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萃梦想-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六十七章 萃梦想

    “当然,虽然一般来说动脑子都是紫的活,但是我也有好好思考人生过,反正在我看来,失败原因估计就是拐骗人的行为吧。”萃香又灌了两口酒润了润因为长时间对话而干燥的喉咙,然后又把伊吹瓢给了我,“你知道的吧,就是因为我这次并没有进行以前幻想乡的鬼对人类所进行过的拐骗人的行为,所以我失败了,什么都没出来。”

    “我觉得……你说对了一半,咕嘟咕嘟……噗哈……”估计能这么喝伊吹瓢里的酒的人除了鬼族之外也就我了,“我说实话你别介意,在我看来,这并不是因为你有什么地方做的不成熟或是其他什么的……八云紫什么都没跟我说,不过好在我有一个特别的能力,我单凭猜测往往就能猜到事实,所依据我估计……这很有可能是因为灵梦……就是刚才被你一拳拍到山里边掉线掉到现在都没动静的那货,是她的能力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当然了,我觉得她本人肯定没什么自觉,不过因为你无法做到拐骗人所以没能把其他的鬼邀请出来也是事实就是了。”

    “无论你的猜测是对是错,都已经跟我没关系了,计划失败,我就得离开了。”萃香看上去有些沮丧,但是她不想表现出来,但因此而让表情更加扭曲,让人看了恨不能上去安慰她一下。

    “失败吗?我倒不觉得,你并没有完全失败啊。”我并不打算安慰她,只是想告诉她我的真实想法,“你不这么觉得吗?”

    “什么……意思?”萃香完全不明白我所谓的没有完全失败是个什么意思。

    “是,你这次的确是一个其他的鬼族都没有邀请过来,但是……至少你回来了,不是吗?”没错,至少伊吹萃香,这只酒鬼萝莉回来了,回到这个原本就有她一席之地的幻想乡来了。

    “不一样的,如果族人回归,我还能想想办法,让鬼族重驻幻想乡,可是现在只有我一个……不好办,毕竟当年……”萃香没继续往下说,八云紫没提过,幻想乡缘起中也没有任何记录,但是想都能想到,当年鬼族离开的时候一定签署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协议,毕竟幻想乡这个地方……还是要保密的。

    “没什么不好办的,你想留下对吧,想留下就可以,我实话告诉你,现在这块地方,特么的归老子管!只要你想留下我就能让你留下!谁拦着都没用!”我说这话有十足的把握,首先,作为首脑的八云紫本来这次的态度就暧昧不清,可以忽略不计,八意永琳和风见幽香根本不管,日罗院儚只要萃香不回妖怪山住着应该就没什么问题,幽幽子……我说句不好听的,冥界毕竟跟幻想乡不同,她根本没资格管这边的事,最后就是灵梦,以她怕麻烦的性格肯定不同意,甚至我给钱可能都不好使,她现在手上有大量存款,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她来说宁可少要点钱也不想惹上麻烦,但是很可惜,灵梦……根本没有任何能退治鬼的方法,她反对也没有用!

    “啧啧啧……幻想乡的人要是都像你这么痛快的话……一切其实都简单了。”萃香摇晃着自己那萌萌哒的三头身,“所以我也直说了,你做这些,有什么想得到的?”

    “爽快,那我就直说,我想了解了解鬼族,所以……我想问你一些问题,当然,你要是觉得哪些问题不想或是不好回答也可以拒绝回答,我不会介意。”鬼族在幻想乡缘起上的记录太少了,为了防止以后可能跟其他的鬼族发生冲突,我必须提前进行了解,“还有,把你的能力撤销掉,让所有人回归原本的正常生活,除此之外,你需要确定一个长期居住的安置点,你可以自己选择。”

    “这没问题。”我的这些条件都没什么难度,对于萃香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还有其他的吗?”

    “嗯……对了,异变之后必有宴会,这是传统,等宴会的时候……你跟所有人好好道个歉吧,我会帮你的,正好也让其他人认识认识你,免得回头引发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最后,最重要的一点,除非有人主动提出,不然别没事就去找人类比赛,那样毕竟……虽然现在幻想乡大部分人类都跟过去你们那个时代不同了,但是影响毕竟不好,你要是闲着没事想比赛直接来找我就行,我回头写个地址给你。”如果这些条件萃香也能答应下来,那这次异变基本上就算是解决了。

    “好吧,不过你可不能拒绝。”我就知道萃香会同意,毕竟……她就是个单纯的孩子,“明天早上我会把能力撤掉,那样所有人就都不受影响了。”

    “嗯,剩下的事像是住在哪什么的你可以去找八云紫商量,至于要问你的问题……明天你来我家,正好认认门,现在嘛……穷鬼王!穷鬼王灵梦!”问题圆满解决,灵梦掉线了那么多章节,也该出来了。

    “你丫的才是穷鬼王!”果不其然,灵梦听见我的声音直接上线冲破山体钻出来了,不过碍于生活费都是我给的,还是没什么胆量过来找我的茬,而是降落在了神社,跟文文她们一起。

    “过去跟她们先说一声吧,道个歉什么的,也算她们没白白憋上三天的米田共。”我在萃香的小脑袋上一拍,让她过去先跟这次参与行动的人打打招呼,有文文和铃仙盯着,灵梦也不好意思太怎么样,剩下的就都是好说话的人了。

    “这次我得谢谢你。”我原本空无一物的背后浮现了淡淡的能量波动,我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不是以妖怪闲者……贤者的身份,而是以八云紫的身份跟你道谢。”

    “没那必要,我理解的。”我看着博丽神社里渐渐打成一片的女孩们,还有臭着脸的灵梦,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夹在人情和责任,朋友和幻想乡之间的感觉,很难做吧。”

    “是啊……谁都不能免俗啊……”八云紫叹息了一声,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