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地下世界-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七十七章 地下世界

    “妈呀!”这一脚把我给吓得,呲溜一下子就躲到那个大树后面去了,“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子里能撑船月落乌啼霜满天夫妻双双把家还”

    “咲夜,看看那些人,仔细思考一下,为什么我们会被这么不着调的人连续打败两次?我来之前的吸血鬼异变时期被风见幽香揍了一顿,我来了之后红雾异变时期被我揍了一顿。”蕾米莉亚一脚踩在一块石头上,单手指向斜上方做出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

    “那是因为你比他们还不着调,啧啧啧,瞧瞧你这幅威严酱的样子,也好意思在这里指点江山。”一个不属于红魔馆四人众的声音传到了蕾米莉亚耳朵里,把蕾米莉亚气的三尸暴跳。

    “谁!谁在说话!出来!敢诽谤我伟大的蕾米莉亚大人,不想混了是不是!”蕾米莉亚四下寻找着目标,但是却什么都没找到,那声音听着明明就离自己近在咫尺天涯,然而现在自己的旁边除了一直待命的咲夜就只有在一边愉悦的游戏中的芙兰和美铃,“没有难道是上面!”蕾米莉亚想起以往中的剧情,立刻抬头往上,嗯,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的好天气,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喂,麻烦你往下看。”那声音又响起来了,而且这次还透着几分无奈。

    “嗯?”蕾米莉亚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站在高处,低头一看,三对之冰翼,“哦吼吼吼哦吼吼吼”蕾米莉亚努力发出带有满满威严的笑声,“我还以为是谁在这里大放厥词,原来是你这只笨蛋妖精,也罢,蕾咪大人就大人有大量,只要你认错我就原谅你。”

    “我又没说错。”琪露诺虽然身处较低的位置,必须仰视蕾米莉亚,但她的表情和语气却根本没有一丝动摇,蕾米莉亚完全没意识到现在琪露诺身上所流露的就是她一直想要的威严的气息,“你个威严酱,也就能吓唬吓唬人了。”

    “姆qqqqq!!”蕾米莉亚气的连口癖都出来了,直接凝聚出了神枪,“欧洲细作吃我一矛!”

    “我是土生土长的妖精。”琪露诺一步跳开,飞到了一边,而神枪也追了过来,“严格来说,你才是欧洲人。”在神枪来到面前的瞬间,琪露诺突然合掌将神枪夹在掌中,不一会儿神枪上就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层,一松手,冰冻的神枪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所以现在冰皇冰封皇之枪!”琪露诺的手中形成了一支冰枪,看上去很像是大路货的冰枪术,但是很快,那杆冰枪的外形就变得越加清晰璀璨,一看就非凡物可比,“欧洲细作吃我一矛!”琪露诺也像刚才蕾米莉亚所做的一样将冰枪投掷了出去。

    “徒有其表而已!”蕾米莉亚有着绝对的优越感,冈格尼尔是拥有必中属性的,而琪露诺的冰封皇之枪绝对不可能跟自己的相比,面对来势汹汹的冰枪,蕾米莉亚一脚就把冰枪踢到了一边,然而,她踢中冰枪的那只脚却冻住了,幸好与冰枪接触的时间不长,冻结的并不彻底,被蕾米莉亚一拳就打碎了,然而蕾米莉亚却依然冒出了冷汗,“冻结效果?”

    就这样,两只萌物在一边如火如荼的打起来了,而风见幽香也终于放过了我,得以让任务继续进行。

    雾之湖水下。

    “果然如此。”在进行了零距离解析之后,我终于确定了,“果然湖水被污染跟那个洞有关系,越接近洞口腐蚀性就变得越强。”不仅如此,原本在岸上隐约看见的红色,在这里看却并不在洞口,很可能是在洞的更深处,因为光线的折射而使得在岸上看像是在洞口,“伊凛,直接进洞,我先进,你跟在我后面,这样万一需要撤退你可以先出来。”

    “了解。”伊凛朝我竖了下大拇指示意了解。

    我不再停留,直接一头冲进了洞口,伊凛紧跟在我身后,跟我间隔大概一米左右,我完全不会游泳,能这么在水下移动都是托流亡者喷射背包的福。

    洞内比我想象的还要狭窄,直径甚至都不到一米,大约过了十多米之后才开始变得宽阔一点,不过也只是一点,有个两米就差不多了,而且根据系统显示,这条洞穴是在向上走。

    “嘿,看前面!”我正计算一些主要数据,伊凛突然伸手指向前方,在那里有一条明确的分界线,是水面!

    “这里似乎还是在地下。”上岸之后,我打量着周围,这里像是个地下洞穴,有充足的空气存在,这就代表我可以把这里的坐标传给八云紫,然后让她带人过来,“伊凛,后退一点,我要叫人了。”

    “嗯。”伊凛后退了几步,给我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紫,听得见吗?我现在把坐标给你,你在这里打开隙间,这里没有水,可以让你把人送过来。”西斯特姆的通讯网络十分强悍,即使隔着厚厚的地层,我也可以与外界通话。

    “了解,我会留在这里保持隙间开启,以便你们脱离用。”八云紫打开了隙间,将永琳,幽香,萃香和日罗院儚送了过来,剩下的人则继续在岸上待命。

    “这里居然还有这样的构造,我都不知道。”永琳在附近的石壁上摸索着,“嗯,这洞穴形成了很久了,这些岩石都不是一般的岩石,非常高的硬度和抗腐蚀性,要是用来建筑肯定是顶级材料。”

    “但是这些东西可不怎么久。”我看着一些从洞穴深处留下来的红色液体,很细的一流,正是这些液体顺着洞穴流进了湖水中,而我之前看到的红色应该就是这些液体,在这些液体流过的岩石上已经出现了沟壑,看来这液体的腐蚀性不“连这些岩石都被腐蚀出沟了,看来就是这些红色的玩意污染了湖水。”

    “从上面流下来的,看来我们还得继续推进。”水面之上的洞穴和刚才水面之下时是一样的,都是在向上延伸,而此时,风见幽香就看着漆黑的洞穴深处,脸上的表情难得的有些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