    “我还真有办法。”我一听就乐了,这不我老本行吗……我说的老本行是机械,不是修水泵!想什么呢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