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绿帽子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八十五章 绿帽子王

    “好吧,我承认。”不管是妹红自己的领悟还是慧音的功劳,这话都没说错,“那么,你们的特别探员都带回什么消息了?”

    “森田弘毅最近的样子很奇怪,按理说他身为自卫队头子,就算不上外面来,可好歹也得在总部里面刷刷脸吧,他以前也是这样,可是最近,他突然就变了,整天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一呆就是一天,办公室门整天紧闭,还有门卫看守,办公室有独立的卫生间,连三餐和饮水都是直接通过升降机送上去的,除森田弘毅本人之外的其他人除非有紧急情况汇报,否则都是根本不允许进入的。”

    “那间办公室里肯定有鬼,森田弘毅指不定在里面做什么。”这种结论谁都想得到,但是很明显,自警队的卧底队员已经无法在取得更多情报了,“还有什么其他的吗?比如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怪异行为的?”

    “不知道,毕竟这种事情要是刚开始谁都不会在意的,森田弘毅毕竟是头子,他突然想干什么也没人会去问啊。”这就是人本身的心理在作怪了,比如我要是有个两三天突然把自己关在地下室了,谁都会认为我只是在研究什么新东西而已,而不会想到其他原因,自然也就不会去问,妹红搞不到情报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最近自卫队的人员开始收缩,我已经把卧底队员都撤回来了,晚了可能就不好脱身。”

    “自卫队……虽然终究是跳梁小丑,但是跳梁小丑要是多了也会吵得难受,得找个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只是……我现在找不到道德制高点,不能贸然出手。”我抓起啤酒杯,“来,先别想那么多了,喝酒。”

    两个小时过去了。

    “我说……差不多了吧……天都快亮了……”我拎着裤子从厕所回来,跟趴在桌子上的妹红说着,现在是夏天,天亮的非常早,这才凌晨四点,天已经有些变白了,“要我送你回家吗?”

    “千万别,这点慧音还没起呢,我可不想吵她……你家怎么样?”妹红看来是不打算回自己家了。

    “我那不也一样吗,文文铃仙那不也没起呢嘛……要不……咱找个地方先将就将就?”我要是带妹红回我家,就她这动静非把人都折腾起来不可,可是能去哪呢?哪的人不睡觉呢……“对了,去红魔馆吧,这个点估计她们也刚要睡。”

    “行,走……”妹红从椅子上一挪屁股,‘吧唧’糊地上了,“哎,兄弟扶我一把,我腿又软了。”

    “你啊……”我把妹红的左胳膊搭到我自己肩膀上,“手总还能用劲吧?抓紧了。”

    红魔馆大门。

    “呼……哈……呼……哈……”美铃的鼻子上吹着大泡,正坐在椅子上打着呼噜,然后就隐约感到了两个人的气息在靠近,“有杀气!”

    ‘啪。’我一掌拍在了美铃脑袋上,把美铃的绿帽子都拍扁了,“杀气你妹啊你个正绿旗开门,让我们进去睡会儿。”

    “哦哦。”美铃转身一脚把门踢开了,“你们自便吧,我接着睡……了……呼……哈……呼……哈……”美铃屁股刚一沾椅子,立马又睡了。

    “喂,妹红,想不想看个好玩的?”我跟妹红坏笑了一下,让她倚在墙上靠好了,然后一把把美铃的椅子抽了出来。

    “呼……哈……呼……哈……”然而美铃却依然保持着坐姿在原地纹丝不动,睡得跟死鱼一样。

    “看,厉害吧。”我又把椅子推了回去,否则在美铃睡醒的瞬间她就会因为恢复意识而坐到地上,“走了。”

    “走?我也得走得动啊……”妹红往地上一摊,跟条蛇一样往红魔馆里蠕动,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双高跟鞋,妹红努力的往上抬头,“白色的……”

    “早上好,咲夜,又没睡?”咲夜的休息时间非常少,如果不是她的能力估计她早就神经衰弱了,“能麻烦你给找个房间吗?顺便帮我把这摊妹红抬屋里去。”

    “早上好秦先生,这当然没问题。”咲夜弯腰就抓住了妹红的两只手,而我则搬起了两条腿,“这边,请跟我来。”

    不知道多少个小时过去了。

    “嗯?”迷迷糊糊的,我感觉怀里好像有什么人在,软乎乎的,还带有一丝奇异的香气,这感觉我熟悉,平时早晨醒的时候也都是这个感觉,但是我现在是在红魔馆,而且怀里的人无论是体型还是味道都跟我平时感受到的不同,太……小了……各个方面都太小了……

    “嗯……”妹红的呼吸声从另一侧大概距离我两米远的地方传来,这代表我没有被卷入什么异空间异世界啥的,那么现在在我胸口趴着的这个……

    “红魔馆符合这种体型的也只有两个人,那么是谁呢?”我当然可以直接睁眼看看但是总感觉睁眼我就输了,“罩杯感测中……百分之九十七可能性是aa,我记得芙兰是a,那么这个就是……”睁眼的同时我念出了脑子里的名字,“威严酱。”

    “呜……才不是威严酱喵……呼……”蕾米莉亚在睡梦之中反驳了我一句。

    ‘噗……’我的忠诚心爆发了,要搁在前一天,打死我我都不会承认我也有忠诚心这种东西,唉,人心难测啊……好了,目标身份已经搞清楚了,那么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为什么威严酱会出现在我的床上?咲夜不会干这种同时有损我和威严酱两个人颜面的事,蕾米莉亚自己更不可能,美铃估计还在门口流哈喇子呢,姆q和小恶魔没这么无聊,那么最后所能剩下的就只有……芙兰,除了她不可能有别人了,毕竟……真実はいつも一つ(真相只有一个)!

    “sir,我觉得您如果还有空在这里搞什么无聊的悬疑推理剧,还不如先好好想想等蕾米莉亚醒了以后您要怎么向她解释。”西斯特姆友情提示。

    “解释什么啊?有什么好解释的啊?”我说是这么说,脑子里却也在考虑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