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卧槽我血流满地啊-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九十七章 卧槽我血流满地啊

    平心而论,刚才八云紫那一招非常强悍,不仅打断了我的绝情打击,甚至击破了我的刚毅护甲,让原本不会产生硬直的我出现了停顿,真是可怕,看来八云紫两条大腿的力量比我想象的强得多,只是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喂,第三段呢?灭族切割应该还有拧腰之后的第三击的!为什么不用出来?看不起我吗?”二连击的灭族切割并没能完全破开流亡者的胸甲,所以这一招目前对我的伤害是零,但是如果加上第三击就不一样了,三脚连续命中同一个地方,我的胸甲绝对会被彻底破开。

    “你是想要了我的命吗?”八云紫收敛了能量走过来,刚才的罪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全都不见了,“我的腿很健康,但是我的腰不行。”

    “真是可笑,要是我的话绝对能踢出第三脚。”灭族切割我当然也会,而且我的腰很好,“现在如何,气消了吗?”

    “百分之十吧,你呢?”八云紫反问我。

    “也差不多……”我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冒险进谏一下,“那个,说出来你别介意啊,下次再踢灭族切割的时候,当然了,踢绝情打击的时候也一样,千万千万千万不要穿情趣蕾丝内裤。”

    “……”八云紫沉默了,好半天才开口,“你看到什么了?”

    “我?嘛……镂空下面的,肉色的,有点突起的,长得像鲍鱼一样的东西……还要我继续往下说吗?”要被和谐了,写成这样绝对要被和谐了!

    “行了……不用说了……”八云紫捂着脸,浑身散着生人勿进的气息,那意思就是……生的人不能靠近,只有死人……或者是熟了的人才能靠近。

    “好了好了没事没事……”我解除了武装,蹲到八云紫旁边摘掉她的帽子开始揉她的脑袋,“大不了我让你看回来?”我说罢就要去解裤子,没错,我就是这么一个说到做到言出必行的人。

    “谢谢不用了我们继续安静的看热闹好不好?”八云紫已经被我整得快崩溃了,论脸皮,她一个小女纸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比得上我。

    “好啊,只要你不接着闹别扭就好。”我的本意就是看热闹,而此时,正好萝莉控军团和御姐控军团全都被新的第三方言吸引了注意力而停止了殴斗,场面达成了一个诡异的平衡。

    “你们这些成年人,居然如此图样图森破,这个世界怎么能交给你们这些废物!”开口的骚年似乎是要把所有的仇恨都吸引到自己身上一样,“这个世界终将得到救赎!而执行者就是我们扶她控军团!所有队员听我命令!冲锋!”说罢,这位骚年狼先拔出了腰上的玩具弹弓冲向了两大军团交战的位置。

    “女装!扶她!大随着这位骚年狼一同冲锋的,是他身后的一大群小骚年,手上也都拿着弹弓木剑桶盖盾之类的轻型装备,以不逊刚才两大军团的气势穿过已经清空的走道直奔两大军团而去。

    “不管是御姐控还是扶她控都是歪门邪道!老伙计们!拿出你们萝莉控的毅力给他们瞧瞧!嘿,老三!你他娘的意大利炮呢!现在就给老子拉上来!”

    “御姐控万岁!御姐控赛高!打倒他们!为了蔚蓝而清净的世界!弟兄们!就是现在!把这些老弱病残全都送回老家去!保证热能斧就绪!上啊!”

    “愚昧!无知!每当我看见一个没有硝烟的世界,宁静的世界,河流清澈深林密布的世界……我特么就想炸他个稀巴烂!这个世界将由我们扶她控来拯救,我们才是世界之王!全体队员,进攻!启动隐形模式,准备聚变打击!”

    原本已经分开的三拨人冲向了最中心的一点,眼看就要有一场惨烈的厮杀,然而几个从天而降的汽油弹,却直接将地面点燃,也断绝了三队人马进攻的可能,而随着汽油弹一起到来的,是原本蛰伏在西北角的一群人,如今他们已经改头换面,穿着黑袍,连脸都遮在了黑色尖顶头罩里面,手持着汽油和火把,有些领队的手中还拿着巨大的镰刀,而更可怕的是,这一队人在数量上几乎相当于前三队的总和。

    “卧槽!”我原本以为是三方会战,现在居然变成了四方会战……不,看这个情况,实力空前强大的团的出现很可能使原本对立的三支军团暂时结盟,“这下乐子大了。”

    “让火焰,净化一切!”团幻想乡支部的领头人就站在他们的最前方,高举着手中的镰刀,“审判这些该死的异性恋!让这些独自尝甜头的现充们了解一下单身的痛苦!有罪!死刑!杀!”

    就像我所想像的一样,在这种局面下,拥有火器汽油火把并且人数庞大的团完全不是其他三支军团任何一个能够抵抗的,无奈之下三支军团几乎眨眼间就完成了攻守同盟,战争由控种不同转化为了异性恋男人和扶她也算异性与非异性恋其实最早都是异性恋,只不过不受到异性欢迎而慢慢将兴趣转移到了可爱的男孩子身上的战争。特别注明:扶她不等于可爱的男孩子,前者指同时拥有男女两种性征,既非男也非女后者只是画女硬说男的男孩子而已,也就是伪娘。

    “我说……他们为什么要打?”八云紫十分不能理解现状,“说是炸裂吧现充什么的,可这群人里有现充吗?还不都是一群处男?他们本质上……有区别吗?这群人里没有一个尝到过甜头好吧,什么萝莉控御姐控扶她控伪娘控归根结底不都是他们自己想象的吗?”

    “紫啊……你真是个罪恶的女人。”八云紫真相了,然而就因为这样戏也没法看了。

    很快,战圈中就有人现了不对。

    “别瞎比打了是友军!艹!停火!的自己人停火!啊!是友军,别打了是友军!”有人终于喊了起来,“大家不都是吃不到葡萄的苦逼吗,为什么要互相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