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消失的鬼族-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六十六章 消失的鬼族

    “链子吗?”萃香看了看伊吹瓢,又看了看自己的腰带,“可以啊。”

    我跟萃香就这么喝起了酒,气氛一时间诡异的变得融洽起来,看得一群人目瞪口呆的。

    “……搞不懂这些高手的思维,看来我的修行还不足。”已经回到神社位置的妖梦打定主意回去就闭关苦修……还是算了,幽幽子的衣食住行……唉……

    “不难理解,他们两个也算是以拳相交以武会友,打出节奏来了,产生共鸣也不奇怪,更何况……看起来他们两个都是那种直来直去的性子,秦钺炀可能更擅长动脑子,但是那不代表他喜欢搞阴谋。”文文的理解倒是比妖梦更透彻,这不是因为文文的境界比妖梦高,而是因为……文文看外界的小说和动漫比较多。

    “我说……我们要不要先把灵梦挖出来?”魔理沙突然想起来灵梦还被埋在山里掉线中呢,“都这么半天了咋一点都没动静呢?”

    “安心,博丽的巫女不可能死掉的啦。”然而文文几乎经历了幻想乡所有的大事件,对于博丽的巫女也是相当了解,知道灵梦的命有多硬。

    “对了,说到底,为什么鬼族会从幻想乡消失?”铃仙虽然也在这里度过了千年时光,然而永远亭的消息是何等闭塞,只有八意永琳知晓永远亭外的一切,然而,她并不会,也不需要跟任何人汇报,所以,今天还是铃仙第一次听说鬼族,“鬼族到底是什么样的种族啊?”

    “鬼族,一般来说他们很开朗,也很喜欢喝酒,当然也就更喜欢可以喝酒聊天交朋友的宴会,他们还有一个爱好,就是比赛,正式比赛,不限种族,尤其喜欢跟人类比,而且只要是有关胜负的事情不论是比格斗也好拼酒量也罢,他们只要看到有兴趣的人类就想和那个人类以人类选择的规则战斗,胜利之后就会把那个人类抓走。”对于鬼族,在场最了解的人就是文文了,甚至比我还要了解,毕竟我只是看过记录,而文文是真的见过,“但是,鬼认为快乐而去做的那些事情,人类可一点都不会觉得有趣,因为人类……大部分人类没有和鬼相对的水平,说真的,假如人类能强到超过鬼,就像秦钺炀那样,他们就能跟鬼在比赛中互相感到快乐,但是并没有人类因此而去努力修炼,不仅如此,人类还试图使用些卑鄙无聊而又可笑的计策把鬼一网打尽。”

    “人类……从来都是这样……虽然现在这里的人类有些不同……”咲夜似是有感而发,看来文文的描述让她想起了一些过去的往事。

    “但是说白了,就像秦钺炀所说的共生理论一样,鬼抓走了人类,其实是象征了人类的恐惧之心,那也是鬼族之所以存在的理由之一,而对于人类来说,其实他们也需要那种恐惧之心。”文文的语气有种耻笑的意味在里面,耻笑那些人类的目光短浅,“可笑的是,这一切,全都被人类为了自己而单方面的破坏掉了,结果,鬼因为人类反复进行的那些令人蛋疼的乱抓鬼计划,而移居到了一个永远抛弃人类,而人类自己也永远去不了的地方,但是我也只是听说是这样,具体的……如果这是真的,那一切都好说,如果这是假的,那就代表有人故意散布了这样的消息来掩盖他们真正想掩盖的事实,而能做到的人……一定是这个幻想乡里的大人物。”

    “喂,你说的这么直白不怕被封号吗?”虽然文文没直说,但是爱丽丝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文文口中的大人物指的就是八云紫?

    “我有什么可害怕的?”文文把目光看向了半空中我与伊吹萃香对峙的位置,“要说封号,不巧我这边也有个gm,更强的gm。”

    流亡者的喷射背包功率开始下降,看来受损有些扩大了。

    “对了,不介意的话跟我说说吧,为什么要不停的让幻想乡循环开宴会呢?”将伊吹瓢扔回伊吹萃香手中,我缓缓降落到地面上,“一直过重复的日子,进行重复的动作你也不觉得无聊嘛?”

    “其实……好吧,告诉你也无所谓,你也知道鬼族很久以前就离开幻想乡了吧,但是……我回来了有一小段时间了,当然,谁都没告诉,紫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毕竟我的能力……你也知道,变成雾气之后我很难被发现,或者说就像你一样明明发现我了也分辨不出我是什么,这你承认,对吧。”见我落地,萃香干脆直接降落到我旁边,反正在她的感觉中,现在的我没有敌意,而且就算有,她也不在意,作为鬼族,近身战斗才是她的拿手好戏,“因为今年的春天来得太晚了,原因……紫告诉我了,你也应该比我清楚,这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樱花季节变成了只有梅雨之前的这段短暂的时间,本来我回来就不能出面见任何人,同族也不在了,没有比这更让我无聊的事了,偏偏因为你的丰功伟绩,宴会都变少了,这可让我相当的不满。”

    “我的丰功伟绩还不是八云紫开的头,要算账你也得去找她。”我说白了就是个临时工,但是……我偏偏就是不负责背黑锅,“你别看我这样,我其实就是一保安,或者说打手。”

    “我也没说要怪你啊,你看着就不像是那么无聊的人。”萃香举起伊吹瓢,也不避讳我刚刚喝过,扬起脖子就是几口,“哎……我这一不满……我就用我的能力收集了人,让他们每三天开一次宴会,但是,说白了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或者说对外的借口,我的真正目的,是想通过这种热闹欢乐的盛况,让其他的同族们重回幻想乡……当然现在看来是失败了。”

    “你有思考过你为什么失败吗?”萃香当然失败了,不然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就不会只有她一个鬼族,“鬼族就像我和幽香一样喜欢直来直去,但是这不代表我们不会动脑子,鬼族应该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