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八十三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啊啊……得,回神社蹭饭去……”萃香幻化为雾气,飘走了,“拜~”

    “哼,咱们的账慢慢算,等着瞧吧。”风见幽香给我传了这么一句音,抱着肩膀一脸不忿宛如贝吉塔一般的飞走了。

    “行了,文文,铃仙,咱们也撤,琪露诺,别特么打了!”远处,琪露诺已经把蕾米莉亚按在地上摩擦了,纵使蕾米莉亚在被我强化之后实力有所提升,也不是现在的琪露诺的对手,“嘿,叫你呢!别装听不见行不?”

    “摩擦摩擦,在光滑的地上摩擦。”琪露诺正努力的摩擦,我喊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诶?哦!等下!”琪露诺停了手,把蕾米莉亚从地上拉了起来,拍了拍她身上的土,“好了,今天到此为止,下次再一起玩吧,小吸血鬼酱~”说完,琪露诺冰翼一展,跑我这边来了,留下威严酱一个人在那里风中凌乱。

    ……一阵凌乱的风吹过,带起了蕾米莉亚的裙摆,隐约露出了下面纯白色的灯笼裤和两条纤细的小短腿儿。

    “你才是小酱!你全家都是小酱!(小将啊……你死的好惨啊……空知大猩猩你……啊啊啊啊啊……)”蕾米莉亚在我们都走远了之后才反应过来对天狂啸。

    “来人啊。”芙兰在一边的椅子上看得都快睡着了,抹抹嘴角站起来,“把姐姐大人带回家里去。”

    “哈依!”x2,咲夜和美铃一人架着蕾米莉亚的一只手把她拉回红魔馆了,唯有芙兰一个人还站在美铃看门用的椅子上,怔怔的看着一个方向,如果我还没走,一定会发现芙兰所看的正是加曼多所在洞穴的方向,“如此巨大的目……却又无法破坏……这代表什么呢……如果大哥哥没有办法解决,那又该如何……红魔馆……也许该换个主人了……又或许不用……”跳下椅子,芙兰飞向了红魔馆钟楼的方向。

    加曼多事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被解决了,除了当时到场的人之外,没有任何人在知道这件事了,由于这并非常规异变,发生原因都是未知的,连灵梦都不知道,因此根本不会公开,也就更没有宴会,不过好在,由萃香引发的异变是有宴会的,而且看最近博丽神社的动向,应该快开始了,不过这并不是我所关心的,我更关心……妹红那所谓的虎头蛇尾的,提过一次就没有后续的结婚到底怎么样了,因此……在加曼多事件之后的第五天晚上,我约了妹红出门打秋风去了。

    酒过三巡,我跟妹红告别了米斯琪的烧烤摊,漫步在前往人之里的路上。

    “……朋友的情谊呀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朋友的情谊呀我们今生最大的难得,像一杯酒,像一首老歌……”我跟妹红互相搂着肩膀摇头晃脑脚步踉跄的一边嚎着歌一边在杂草丛生的路上走。

    “嗝……我说……妹红啊……”歌唱完了,我打算切入正题,“你跟慧音那个事儿……到底怎么着了?兄弟我这等着随礼呢,东西都备好了咋也没见你们有动静呢……”

    “哦?哦……你说结婚那事儿啊……我……嗝……我已经求完婚了,慧音也同意了,不过慧音说……说……说什么……最近日子不吉利,非要挑个良辰吉日……这不……都拖了这么长时间了……这……这什么黄道吉日也没算出来……”跟我的形醉意不醉不同,妹红那是真又喝高了。

    “靠,合着就因为这个?那算日子你找我啊,我就……跟你说,这事找我准没错,我不是吹牛我告诉你,你兄弟我,知道吗?风水算卦,辟邪请神,那我是专家啊……”这我还真不是吹,当年好歹我也是跟着一群高人学了不少能耐,尤其当时有个人称英叔的老道士,那能耐可了不得了,号称鬼邪辟易,那就没有他驱除不了的邪祟,我这种心高气傲的人,这一百多年来佩服的人不多,这位英叔就算一号,“你……你找个日子,回头我特么给你算算……放心,不特么找你要钱……”

    “靠……我哪知道你连这都会啊……我看你科技那么碉堡还以为你不信这些个呢……”妹红也是没想到我连这个都会,不然早就找我了。

    “屁,我要是不信这个能活到今天?”想当年我还是个穷鬼的时候,没少为了筹集资金去特么盗点小墓去,要没这两下子我能从里边走出来?早特么成了大粽子的口粮了,唯有一次,运气不好撞上了血粽子,我那两下子完全没用,最后没办法,玩命吧,我就上去玩命去了,最后还是我厉害一点,活生生把那血粽子咬死了。

    “得,兄弟在这给……给你赔不是了……明天……明天能来算算吗?”妹红是个痛快的人,说算日子就是明天算。

    “成,明天中午……我起了床就找你去……”明天就明天,哪天算不是算?我一边应着,一边把妹红往我这边拉了一下,“看着点,你特么非往树上撞。”

    “啊……是吗……”妹红嘟囔了一句,“对了,别光说我,你呢,你打算什么时候办个婚礼什么的?”

    “我啊……还真得想想……”妹红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原来我也是要结婚的噢,“不过说实话的,文文……跟我什么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是得给她个婚礼,铃仙……我们之间还差最后一点,就这一点最为关键,如果这一点圆满了,我也……到时候再说吧,反正我会负起责任,不过……就算人和到了,还是需要天时地利才行……”

    “看来你家的经比我这的难念多了。”妹红感到颇为唏嘘,她就不用考虑什么天时地利,她跟慧音认识了几百年,跟我这边的情况不同。

    “得了,先把你家的事搞定吧……走,上加贺川那去,喝点啤酒解解酒。”米斯琪的生意越做越大了,但是车还是那辆车,没法装填那么多的啤酒,不得不说是个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