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八十章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啊?哦,我说……对于这个连神灵级都没有的幻想乡来说……”八云紫重复了自己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怎么了?”

    “不是这句,再往前一句。”我刚刚确实是抓住了什么东西,但是并不是这一句。

    “前一句?我想想……”八云紫也是随口一说,这说完就忘了,“哦,对了,我说……但是在幻想乡里,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力量存在……”

    “也不是这句,再往前,赶紧想起来,也许我能找到对付他的办法。”事态紧急,我不得不让八云紫赶紧往前一章翻着看看,赶紧找着自己说的是什么,好省的我自己往前翻。

    “就算你这么说……你是作者你不是应该比我熟吗?”八云紫被我这么一催到想不起来了。

    “作者你妹啊,我现在是男主,男主懂吗?”没错,我现在是男主,就算顶了个作者的名字,也不代表我可以随意开挂,“我要是作者还这么费劲干什么?直接把加曼多写没了不就行了?”

    “好吧,我想想……”八云紫觉得自己可能认识了一个假作者,“我刚才……说的……想要摧毁他……需要我们都无法理解的力量。”

    “就是这个!无法理解的力量……我们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力量……如果我告诉你,我偏偏就有这样的力量呢?”能让幻想乡都无法理解的力量,数量不多,可我的手里偏偏就有一个,而它也可能成为我今天的救命稻草。

    “扯,你要是有那本事你还用得着跟我混?我说,老秦头啊,我知道你厉害,可你毕竟也……算了,我就再信你一次,什么力量?”八云紫本来根本不相信,可是又好像在想到了什么之后迟疑了一下,反而选择了相信我。

    “就是索德布雷加……”八云紫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想毁灭加曼多,唯有这力量才有可能,然而我只说了个开头,就被八云紫打断了。

    “……你……你当我白痴啊?你那能力除了变性,让你这个变*态更像个名副其实的变*态之外还有个鬼作用啊?”八云紫觉得自己可能认识了一个假秦钺炀,“难道你还要去色*诱他吗?”

    “你能听我说完吗?这么性急……哪个男的要是娶了你肯定三天就被你榨干。”我十分不满,于是抱怨了一声,“我说的是索德布雷加之剑里面的破灭水晶核心,那东西的威力强悍的超乎想象,如果说幻想乡里还有什么能对加曼多造成伤害,那也就只有它了。”

    “如果你手里有那么强大的东西,为什么我从来没见你用过?”八云紫甚至没听我说过破灭水晶的事情,但她也知道这绝不是因为我想藏私或是想要留一手什么的,她不了解破灭水晶,但她知道我绝对有隐瞒的理由,“使用它有什么限制,对吧?”

    “是啊,我无法控制那力量,最多依靠我的左臂来帮助我自己不受到它的力量侵蚀,所以一般来说我也没办法使用,但是现在不一样,加曼多被封印之环固定在山洞壁上,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我只要直接把破灭水晶按到他脑袋上,应该就能结束这一切。”只有太阳精金才能抵抗破灭水晶之力,我也没有任何根据但我隐约感觉就是这样,对,无论是我的第六感还是第七感都是这么告诉我的,那么……这就应该是真的,“我现在就联系,之前为了研究我把破灭水晶留在帕秋莉那里了,这下正好,省得回家拿了。”

    “以你的科技水平和头脑居然没法自己研究出来?”八云紫对此觉得难以置信,这就好像告诉她风见幽香不打人改回家奶孩子了一样……当然风见幽香现在就是不打人改回家奶孩子了。

    “单凭科学侧的能力无法完成,破灭水晶应该原本就是科学与异力的混合造物,所以研究也需要科学和异力两方合力,好了废话不多说开喷吧!”解释已经够长的了,现在该开始正题了,“西斯特姆,接通通讯。”

    “已接通,sir。”西斯特姆回应。

    “帕帕帕帕秋丽♂go!”我一上来就以若无其事的语气打招呼,“雷吼啊。”

    “姆q……这里是帕秋莉。”一个难以想象的低音炮从通讯的另一侧传过来,吓得我差点把通讯掐了。

    “姆q?是你吗?你怎么这个动静了?”帕秋莉现在的声音简直就像某些mmd中的恶趣味低音炮配音一样,那声音比霖之助还粗,我滴个妈呀……

    “不是姆q,是帕秋莉。”低音炮继续传来,“研究破灭水晶熬夜过头,上火嗓子发炎了……”

    “你就不会多喝点水吗?你那么多水魔法都不会用了吗?”唉,这个帕秋莉啊……就算我把你身体治好了,你也不能这么造啊,你这样迟早是要出事的,不过我估计我跟她说也是白说,小恶魔说了那么多年了没一次管用的,“算了,人各有志,那个,破灭水晶现在在你边上吗?”

    “在啊,怎么了,你要用?”我去谁能把这低音炮关上?我付他双倍的演出费!

    “啊,先用一下,解决一些鸡零狗碎的麻烦事,我现在过去拿。”一边说着我拍了拍八云紫,示意她再当一次专职司机,“你也注意点,别老让小恶魔替你操心,搞得人家连恋爱时间都没有。”

    “姆q?我并没有禁止小恶魔恋爱啊,如果她能找得到的话,我无所谓啊。”帕秋莉完全没意识到,不过她要是能意识到就不是帕秋莉了,“好了我把破灭水晶放好了你过来拿吧。”

    “行。”我挂断了通讯,朝着那边一直在试图从加曼多身上取点标本下来的永琳喊了一嗓子,“喂,永琳,一会儿标本采完了之后去红魔馆帮帕秋莉看看嗓子。”

    “哦。”永琳应了一声,把手上刚刚割下来的脑组织放到了特制的保存器里,“这样脑部研究就差不多够用了,不过还需要一些心脏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