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阿求的最强大脑-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九十四章 阿求的最强大脑

    “好了好了。”这种时候只有我才能上来打圆场,“大喜的日子,就别因为意外而搞得不愉快,蠢兔子,把铃仙拉上来再好好跟所有人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

    “哈依!”因幡帝还是那一副汉奸见了太君的点头哈腰状,感觉在她心里我比风见幽香还可怕一样,可是说破了大天,我除了脸长得比风见幽香凶悍一些之外,怎么看都是我更人畜无害啊,再说了,我长成这样,那也不能赖我不是?再说风见幽香,她要是不生气,站在那活生生就是个模特,我跟她比长相那不等于作死吗?

    也不管因幡帝是怎么想的,反正这个小插曲算是被我这么对付过去了,因幡帝收起了移动式落穴并且对着在场的所有人土下座道歉,铃仙也被拉了上来,她手里的麦克风自然也回到了文文手里。

    “好了,那么妹红和慧音的婚礼就先告一段落,不过今天的宴会呢一共要宣布三件大事,这第一件自然就是婚礼了。”文文让出了正中间的位置,并且把麦克风交到了我手里,“第二件事要由秦钺炀来宣布。”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呃,其实在这里我首先要宣布一件事,在不久之前,其实我们刚刚经历过一场异变,当然了,你们都不知道。”随着我的开口,场面顿时乱了起来,因为真的就谁都没有察觉到萃香引发的那一场异变,最多可能发现点端倪,却没去进行确认,而由于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解决了异变,这些端倪估计也就被当做记错了而不了了之了,“不过我估计其实有人注意到了,只不过并不知道那就是异变而已,是否有些人突然发现家里有什么消耗品突然减少了?又或者有什么外来品突然增加了?”

    “你这么一说……倒确实有,但是……那是异变吗?”说话的是小铃,“我还在奇怪铃奈庵里的大米为什么突然就变少了呢……说是异变……难道是有人偷?”

    “我觉得并没有人偷,因为并不是所有东西都变少了。”阿求就坐在小铃边上,这两只文学少女总是组团行进,“我记得我在家里发现了一大堆相同的笔记,看字迹都是我记下的,但是我当时却不明白我明明只记录了一遍笔记为何会变成接近十份,现在看来……我好像明白了,大米之类的消耗品变少了,是因为我们重复的去吃了,笔记变多了是因为我们重复地去记录了,这异变……难道是让我们连续过相同的日子?”

    “宾果,阿求你猜对了。”阿求的分析能力绝对不比我差,只不过因为能力不同导致站位不同,我才能发现一些她发现不了的东西,“喂,出来吧,这就说到你了!”我朝身后的屋子喊了一声,按照计划萃香正在屋子里待命。

    “哦。”萃香回了一声,推开门走了出来。

    “各位请看,这位,伊吹萃香,我想来自妖怪山的来宾们可能会记得这个人,那是因为……她是鬼族,没错,就是那个号称在幻想乡内已经销声匿迹的鬼族,她就是那其中的一员。”萃香是鬼王的事情我不打算说出去,那只会给她带来额外的麻烦,“事实上,前几天就是她用能力让我们重复地度过举办夏日祭那几天的日子,浪费了各位的米饭,实在是抱歉。”我弯腰鞠躬,同时也把萃香的头按了下去,“你也鞠躬,快点……记得我怎么教你的吗?”

    “我为自己因为一己私利而影响各位生活的事情感到抱歉,真是非常抱歉!”萃香的鞠躬绝对不止九十度,角都快扎到地里了。

    “就如各位所见的,如今呢,萃香已经再度变得温顺了,所以我希望各位能不计前嫌,就像接纳红魔馆一样接纳她,别因为她是鬼族就感到恐惧什么的,说白了她除了力气和酒量大一点,能力奇怪一点之外跟我们也没什么区别,至于担心因为比赛而被抓走的人就更可以放心了,我们已经达成协议,说好了她如果无聊就来折腾我,不会找上你们的!”火候差不多了,可以提出最关键的问题了,在场的这些人三教九流龙蛇混杂,几乎可以代表全幻想乡的意见,他们的最终决定,对萃香非常重要,那决定着萃香今后能否正常生活。

    “呃……这里我要说两句话,以一个引发异变的前辈的身份,咳咳。”蕾米莉亚突然飞上来抢了麦克风,“我觉得把,这个……异变既然已经解决了,也没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那就……那就算了得了,红魔馆不也是因为异变才出名的嘛,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你要不引发个异变出来谁认识你啊,所以我想说的是既然红魔馆如今可以在幻想乡稳定的存在,那么这位……伊吹萃香就算是鬼族应该也没什么差别,咳……就这样……”蕾米莉亚的脸色有点不太自然,小脸泛红的又飞走了,只留下了麦克风。

    “我去……蕾米莉亚能做出这么识大体的发言?而且这语气也不像她的话啊……”文文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偷偷凑过来问我,但是问题是我也想不明白,蕾米莉亚上台算是突发事件,事先也没商量好啊,“而且以她的大脑怎么可能知道在这种时候上来说这些话的?”

    “那是因为,稿子是我写的,妹妹大人又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强迫大小姐记下来的。”咲夜宛如幽灵一般出现在我俩背后,要不是我俩心理素质过硬非叫出来不可,不过既然是咲夜写的稿子,那就没什么奇怪的了,咲夜也参加了对萃香作战,对这一切都很了解,也明白我的真实想法和计划,这么写很正常。

    “原来如此,辛苦了。”我们已经仁至义尽,现在就看在场的诸位如何定夺了,萃香看起来很紧张,小拳头握得紧紧的,我现在只希望结果跟我想的一样,那样一切都圆满了,我也算没白忙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