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守望幻想乡-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九十章 守望幻想乡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现自己穿越了,怎么说呢,我特么居然泡在医疗舱里,隐约能听到附近传来的声音。

    “西斯特姆,我睡了多久?”我只希望自己没有掉线的太久,不然太耽误事情了。

    “两个小时,sir,根据扫描,您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西斯特姆回答,“另外八云紫传来消息,三天后举行宴会,希望您准备好向所有人宣布伊吹萃香到来的理由。”伊吹萃香的存在一开始只有当时现问题的我们几个人知道,后来加曼多时间的时候知道的人又多了永琳和幽香她们,但剩下的人还蒙在鼓里,而我也曾经答应过萃香帮她融入幻想乡。

    “三天?那不正好是妹红结婚……也不错,就在宴会上结婚,连请人都省了。”又要挥我的口才了,不过说白了也用不到什么,幻想乡的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他们才不会在意因为一个鬼的原因让自己重复过了几天这样的破事,“告诉八云紫,这就交给我了。”

    “没问题,sir,事实上正是在知道了您帮妹红选的吉日是三天后的时候,八云紫才把宴会时间也定在三天后的。”看来八云紫也想借此来个冲喜,虽然没有必要,但看起来她也对萃香的事挺上心的,“对了还有,八云紫已经知道妹红不打算参加城管的事了,她说剩下的人选她会在三天内逐个确认,然后在宴会当天宣布,不过如果您能就近帮她问几个,她也不介意。”

    “我会问问的,不过你告诉她,希望不大。”我家三个人选,琪露诺是最有可能的,反正她也整天闲着没事干,铃仙的可能性有一半,她每周都有几天要去永琳那里上课,至于文文……很难说,虽说自从来了我家之后文文已经完全习惯了把除了取材之外的事交给西斯特姆完成,但是单就取材还要她亲力亲为,毕竟这个西斯特姆啊……还是不明白什么叫大新闻,更不明白怎么叫搞个大新闻。

    “了解了,sir。”西斯特姆撤退了。

    顺着声音的来源,我回到了客厅,文文铃仙琪露诺正人手一台pc组团开黑打屁股。

    “世界上没有闪光加六联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翻滚再来一六联。”铃仙麦克雷因幡正在地图里跳骑马舞,“不过……午时怎么还不到!”

    “耶,跟上节奏!”卢西奥文以那比香港记者还快的度在地图里狂奔,“老娘特么就不停顿!”

    “这个世界没救了!”琪露美用冰墙把自己送到了屋顶,“老娘要用暴雪爸爸冻死你们这群不洗澡的渣渣!”

    而跟她们组队的现在还有两个人,一个源氏一个猎空。

    “身不可死,武士之名最好也不可欺。”源氏说话了,但这声音怎么听怎么像妖梦,“呔,兀那卢西奥,只有岛田家的人才能爬墙,你到底是谁!”魂魄源氏朝着文文的卢西奥来语音。

    “你们闹够了没?倒数五秒了。”好吧,看来最后一个是十六夜猎空,“开始了!heor1d!吃我大压路机啦!”

    “啊,秦大人,你好了?要一起开黑吗?五缺一啊。”铃仙麦克雷向您送了组队申请。

    “好啊。”我当即上线,偶尔玩玩游戏也不错对吧,“秦da上线了!我特么爱死你们了!对面都谁啊!”幻想乡里的守望先锋,组队打怎么可能匹配外界的人?

    “八意半藏,士兵加岛勇,神,莱茵萃香,荷城托比昂,梦美之光。”文文控制卢西奥打出音障,“真不知道她们从哪搞来的奇葩组队,我去!炮台!”

    “交给我了!”琪露诺一个冰墙把炮台挡在了后面,而我则趁机接近了,冰墙解体的同时我的散射炮已经蓄势待,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炮台解决了。

    “我的炮台……”荷取在公屏里打字,“盟友是吧?你太不厚道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我打字回复,我可没告诉对面我是谁,荷取怎么认出我的?

    “先会选个开机甲的角色的除了加岛勇就是你了,加岛勇现在在我们这边,所以只能是你,更重要的是……盟友你的角色名就叫秦钺炀。”荷取打在公屏里的字眼都透着一种看白痴的语气,“盟友你是不是最近身体不好?你这脑子有点不正常啊。”

    “啊,是啊,我刚从医疗舱里滚出来……妖梦!转身开反!”不知何时八意半藏居然偷偷的猫到了魂魄源氏背后,那样子明显是要开大的。

    “过来过来我给你看个宝贝!”永琳一言不合就开大,完全没有一点高手的风范,“溜嘎哇嘎爹咳喔咕浪!”

    “我反!”然而妖梦听了我的话,转身就把永琳还未化龙的箭给反了,直接把永琳怼死,“有基佬开我裤……啊!”

    “我从阴影中……降临……”从黑暗中降临的露米娅一枪喷死了残血的妖梦,然后看见气势汹汹赶来的铃仙直接开无敌跑路,“退回阴影中……”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猎空来了……”刚刚退出无敌状态的露米娅听见声音转身就是一枪,却现那里空无一人,“你知道我刚才在哪吗?”一颗炸弹糊在了露米娅后背上,然后……duang……“搞定……”duang!又是一声爆炸,咲夜顿时鸿飞冥冥。

    “全是靶子,我全都看得见。”加岛勇一榴弹解决了咲夜,在原地插了个奶棒,“我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知道吗,像我这么吊的还有七十五个!”

    “对不起了伙计,这是游戏!”萃香控制自己残血的大锤把我满血的da撞到山崖下去了。

    “……”蹲在据点里默默防守的冈崎梦美看着面前门框上已经到了上限的哨戒炮,“唉……怎么还没有人来……”

    “我这不来了吗?午时已到!”一子弹精准的打穿了冈崎梦美的头盖骨,然后又是五枪飞来打爆了五个哨戒炮,铃仙淡定的吹了下枪口,“正义可不会伸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