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腐蚀之湖-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七十五章 腐蚀之湖

    在所有人的眼中,我这只原本完好的右手手掌,现在只剩下了森白的骨架,上面的无论血肉还是皮肤全都不见了,唯有骨节的连接处还保持着,我甚至还能控制手骨进行动作,然而这却让一切变得更加渗人。

    “这是被腐蚀了?”永琳看了看我血肉消失的部分,又看了看还有血肉部分的伤口,“看来有什么东西污染了湖水,让整个雾之湖变成了一锅强腐蚀剂。”

    “就是这样,如果不是我身为不死人的骨骼比较特殊,那连骨头都会溶掉。”我的骨骼有非常强的抗腐蚀性,我也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我在我那失去记忆的过去干过什么,“蓝,先去发布禁令,从现在起禁止任何人靠近雾之湖,除非有我们的许可。”

    “了解。”蓝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人类一般很少来雾之湖,但是会来这里的草根妖怪就很多,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草根妖怪都像今泉影狼和赤蛮奇那样强悍,大部分草根妖怪都跟米斯琪差不多,说白了就是比战五渣好一点,他们一旦碰到这湖水非死即残。

    “手给我。”风见幽香不由分说抓住了我的右手手腕,开始释放能量,“处理好了,只不过要让肉长回来还需要点时间。”

    “没关系。”我知道她这是为刚才我拦住她表示感谢,她就是这么个别傲扭娇的性格,“对了,你们有谁能把湖水分开吗?”

    “分开?你要干什么?”八云紫看着我装备好了流亡者,“你发现什么了?”

    “啊,我刚才在湖底发现了一点能量波动,很微足以让你们这些大佬忽略掉,但是解析系统不会忽略。”激活面甲,我以更强悍的解析能力开始探测湖底,“有了,在那里,看到没,有个洞,还有一点点红色的东西,看不清是什么,看来想解决只有下去才行了。”

    “就算你这么说有谁会分水诀吗?”风见幽香开始看着周围的人,她倒是可以一发魔炮打下去,但是魔炮一消失水又会回来,“八云紫,你能力不是很碉堡吗?”

    “我?别别别”八云紫一指自己,连忙摇头,“我倒是可以开隙间把人送下去,但是我刚才试着开了一下,那洞里面也全是湖水,进去就是死路一条。”

    “并不是死路一条。”我用流亡者试了试,发现流亡者的外装甲果然可以抵抗这湖水的腐蚀,“把我送下去就行。”

    “我还没说完呢,我刚才只是开了一小点隙间,所以能马上关上,可是要是送你这种体型的过去,我一打开隙间湖水就会全面溢出来,你能挡得住,这的其他人可不行。”八云紫解释就算我能抵抗腐蚀也不可能靠她把我送下去,“而且你一个人下去太不保险,里面是什么情况谁都不知道,万一遇上你一个人解决不了的,那你怎么办?”

    “唉说的也是”我的实力在幻想乡里也跟弱沾不上边,但我也不会就天真的以为我在幻想乡里就没有危险了,更何况下面的东西还把整个雾之湖都污染了,以雾之湖的大就是倒一吨强酸下去都会被稀释到没什么腐蚀性,“还有谁有办法?”

    “我倒是可以把湖水都化成水蒸气,但是你要考虑清楚,一旦这湖水的水蒸气扩散开,这附近全都会寸草不生变成废土。”萃香表示她的能力也没戏。

    “我可以把湖水冻起来,但是这么大的湖水我无法保证它一直不融化,而且冻住之后你不也下不去了吗?”琪露诺总算是安慰好了两小只,但是她的冻结能力明显也没用。

    “我的能力只对活物有用。”日罗院儚能操纵**,但是湖水并没有**,而灵鸠伊凛直接就开始摇头了。

    “你知道的,我们也不可能有办法。”文文自嘲的说着,不过也没办法,她和铃仙的能力一开始就不在考虑范围内。

    “师匠有办法吗?”铃仙把希望之眼看向了永琳。

    “呃这个你们谁要是被湖水腐蚀了我倒是有办法。”永琳心里苦啊,在徒弟面前糗啊,她要是有办法不是早就用出来了吗。

    “嗯根据命运的指示”蕾米莉亚故作威严的挺着小胸脯,一脸的傲娇样,“这里没人能分开湖水。”

    “傲娇萨玛”咲夜刚想吐槽蕾咪这句是废话,但想想还是忍住了,“您说得有道理。”

    “美铃,你不是龙吗?你不能把这水喝干吗?”芙兰一脸无奈的趴在岸边的草地上,弯着两条纤细的小腿,两手托腮支撑着自己的小脑袋。

    “芙兰萨玛那个我不是龙来的,至少暂时不是,而且就算是龙也没办法消化腐蚀剂的,会肠穿孔胃溃疡的。”面对芙兰的问题,美铃唯有苦笑,“还有一夜喝干长江水那是天蓬元帅来的,夸父也可以。”

    “好吧,看来这个法子行不通,那就只有动用第二方案了。”我的流亡者可以抵抗腐蚀,而除我之外,还有人可以依靠装备抵抗腐蚀,当然不是霖之助,他那流亡者特装型只有最危急的时候才能出动,我指的是河童,“荷取,听的见吗?”

    “没问题盟友,有什么指教?”荷取那边的声音很响亮。

    “你有在腐蚀性液态环境下工作的设备吗?带上然后赶过来雾之湖,这里出了点事。”工业环境下常常也有腐蚀性液态环境,河童虽然熟识水性,也无法在那种环境下潜水作业,所以我确定荷取肯定有能用的设备。

    “设备倒是有,但是刚才的能量波动让妖怪山戒严了,我需要许可才能过去。”荷取回答。

    “喂,日罗院儚,给个许可。”我说完这话就后悔了,这口头许可谁特么信啊。

    “我跑一趟吧。”灵鸠伊凛自告奋勇,“正好,八云紫,借你的隙间用用,我想日罗院儚大人现在不会介意在妖怪山上使用隙间了吧?”灵鸠伊凛将大人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啊我没意见”日罗院儚只有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