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幻想乡里忌讳多,当心城管扒你窝-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章 幻想乡里忌讳多,当心城管扒你窝

    “非人类的乐园?那就难怪了。”听到这个词我大概能猜到为什么这个地方能量等级如此之高了。

    “难怪?什么难怪?”我的嘟囔被妹红的耳朵捕捉到了。

    “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的眼睛里面……有个东西可以……嗯……识别出我所看到的生物的能量等级,我之前一直在奇怪这个地方比起我原来经过的地方能量级数高的吓人。”

    “哦?有多高?”

    “你的识别等级是a级,外面那个结界识别出来居然是ss级,我上一个落脚的星球上的最高等级才是c,剩下的基本全是e和f了。”

    “你这东西还真方便……诶,是不是跑题了?”

    “好像是。”

    “好吧,其实幻想乡的历史……跟你说了也没什么用。”妹红这么解释,但我有理由相信其实是她自己也没记住。

    “你只要记住,妖怪贤者现在很少管事了,大结界的维护工作都是交给她的式神八云蓝完成的,当然实际意义上来说她还是幻想乡的最高司令长官。”

    “嗯……你说的这两个人是什么种族?”

    “八云蓝是一只九尾妖狐,号称是幻想乡最强妖兽,至于八云紫……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种族,至少我没见过跟她一样种族的妖怪。”妹红摊了摊手。

    “好吧,我记下了,还有呢?”

    “还有……你能不能先把身上的铁疙瘩脱下来?你弄得满屋子都是焦味。”妹红抽了抽鼻子,“这么大味道你都没闻到吗?”

    “呃?”我用力吸了吸,“不好意思,这味道我闻习惯了,我把它放到外面去好了。”

    说完我走出了屋子。

    “西斯特姆,解除武装。”

    “了解,正在解除。”流亡者零式的外装甲展开,将我整个人脱了出来,不过……

    “西斯特姆?为什么头盔还戴在我的头上?”

    “瞧您说的,头盔不戴在头上难道穿在脚上吗?”

    “我是问,为什么在我解除武装之后它还戴在我的头上?”

    “面甲损坏,打开不能。”

    “为什么还没有修好?”

    “不是你让我别修了的吗!!”西斯特姆突然的一声怒吼把我吓了一跳,“我忍你很久了,sir。麻烦你能不能不要出了什么问题都推到我的身上,你的记性有那么差吗?你脑子里的生化计算机是模型吗?”

    “冷静!冷静……”我从没见过西斯特姆发这么大的脾气,不过也有可能是她发过而我忘了。

    最终,我还是不得不彻底摧毁了面甲来让自己的脑袋从头盔里出来。

    “好了,妹红,没有焦味了。”我把流亡者零式脱下后,又在外面站着吹了半天的风才重新走进屋子。

    “那好,那现在我再跟你说说,八云紫驻幻想乡的最高城镇管理员,博丽灵梦。”

    “勃♂利·灵梦?”

    “是博丽,之前我跟你说的博丽的巫女的那个博丽。”

    “哦,她是什么……八云紫驻幻想乡的最高城镇管理员?那不就是……城管吗?”

    “城管?这名字还挺贴切,反正她就是负责解决幻想乡里一切需要武力解决的问题,比如异变。”

    “异变,这又是什么玩意?”

    “异变,就是不同于日常的异常情况,比如六月飞雪什么的,大部分情况下这些异变都是由于某些闲的蛋疼的妖怪啦非人物种啦为了某种目的而搞出来的,这个时候就轮到城管出动……别说你起的这名字越叫越贴切。”

    “她能保证每次都能解决?”

    “你看到外面的结界了吧。”

    “看到了啊。”

    “那其实是两层结界,其中一层叫做博丽大结界,博丽的巫女在这结界之内拥有几乎无敌的力量。”

    “喔,好可怕。”我打了个哆嗦。

    “所以现在就牵扯到你的情况了,你是打算马上离开回外界呢,还是就此留下来呢?”

    我看了一眼窗外还在冒烟的流亡者,又感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苦笑:“我倒是想走,可现在这幅德行,我还是先留下的好。”

    “那你最好赶快去博丽神社找巫女上户口。”

    “上户口?”

    “是啊,虽然这一代的博丽巫女又懒又穷又贪财又无节操,但你要是一直当黑户的话说不定哪天就被她不爽的时候一个大ko掉了。”

    “好吧,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有。”妹红这次没有直说,而是在四周瞥了瞥,又仔细听了听周围的动静,确定周围真的再也没有第三个人的时候(西斯特姆不算人),才继续开口,“八云紫最忌讳年龄,说错了话会被咔嚓掉,博丽灵梦最忌讳说她穷,说了会被扒光全身财产后咔嚓掉,人之里是人类保护区,在里面作怪会被博丽灵梦或者其他管闲事的的人咔嚓掉,太阳花田住着一个超顶尖大妖怪风见幽香,任何情况下让她不高兴了都会被咔嚓掉,还有,人之里的寺子屋的上白沢慧音是我好朋友,她的种族是半兽白泽,算是很温柔的人,但惹怒了她……”

    “会被咔嚓掉?”

    “比那更惨!会失忆的!”

    “那无所谓,我早就失忆了。”

    “我是说,你连这一百年的记忆都会消失了。”

    “那就糟糕了,不过为什么。”

    “慧音的头槌可是连……”妹红说到这里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连不死身被砸了都要在床上躺好几天的可怕武器啊……”

    妹红说到这里不自觉的飘着眼神,却突然盯着我的左肋不动了,准确的说,是盯着我左肋下的枪套不动了:“这是什么,让我看看呗?”

    “啊,这个啊。”虽然有些在意妹红所说的不死身是什么,但我也没打算细问,而是从枪套里拔出我的光束手枪,“转轮手枪外形光束兵器。”说着我甩开了弹巢并取出了一颗子弹模样的东西,“内装六枚能量电池,每枚能量电池可提供5次射击所需能量,虽然威力较低,但小巧便携,是很好用的武器,我自己设计的。”说完我把能量电池重新装回,合上弹巢并把手枪递了过去。

    “有意思,从来没见过这种玩意。”妹红好像很喜欢这东西,可能跟男孩子天生喜欢枪有关系?(大雾)

    “哎,别对着自己,我保险没关!”看到妹红把玩的时候把枪口转向了自己,我突然想起来为了防止突发事件我的手枪从来都压着顶膛火,我连忙开口,却又晚了一步。

    “砰。”的一声,妹红正对着枪口的左眼被直接打穿,光束弹甚至穿透了她身后的墙壁,一瞬间,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