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谁说大天狗长的就一定大-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十六章 谁说大天狗长的就一定大

    在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我隐隐看到了前面的一片田地。

    “就是那里?长势不错嘛”激活解析系统后我的视力得到了绝大的扩展。

    “那是自然。”秋穰子挺着小胸脯一副很骄傲的样子,“我可是丰收之神哦。”

    “是吗?”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总想打击对方的自信,“不过,第三行左数第七棵从上往下数第八片叶子上有一只蛀虫哦。”

    “诶???”秋穰子马上跑去确认了。

    “噗。”键山雏忍俊不禁,“秦,这样欺负人家真的好吗?”

    “我又没有口胡。”我耸耸肩,“是有只虫子在那里嘛。”

    与着急的秋穰子不同,我和键山雏是一点点挪到田里的。

    “初次见面,我叫秋静叶,是红叶之神,我的妹妹给你们添麻烦了。”一个与秋穰子有八分相似的少女与我们打招呼,要不是语气差别太大我差点都要认错了。

    “我叫秦钺炀,不用这么客气,我只是来修水泵的。”我摆摆手。

    “我明白了。”秋静叶的头上顶的是一片枫叶,性格比她妹妹秋穰子要文静得多,“厄神,也恭喜你找到了解除厄运的办法了。”

    “这还要感谢秦。”键山雏回礼,“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居然有人能摧毁厄运。”

    “言归正传吧。”我往四周看了看,“水泵在哪?”

    “跟我来吧。”秋穰子又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

    “哟,虫子抓住了?”我打趣她。

    “你的眼睛到底是什么做的啊,那么远也看的清楚。”秋穰子深深惊讶于我的眼力。

    “你是打算先修水泵,还是先研究我的眼睛?”

    “哦,这边。”秋穰子反应过来正事是什么,不再问了。

    少女移动中。

    “就是这个?”眼前的水泵给我一种不协调感。

    “就是它,突然就不工作了。”秋穰子在外壳上拍了拍。

    “河童做的吧。”我蹲下开始检查,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手套带上。

    “是啊。”

    “难怪跟我以前见过的水泵那么不一样。”

    “那怎么办,能修吗?”

    “没问题,我已经找到问题了。”我把手拔了出来,手上捏着的是一只焦黑的虫尸,“你看,这虫子咬断了回路,然后咬穿的时候被击穿了。”

    “噫,真恶心。”秋穰子一脸嫌弃的看着虫尸。

    “我已经把回路接上了。”我把手套摘下,连同裹着的虫尸一起扔到了地上,然后拔出光束手枪把两样一起蒸发掉。

    “那就回屋子那边吧。”秋穰子看看已经正常启动的水泵。

    屋子外的圆桌边,秋静叶正和键山雏闲谈,不过两个人都是很少出门的神明,因此在我们回去的时候几乎已经没的说了。

    “姐姐,水泵已经好了。”秋穰子一边喊一边跑过去,我还是在后面慢慢挪。

    “真是感谢,秦先生,请两位一定留下来吃饭。”秋静叶向我们发出邀请。

    “嘛,这个……”我刚要装b,然而我的肚子又特么怂了,“咕~~~”

    没办法,这个b是装不成了,于是我们两个就留下来吃午饭了。

    然而,我依然没有注意到,在我身后,一道黑色的裂缝几乎与门缝融为一体。

    “喜欢捉弄人,奇特的光束兵器,很像他,最关键的是,脸很像他。”

    裂缝又消失了。

    紧接着,一个高达三米的不明生物突然降临:“厄神,你居然在这里,让我好找。”

    “大天狗?”键山雏一眼就认出了来者。

    “我不是说过叫你不要乱跑吗?”大天狗灵鸠伊凛刚问了一句就发现不对,“诶,你身上的厄运呢?”

    “已经被秦毁掉了。”键山雏回答。

    “秦?”灵鸠伊凛这才注意到我,“诶,你不就是文文给我看的那张照片上的人吗?”

    然而我此刻的心里仿佛有无数草泥马奔腾而过,刚刚灵鸠伊凛背对阳光降临的时候,我还觉得三米高的身材不愧大天狗的名号,可仔细一看我就卧了个大槽,她这三米是什么概念你知道么,特么一米的木屐外加半米高的帽子,本体才特么一米五,你说你矮就算了,女人一米五也正常,可你装什么b呢。

    “喂,我在问你呢。这个,诶,你叫啥来着?糟糕,文文说完我忘了……”灵鸠伊凛原本的威严御姐形象瞬间变成了一只呆萌萝莉让我很是接受不能,我在心灵的茶几上摆满了杯具,然后狠狠的一掀。

    “你最好低一点,我不喜欢抬着头说话。”我挠着脑袋,“还有,我叫秦钺炀。”

    “可我喜欢俯视别人。”灵鸠伊凛下意识就吐出了这句话,然后马上试图转移话题,“诶,那个,你把厄运毁掉了?”

    “啊。”我也没再就她身高的问题纠缠,毕竟眼前的萝莉大天狗能量等级高达ss级,我吃饱了撑的才会惹她,“不行吗?”

    “也就是说她身上以后不会有厄运了?”

    “那怎么可能。”我把灵鸠伊凛的希望掐死在了摇篮里,“一旦我离开她超过一段距离,厄运会再被她吸引。”

    “那你就留在妖怪山呗,反正你跟文文也挺熟的。”灵鸠伊凛打着小算盘。

    “那你得自己跟我老板解释了。”我很清楚她打得什么主意。

    “老板?谁啊。”

    “风见幽香。”我扯虎皮做大旗,“你得自己去跟她解释。”

    “呃,那还是算了吧。”灵鸠伊凛果断怂了,从风见幽香手里要人,即使是同为ss级能量的灵鸠伊凛也知道没戏,即使是能量等级相同,实力的差距还是存在的,而风见幽香几乎代表了ss级的最高水准。

    “所以,很抱歉,雏,我没办法一直待下去。”我转向键山雏一边。

    “没关系的,能出来一次我已经很高兴了。”键山雏看上去是真的很高兴,但我不会因此而立下错误的flag。

    “但我以后会再回来的。”我选择了我认为正确的选项,“到时候我会再带你出来的。”

    “那看起来没我什么事了。”灵鸠伊凛本来就是接到了厄神失踪的消息才马上跑出来找的,现在警报解除,她也得赶快回去处理事务了,“我先回去了。”

    “等下,灵鸠伊凛!”然而她刚飞起三四米高就被我叫住了。

    “啊?怎么了?”灵鸠伊凛以为又有什么事,低下头看我。

    “两个事情,第一,无论怎样,你能让雏住在妖怪山,谢谢了。”

    “这不用在意,我也有我自己的考虑。”灵鸠伊凛摇摇头,“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就是,以你的体型,实在不适合穿这么成熟的胖次。”

    “诶???”灵鸠伊凛直接石化了,恐怕以前即使是文文也不敢这么调戏她吧,她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个混蛋,你说什么!”

    然而此时我已经跑远了,用穿梭次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