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侵蚀-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八十一章 侵蚀

    眼睛一闭一睁,我已经从大图书馆那里拿回了破灭水晶回到了洞穴里,隙间啊……真是方便啊……真的好想要啊……有没有神龙神灯许愿石什么的可以实现我的愿望啊!

    “呔!兀那厮!休得嚣张,看我法宝!”回到山洞的瞬间,我二话不说打开了盒盖,左手抓着破灭水晶就朝着加曼多的大脑袋瓜子飞了过去,“所有人快闪!”

    大部分人一听我的声音就立刻撤离了,包括正想采集心脏标本但却对于加曼多的腐蚀性血液束手无策的永琳,唯有风见幽香还怒急攻心的在加曼多脑子里乱搅和,她并非没听到,而是……只能说是一种倔强,但是现在她的倔强很可能让她随着加曼多一起被破灭水晶的力量吞噬,而我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而我有两只手。

    “我的大老板啊……有干劲是好事,但是……偶尔也听听我的话如何?忠言逆耳利于行啊……”我伸出右手将风见幽香往我自己的方向一拉,然后左手抓着破灭水晶直接印在了加曼多的额头正中,加曼多的惨叫当时就传了出来。

    “啊啊啊啊……这……这是什么!你们干了什么!为什么本大人的不死之身居然都无法抵抗!不!不可能!快拿开!快把这不祥之物拿开!你们这些该死的虫子!”加曼多的声音直接响彻在我们的脑海之中震得我们头晕脑胀,但是破灭水晶已经被我以左臂之力压进了加曼多的头骨并且卡在了里面,加曼多的全身动弹不得,没有任何手段能将破灭水晶弄出来,他死定了。

    从破灭水晶的位置开始,加曼多的骨骼渐渐变成了深灰色,而这灰色的蔓延速度更是快的超乎想象,加曼多那强悍的骨骼在这侵蚀之力前似乎没有丝毫反抗能力,很快,加曼多的声音就消失了,而她的上半身包括大脑和心脏都变成了深灰色,而且也停止了活动迹象。

    “你居然还有这种力量?”风见幽香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怪物渐渐停止生命活动,心里直后怕,如果不是我刚才把她拉开她的结果也好不到哪去,“算我又欠你一次,不过,能把手从我胸口上拿开了吗?”

    “诶?”我这才注意到,刚才我顺手把风见幽香拉过来之后就直接把她一搂,我还以为搂的是腰,现在才感觉出来,手掌里一坨软乎乎的东西,弹性十足,“要听实话吗?不能。除非你保证不打我。”

    “你如果不放开我现在就打死你。”风见幽香的笑靥如花一般,“你自己选吧。”

    “好吧我错了。”我就怂了怎么滴?谁不怂谁是特么孙子!“哦,他挂了。”

    加曼多的全身骨骼已经全都变成了深灰色,而他的生命信号也已经彻底消失了,这正好给了我转移话题的机会。

    “为什么你的运气这么好?总是能找到转移话题的理由?啊?”风见幽香非常不满,不过好不容易解决了目标加曼多:好不容易个屁啊!老子让你们拿块破特么石头就弄死了!,风见幽香一时也不好意思再发脾气,,放在过去风见幽香想发脾气就发脾气,哪里还用考虑什么天时地利?

    “因为我聪明。”我松开风见幽香,飞到了加曼多额头的位置,“嗯,时间正好。”我轻轻拿出了加曼多额头骨里面的破灭水晶,而就在水晶脱离他骨头的一瞬间,加曼多全身骨骼破碎散落化为齑粉,“呼……”我在破灭水晶表面一吹,赶紧放进了盒子里,“解决了,知道吗八云紫?这是额外工作,你要付我加班费的。”

    “我迟早被你压榨到死。”八云紫这话说的有意思,她是老板我是打工的,你们有谁听说过打工的能把老板压榨死的?“回头我给你送家去。”

    “我感觉我就过来打了个酱油。”日罗院儚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自己大老远跑过来一趟是为了什么,灵鸠伊凛跟我充当了先锋队,八云紫负责运输和后勤,八意永琳搞到了标本,风见幽香和伊吹萃香输出了一波,只有她好像什么都没干,就是过来走了个过场,“就是因为我的资料最少吗?”

    “不,事实上日罗院儚大人,我的资料比您的还少,但是无奈……秦钺炀先认识的我,毕竟跟您不熟,不过这也怪您自己,谁让您总在外面飘着不干正事呢?”灵鸠伊凛不会错失任何一个教训自己无良上司的机会。

    “哈哈哈……这点我是没什么反驳的余地……”这种时候我坚定的跟灵鸠伊凛站在同一阵线。

    咔。的一声脆响。

    “喂喂喂,不至于吧?你都生气到把地板踩碎了?”这声音明显就是石头裂开的声音,不过也奇了怪了,我不记得日罗院儚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啊……

    “喂……我说……加曼多背后那面墙……是不是裂开了条缝啊?”萃香本来在一边潇洒惬意的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看我们耍宝,不经意间却看到加曼多原本被固定的那面石壁上,居然裂开了一条弥天大缝,要是让做模型的人看到了,一定会发狂的。

    咔。又一条裂缝出现,而这次,从裂缝中还渗出了些许水流,虽然不多,但是……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嘿,伙计们,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永琳感觉自己右眼皮狂跳,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永琳这右眼跳的,那要幅度再大点那眼珠子都快飞出去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准备好随时细软跑,就这情况按照一般剧情的尿性……得赶紧灭退保。”

    “不会吧,你刚才不是还说过这种岩石硬的要命吗?”日罗院儚毫不在意的在那面石壁上随手拍了一下,这一拍可就坏事了,石壁直接崩塌,然后大股的水流就涌进了我们所在的位置,纳水位足足能够到山洞顶,想靠飞起来躲开是根本不可能的,证据就是本来打算飞起来的日罗院儚被大水直接冲到了我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