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伊吹萃香-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六十二章 伊吹萃香

    “就算是鬼族四天王,你也不用害怕成这样吧,你看上去跟得了癫痫一样。”魔理沙完全不了解鬼族,所以对于文文此时筛糠一样的举动也不能理解。

    “你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对于这样的魔理沙,我一巴掌按在了她头上,把她的魔法尖帽按得瘪了下去,“我实话告诉你吧,现在的天狗社会,其实就是很久以前鬼的社会,在古代鬼使唤天狗替他们办事情,直到鬼离开后,天狗们才发展出了自己的社会。现在的天狗社会是以前鬼建筑起的社会的残留,换句话说在远古时期……鬼族是天狗一族的顶头上司,顶头上司的老大,换了你你不怕?”

    “伊吹萃香,是吧,我可不管你是不是神马鬼族四天王不四天王的,总之你让夏日祭这样一遍一遍不停循环的搞得我们一个个都快疯了,此行为已经达到异变等级,要么解除循环束手就擒,否则我就先揍你一顿,然后再让你解除循环束手就擒,你自己选吧!”然而还没等魔理沙回话,已经憋了三天的灵梦就迫不及待的发表了自己的城管宣言,“我现在火气特别大,听好了,如果你敢惹我,我就把我屋子里所有的瓶装小便通通给你灌下去!”

    “……真恶心。”爱丽丝眉头皱了一下,即使现在伊吹萃香是犯人,她也不喜欢灵梦的这种表达方式,太……粗鄙,太庸俗了。

    “咲夜,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先去把所有的那啥都处理掉,反正夏日祭已经办不成,伊吹萃香也出来了,结界就没什么用了。”我叫上了咲夜打算一起先把屋里的瓶装小便处理掉,要不然现在的灵梦可能真的会给伊吹萃香统统灌下去,即使是我这样吃过腐肉喝过人血的人,对于小便这种东西也是敬而远之,尤其……还特么是别人的。

    “请您放心,秦先生,我已经事先处理掉了。”咲夜啊……啊……好想抱回家啊……但是威严酱一定不同意啊……那就把威严酱一起抱回家啊……咳咳,有点放*荡了啊……

    处理小便其实只是我为了转移注意力,真正的目的,是借机思考如何对付这只萌萌哒鬼族四天王,要知道,随着鬼族在幻想乡销声匿迹之后,关于退治鬼族的技术已经基本都失传了,就算是灵梦也没有掌握,而在我的解析系统中,伊吹萃香的识别信号为ss,跟八云紫八意永琳是一个等级,当然,等级不代表战斗力,但是你觉得鬼族会不擅长战斗吗?这种除了外貌之外比特么李狗蛋那一坨还强大的生物是要怎么打啊!

    “宴会……”伊吹萃香那里突然传出了动静,但是这动静……不会吧……“我的宴会……”这动静,怎么好像在哭啊……“我的宴会没有了啊!”伊吹萃香仰天长啸的同时灵梦已经冲到了她面前,然后……就毫无悬念的被伊吹萃香一巴掌拍到了山里,真的是山里,灵梦整个身子都嵌到山里看不见了。

    “卧槽!”魔理沙第一次见到灵梦居然如此吃瘪,一招之下就被打得无影无踪了,“有意思,吃我一炮!恋符!”魔理沙朝着伊吹萃香的脸就是一发魔炮,虽然伊吹萃香外表看上去就是只幼女,但是就从灵梦刚才的结果看,谁都知道这家伙有多强悍了,这根本不是手下留情的时候,保不齐自己一会也得被镶到山里。

    “烦死人啦!”伊吹萃香面对魔炮不闪不避,反而用拳头顶着魔炮飞了过来,接近魔理沙的时候随手一转就把魔炮打的弯向了一边,另一只手直冲魔理沙那张可爱的小脸蛋砸了过去,这一下要是砸中了,以魔理沙的身体可就不仅仅是被呲个满脸花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咔!’金属碎裂的声音响起,在最后关头我右手推开了魔理沙,左手握拳与伊吹萃香对了一记,流亡者的左手装甲被伊吹萃香一拳打的粉碎,碎片有不少都打到了我的胸甲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不要跟鬼族比拼力量……”文文这时才喊出这句话,然而刚喊了一半就被我的表现惊住了,“居然……平手?”

    “秦大人……好厉害……”铃仙也看傻了,尤其是对比灵梦一拳就被打到山里的结果,显得我的身影高大了不少,但是只有我知道,若不是我的左臂太过强力,单凭我本身是绝对比灵梦好不到哪去的。

    “爱丽丝!”咲夜呼唤了一声爱丽丝,然后就以单身几百年的手速开始投掷飞刀,“飞刀!”又是这招,在幻想乡第一届天下第一武道大会上曾经大为出彩的一招,藉由爱丽丝的操偶线在不需要使用能力的情况下回收飞刀,创造出在咲夜的双手彻底无力之前近乎无限的无限飞刀连击,但是……这会对鬼族有用吗?

    “贫弱贫弱!”由于我没有收力,伊吹萃香的右拳不得不继续和我角力,但是她还有另一只手,我是无法进行限制的,而现在,在这只手前面,似乎有一层无形的墙壁挡住了所有的飞刀,让它们在撞上去的同时全部落地,没有一把能够穿透。

    “这是……”伊吹萃香的左手之前看上去真的什么都没有,但是我的解析系统却可以发现不对,在那里有一整块由空气形成的墙壁,没错,就是空气,那里的空气不知被什么东西压缩了,密度高到变态,足以抵挡利刃的袭击,“空气的密度被改变了……难道……对啊……宴会也是由于人群的密度被改变了……她化成雾气也是因为自己的密度被改变了……这代表……伊吹萃香!你的能力,难不成是操纵疏密吗?”

    “哦呀?居然被看出来了?不会吧,你……你怎么猜到的?”伊吹萃香像是发现了好玩的东西一样转悲为喜,“呐,你看起来跟她们不同,如果你能让我尽兴的话,我就认输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