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秦半仙-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八十九章 秦半仙

    “……看来我是拒绝不了了?”永琳已经打出了一张幺鸡,该我了,可现在,我无论是悠闲的生活还是胡牌的机会都没有了……诶等等!这张牌是……我用力捻了捻手里刚抓到的牌,是张一万!这下有活路了!“胡了!”我把牌一推,同时把手里的牌往桌上一砸,“十万!”没错,那张一万的间被我划出一道竖着的凹槽,又用黑泥偷偷染黑,现在的这张一万,就是十万!

    “……”一片沉默。

    “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回头选个日子把这些人凑一块看看她们的想法,今天就这样吧,散会。”八云紫往隙间里一钻,溜了。

    “哦。”八意永琳跟风见幽香也瞬间闪人,留下我在这风中凌乱。

    “……不就是个十万,跑那么快干什么……”我把麻将收拾好,又把那张一万上的竖坑抹平,也离开了。

    第二天,迷途竹林,妹红的小屋。

    “好了,那我就开始算了。”我装模作样的掐着指头,“妹红,你站到左边,慧音,你站到右边。”掐着指头踱着步子,我嘴里念念叨叨的翻起了白眼,“aa&……”

    “我去,厉害啊,这么快降神了?”妹红完全没看出来我现在这德行是特么装的,开玩笑,我当年学的全都是辟邪驱邪,风水机关什么的,换句话说都是跟什么邪祟打交道或者盗墓用的玩意,至于选个什么良辰吉日啦,这我真不会,但是俗话说得好,事情能不能办,不在于你会不会,而在于你装的真不真,而且虽然无法选出吉日,但我却可以避免凶日,慧音本身就是祥瑞之身,这对她们两个已经足够了。

    “可是……我完全没感觉到……难道是我能力不够吗?”慧音身为半白泽,对这种事情的感官非常敏锐,幸好由于我平时的大佬外衣,导致慧音只想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所以说这个人品好啊,干了坏事都有人主动帮你找借口。

    “呜呀!”我突然怪叫一声,把两个人全吓了一跳,“算出来了,最好就把日期定在三天后,我觉得这样最好。”

    “soga……好,那就这么定了,慧音,广英雄帖,宣布我们三日之后就地结婚……还是换个地方吧,去博丽神社。”妹红拍板定音。

    “……好吧。”慧音也没什么说的,反正以我的生产力三天足以把一切都布置好,上百台流浪者等着任务呢。

    “对了,妹红,八云紫似乎有把你拉近城管大队的打算,你怎么看?”虽然八云紫之后也要自己问,不过我现在提前问了也算给她减少点麻烦,至少在城管大队的成立上,我跟她意见一致,我们不可能事事都亲力亲为,那样非累死不可。

    “我?我就算了吧,人之里还需要我,要找人啊,我建议找些无业游民或者地痞流氓之类的,比如魔理沙什么的。”果然,说到城管,妹红也第一个就想起了魔理沙,就魔理沙那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的强取豪夺的性格不当城管太可惜了……咳,好像暴露了什么,先说明啊,我可从来没有利用城管职务中饱私囊过,灵梦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

    “魔理沙已经在备选名单里了,如果你没这个意向我就替你回绝了。”我其实也不希望妹红加入城管大队,不是说她实力或者性格有欠缺幻想乡城管大队还有性格健全的?,而是我也需要妹红来时刻注意自卫队的动向,森田弘毅那家伙明显是要搞什么奇怪的东西,“要是没什么事了我就先回去了,好多东西还得布置。”

    “嗯,帮我回了吧,我这没事了,慢走。”妹红送我出了门。

    道中。

    “西斯特姆,把流浪者都派出去,这可是我第一次承包别人的婚礼,绝对不能低了咱们城管之家的风头,还有,传话给八云紫,妹红不参加城管大队。”我向西斯特姆下令,却突然觉得嘴里有一点腥味,“嗯?呸!”我吐了一口吐沫现吐沫呈现微弱的淡红色,“西斯特姆,怎么回事?”

    “正在运行检测……sir,似乎是您的牙龈出血了,估计是因为最近您操劳过度,作息又不规律导致的。”西斯特姆回应。

    “啊……也是时候休息休息了,西斯特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昨晚打完麻将回家,已经是半夜了,虽然一直睡到了今天中午,但是毕竟年纪大了,一天的疲劳无法完全依靠睡眠恢复。

    “没问题,sir,您尽管交给我就好。”有西斯特姆一切都太简单了,比特么dn还好用。

    “嗯?秦钺炀?”有些陌生的声音,应该听过四五次的样子,但是绝对不多。

    “啊……赤蛮奇啊……我还以为是谁……”人一松懈下来,疲劳就来得特别快,生物都是这样,在没有休息的时候,即使临近极限,可能也可以依靠意志坚持住,但是一旦身体放松,就真的动不了了。

    “喂喂喂喂喂……你脸都快跟驴粪一色了,没问题吧。”赤蛮奇眼瞅着我脸色不对,不过像驴粪?这也太夸张了吧,我的脸我自己还不清楚吗?

    “没事,就是有点累……”我对此十分肯定,开玩笑,我的身子,看这种局面还看不懂啊?不死人的强悍骨架再加上我这牛皮一样的体格,生化计算机一天二十四小时无间隔微操作,我又没挨炮轰,怎么会出事?告诉我怎么会出?

    “哦,那就好,你多保重。”赤蛮奇看我这么说了也就不再纠结,路过我旁边的时候顺手拍了我肩膀一下,然后……我就不由自主的瘫地上了……我去……腿怎么变成面条了?而且还要财了……满眼都是小金星了……“靠!不是吧!你要碰瓷吗?”

    “我这家产还用得着碰瓷吗……”啊,好晕……算了,睡吧……

    眼睛一闭腿一蹬,我当时就没动静了,隐约听到赤蛮奇在我旁边上蹿下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