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八云紫的特殊亲卫队-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九十五章 八云紫的特殊亲卫队

    “呃,秦钺炀先生,我想代表人之里的人们问您几个问题,您看……”一个大约有六十多岁的老伯站了起来,看起来他是他们那一块的代表。

    “您请问,不涉及**的问题我基本上不会拒绝。”有问题那就代表有戏,要是直接被一口回绝那才是悲剧。

    “那我就问了,这个……您能保证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莫名其妙的多过了几天这种事情吗?”这确实挺瘆人的,虽说当时察觉不出来,可是如果你突然发现自己家莫名其妙少了一堆消耗品的时候你什么感觉?

    “关于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因为已经找到了比那更好的行为方式。”萃香发动能力是为了参加宴会,那么如果我们直接把参加宴会这个结果提前,发动能力就没有必要了,“如果以后再因为什么特殊原因需要使用这种能力,我会提前发出通知。”

    “明白了,谢谢。”老伯坐下了,而另一堆人里又站起来一个。

    “你也有问题?”就像我也有自己的小圈子一样,来参加宴会的人类和妖怪也各有各的小社交圈子,刚才那位老伯就是他那个小圈子里的负责人或者代言人,现在这个也差不多,“请讲。”

    “说出来也不怕您笑话,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比较穷,而我们的问题也很现实,额外少了那么多天的粮食物资之后我们这里有不少人都出现了周转困难,这个您看能不能……”这是个实际问题,不管怎么说物资都是因为萃香的关系而莫名的减少了一堆,这可不是用一句话就能带过去的事,“我们只是想把多用掉的那些东西补回来而已。”

    “这没问题,应该的。”赔偿是一定的,只是这个就不能由我来做,让我做的话我就只能折现,可是说到补给物资,那就只能交给八云紫了,也该让她出点血了,说起来她才是萃香的老朋友,怎么能事事都让我处理了?“八云紫,物资补给这块你来负责,别说什么你忙,有种你就别干,到时候被人戳脊梁骨的又不是我,蓝,你辛苦一下,一会儿去跟这几位统计一下需要补偿的物资数量。”

    “没问题秦大人。”蓝平时已经习惯帮八云紫收拾烂摊子擦屁股什么的了,如今干这事也是轻车熟路。

    “嘁,搞得好像我在给你打工一样……为啥你一点都不怕我呢……”八云紫嘟囔了半天,但是这事还是不能不干,“对了!没有罪袋!嘿嘿嘿……等我把我的亲卫队,超兄♂贵罪袋十人众叫出来,我看你怕不怕!”

    “嘟囔什么呢?干活去!”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好吧是为了防止有不要脸的老太婆偷懒不工作,我特意请了风见幽香来当监工,这不,派上用场了吧。

    “诶诶诶诶,我这就去……”八云紫点头哈腰的就跑了……诶?你问我现在我在干啥?我这不还在回答问题呢吗?

    “秦钺炀啊,这个……”说话的是个妖怪,绝对是妖怪,为什么说绝对是妖怪呢?因为她是椛椛,“作为白狼天狗,我觉得我有必要为我们这些下层员工说点什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确定萃香大人不会再耍酒疯把我们全抓到山洞里灌酒灌到不省人事醒了继续灌灌完再晕醒了再灌如此反复不断了吧!”

    “我去,原来你以前人品这么差吗?”萃香以前还有这么可爱(啪)的一面我都不知道,有句话叫从酒品看人品,这句话太片面,但并非不可参考,怎么说呢?一个人酒品好,人品不一定好,但是如果一个人酒品差,那他的人品也好不到哪去,这跟酒量无关,你看妹红酒量那么差,哪回喝多了之后干过缺德事儿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萃香,你这样要我怎么帮你呢?”

    “呃……咳,以前年少轻狂,放荡不羁来着。”萃香的脸色也有些不太自然,毕竟任谁被突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提起黑历史都不会觉得高兴,“其实我现在收敛多了。”

    “好吧,信你一次,别给我惹事,现在我是当了你的保证人,如果你在惹出什么乱子,倒霉的就是我了,到时候如果我的生活有事,那我可以保证,你们全部有事。”我帮忙,不代表我是圣母婊烂好人,如果萃香敢给我惹麻烦,我不介意略施惩戒,把她的小屁股打开花,“咳,椛椛啊,看来你们对萃香的怨念很深啊,不过没关系,我会看好她的,只要她一喝多了我马上把她打晕了绑屋里去。”

    “……好吧,你的可信度还是挺高的……”我在天狗中声望刷的不比在河童和人之里低,倒不如说整个幻想乡除了自卫队那帮孙子之外在所有的团体中我的声望几乎都是满的,还没遇上的除外(某小五:大兄弟养猫不?)。

    “还有人有任何问题吗?我在这里会尽量解答不过……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我不可能一直专注于当知心大哥,所以问答也只有这一次。

    “呃,秦先生,可能这个问题有点尖锐不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问一下哈。”说话的是一个斯斯文文的中年人,这个人我见过,是慧音最近招收的几个助理教师之一(自从人妖关系缓和之后,寺子屋的入学数量暴增了一截,慧音一个人已经很难全部把持的过来了。),是个口碑不错的人,而且因为喜欢研究历史所以对鬼族的事情也略知一二,“这位伊吹萃香既然是幻想乡里理论上已经不存在了的鬼族,那这是否意味着在未来的某一天其他的鬼族也会再回来呢?”

    “关于这点……我无法回答你,因为我也无法预知未来,虽然萃香这次的回归只是她的个人行动,但是我也无法保证这是否从因果律上预示着什么,我只能说,如果有一天鬼族真的回到了幻想乡里,我也会让他们遵守这里的规矩。”我无法预知未来,但如果鬼族回归,我也会像约束萃香一样约束他们,幻想乡好不容易才走向稳定,如果再出问题我又白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