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幸运的不仅仅是白兔-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七十六章 幸运的不仅仅是白兔

    “我马上回来。”灵鸠伊凛钻进了八云紫的隙间,然后没一会儿就带着全副武装的荷取回来了,“好了。”

    “哟。”我跟荷取打了个招呼。

    “哟,盟友。”荷取回完我,又跟在场的其他人打了招呼,毕竟都是大腕,八意永琳八云紫什么的,哪个荷取都惹不起,“你要的特殊液态环境防护服,我带来了,不过就这一件。”

    “嗯谢了,那……谁跟我一起下去?”荷取不可能跟我一起,她的实力太低,要下去至少也要sss-能量才行。

    “我去吧。”八意永琳主动请缨,“我就是为这个来的。”

    “呃……事实上……好像我们没得选。”然而日罗院儚仔细研究了一下那套防护服之后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防护服对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不合身,没办法,这套防护服本来就是河童用的,而河童一族的体型全都是娇小型的,无论是八意永琳还是风见幽香都太高了,根本套不进去,而琪露诺和萃香又太小了,防护服撑不起来,何况萃香头上的那对大角也没办法塞进头盔里,这样一来唯一能穿上这衣服的就只有……灵鸠伊凛,只有她的体型和能量同时符合要求。

    “好吧,那就我去。”灵鸠伊凛也不推辞,直接套上了防护服,并且在荷取的帮助下固定好了衣服上的连接点。

    “下去之后小心点,有不对的马上出来。”就算是穿上了防护服,灵鸠伊凛也不比我,我的流亡者不仅能抵抗腐蚀,还有强大的防御力,可是灵鸠伊凛的防护服就没这么坚挺了,一旦她的防护服被破坏,她可能就永远都上不来了,所以不由得我不提醒两句,“不说流亡者比你的防护服结实,单就我这身膘也比你禁泡。”

    “这……好吧,我无法反驳。”灵鸠伊凛表示自己明白了,一有事马上第一个跑路。

    “好,那走吧。”我正打算盖上面甲,却被文文拉住了,我刚一回头就挨了一发突然袭击,一发香艳柔软的突然袭击。

    “叮,系统提示,获得‘射命丸文的吻x1’,幸运值提升五点。”莫名其妙的声音从我的脑子里冒出来,不是西斯特姆的,也不是生化计算机的,那就代表……这声音是我的第七感的。

    “好了。”文文在我肩膀的装甲上拍了两下,让开了我身前的位置,然后我就看见铃仙满面羞涩脚步扭捏的往我这边挪,那速度完全不像兔子,倒像是……睡着的兔子,之后还是文文在她背后推了一把才把她推过来,“铃仙,你也该习惯了吧,你说你们两个认识的比我还早呢,还抹不开面儿?”

    被文文这么一激励,铃仙总算鼓起勇气抬起了头,两手食指在胸前一点一点的,然而这个时候我不能有任何的动作,连表情都不能有,不然绝对会把这只受惊的(不是受精的,你们不要想歪!)小兔子吓跑。

    “秦……秦大人……小心点……”铃仙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跟蚊子哼哼差不多,不过这对于铃仙来说已经是极限了,甚至已经超水平发挥,毕竟这又不是在家里,周围特么八云紫八意永琳风见幽香日罗院儚伊吹萃香这一堆大佬手捧西瓜围观的正欢呢,我说你们累不累啊,虽然说女人天性都八卦,可你们特么是女人嘛?你们这群在场的有一个是‘人’嘛?我正这么满怀恶意的诽谤着,却没发现铃仙握着拳头仿佛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紧接着,铃仙鼓足全身勇气的双唇就贴了上来。

    “叮,系统提示,获得‘射铃仙-优昙华院-因幡的吻x1’,幸运值提升五点。”第七感又传出了动静。

    “哦哦哦哦哦!!!我滴赢了!都给钱!”日罗院儚毫无高手气质的上蹿下跳,看来在我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她们几个居然开了盘口。

    “唉……女大不中留啊……不中留啊……”永琳不忍直视的作捂脸状,看起来像是在感叹什么女大不中留,其实我猜得猜得到,她肯定把赌注压在铃仙不敢主动亲上来那边了,然后……现在输得血本无归。

    “嘁,你还有资格说别人‘女大’?你看看这在场的人,谁比你大啊?”八云紫阴阳怪气的开口,看她黑着脸的样子,看来也下错了注,所以正好拿八意永琳撒撒气。

    “你小!一大把年纪了还好意思自称十七岁,你是井上喜久子啊?”八意永琳遇人不淑,自打认识我之后就再也不复当年的高冷和淡漠了,现在的她喜则喜,怒则怒,宛如返老还童一般,但却变得更让人觉得亲切了,据很多去求医的人形容,八意永琳比起原来更像是人了。

    “啊?你……你从哪知道的?”八云紫听了这话居然别过了脸去,轻哼哼了两声就不说话了。(注:奥运番梦想夏乡中八云紫的声优为井上喜久子。)

    “哼!肤浅!”风见幽香看来不屑于参加这种赌局,酷酷的抱着肩膀站在一边用藐视众生的眼神盯着眼前的一群老玩闹。

    “……”我默默的朝她看了一眼,心道你又不是不想玩,还不是因为你身上没钱。

    “你瞅啥?”风见幽香察觉到我的视线瞪了我一眼,“我可不会亲你!”

    “噗……”我了个擦,天地良心,的确,收集了铃仙和文文两个人的吻之后让我的幸运值增加了,但我真心没打算也去收集风见幽香的吻,八云紫她们更不必说,就她们那几个bba,亲完不减我的幸运值就不错了,“你?你就是敢亲我还不敢要呢……”我小声嘟囔了两句。

    “啥?”然而风见幽香还是听见了,一股无名邪火不知从哪‘轰’一下就冒出来,一直撞到了头顶,“你说话啊你挣命啊?你要疯啊!找死啊!我一脚踢死你!我亲,我似乎亲,我类乎亲,我似想亲似不大想亲。我亲啊,我亲啊,我亲你奶奶个孙子!”风见幽香朝着我这边就迈了一步,这一步落地可了不得了,她脚下那块泥土直接塌陷,可见她这一脚是真动了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