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八云紫的回忆(二)-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十八章 八云紫的回忆(二)

    “而只要不打破这种平衡,你所谓的幻想乡就能一直存在下去。”我接上了八云紫没说完的话,“很漂亮的计划。”

    “多谢夸奖。”

    “不过你的计划有几个大前提,首先,主战派的妖怪必须全灭,不能给你造成阻碍,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点已经不是问题,他们死光是早晚的事,但还有一点,就是你们这些相对主战派的主和派,都得活着回去才行。”我在她面前晃了晃光束剑,“你觉得我会不会就在这里把你干掉呢?”

    “你不会的,因为你是聪明人,你不会做多余的事情。”

    “是吗?你真这么觉得?那我还真就要做一件多余的事了。”

    “什么事?”

    “月都公主绵月丰姬拥有连接山与海的能力,在她的能力面前,你没什么机会逃走的。”我看着她身后的通道,“这通道是用你的力量展开的吧,而它现在还在抽取你的力量,也就是说在你的人都撤离完之前,你是不能离开月面的,你觉得月之都察觉不到这点吗?还是你觉得他们会放你走?”

    “这就是我原本计划中最冒险的地方,但你说出这话,就意味着你要做些什么吧。”

    “我可以替你挡住他们,但同样的,你也要付我报酬。”

    “你想要什么?”

    “幻想乡的统治权。”

    “这不可能。”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而且你没别的选择。”

    “好吧,说说吧。”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在你们逃离后,我会再出现,我会帮你建立幻想乡,而从我在幻想乡建立前的最后一次出现开始计算,我们要博弈看看谁才最适合站在幻想乡的顶点,而你在那之前不能透露任何关于我的信息。”

    “公平对决?”

    “公平对决。”

    “成交。”

    回忆暂停。

    “就这样,我们定下了一个交易,以幻想乡为筹码。”八云紫的眼中充满了不明的情绪,“这也是为什么我没向任何人提起过他。”

    “他很强大”这是八云蓝听到这段过去后唯一的反应。

    “他强大极了。”八云紫对此异常的肯定,“他的智谋,远见,都不逊于我,而在力量上,他更是远远凌驾于我,他的机甲上流露出来的气息甚至让我都出现了恐惧,甚至超越了现在的风见幽香,是最接近神灵的人。”

    “但他并没有得到幻想乡,他为何失败了呢?”

    “因为他打破了游戏规则。”

    幻想乡建立之前。

    “我来了。”我在那天突然降临于八云紫面前,“博弈已经开始,你准备好了么?”

    “你来早了,幻想乡还没开始建立。”

    “我是来提醒你的。”

    “提醒?”

    “我的力量过于强大我感觉现在的我对你而言是个威胁所以如果你想做什么最好尽快”我看着流亡者1的双掌,“虽然那不一定有用”

    “我不会打破游戏规则,所以你也不能,你必须帮我建立幻想乡,而我现在就有个任务给你。”

    “说吧。”

    “挡住龙神,别让她打扰我们。”

    “龙神的资料呢?”

    “在这。”

    回忆暂停。

    “当时我给了他错误的资料,这也是博弈的一部分。”八云紫似乎陷入了痛苦之中,双手不自觉的发抖,“就像一个国家不需要两个皇帝一样,因为当两个皇帝的意见相悖,国家就会分崩离析,所以我们两个之间必须决出一个人,但在那之前的近千年时光中他一直在帮助我们,他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我渐渐觉得他并非一个利益至上的人,但正因如此,我才越觉得奇怪,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您开始信任他了。”

    “没错,我开始信任他了,不再是因为交易的原因,我让他低估了龙神的力量,我原本希望让他在对抗龙神之后受伤远遁,然后当他再回到幻想乡,一切已经尘埃落定,我本来没想过要他死的!”

    “他死了?怎么”八云蓝呆住了,“还有您刚才所说的他打破了游戏规则是”

    “他没有进行博弈他自己放弃了博弈的机会在博丽大结界完成80的时候,他已经到达我预想的阶段,他本该那时候离开,在大结界已经覆盖80的情况下龙神的攻击虽然还能够伤到我们,但幻想乡的**被阻止的可能性不足万分之一!可他居然没走,他一直纠缠到大结界彻底封闭,但他也在那一瞬间死于龙神之息”八云紫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我没想过杀了他的”

    “这不是您的错。”八云蓝向八云紫低下了头,“这件事谁也没错。”

    “我的理智很清楚这件事,但即使是我,也无法用理智占据所有的思维。”

    “”

    “我本来已经打算把这一切都遗忘了可他居然又出现了!”八云紫打开了隙间,映出的正是正跟周公下棋的我,“你明白为什么我要如此关注他了吧。”

    “您确定是他么?”

    “不管是名字,长相,还是那该死的性格,都太像了,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活着,但我确定是他。”

    “可惜他失忆了,不然也许他会告诉我们。”

    “他失忆了,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他的盔甲能量下降了那么多,因为他已经完全忘了怎么制作,只能从头摸索。”八云紫用奇怪的眼神盯着隙间,“他也是幻想乡的建立者,既然他现在回来了,他就得做些什么。”

    “您的意思是?”

    “我已经有一个计划,不过还得再观察一下。”八云紫没有明说,“如果他的性格没有因为失忆而发生什么变化,那么,他就很有可能帮我弥补灵梦的不足。”

    “灵梦的不足您是打算”八云蓝明白了紫的意思,刚要说但却被紫拦住了。

    “你知道就好,不用说出来,如果一切都没有问题,我会亲自找他。”

    “明白了紫大人,您还有什么吩咐么。”

    “有,蓝。”

    “是。”

    “我晚上想吃寿喜烧。”

    “明白了,我这就去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