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不想去也得去,老板的召唤-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十九章 不想去也得去,老板的召唤

    人之里的街道,八云蓝正拎着采购来的食材,但她的脑子此刻完全没在这些食材上。

    “没想到紫大人还隐藏着这样的过去,不过,紫大人不明白为何对方会放弃脱离战斗的机会该说是当局者迷吗……如果他同样是因为产生了对于紫大人的信任,而不希望让那万分之一的可能出现呢……一切不就很简单了嘛……同样只是感性压倒了理性罢了……”

    而此时,身为事情主角之一的我还在梦周公……的女儿!不过怎么总觉得周公女儿长得那么像铃仙呢……

    一夜过去,什么都没发生。

    “……散落似枯叶,徒留一世传说后人倾羡,怎堪沧海桑田,豪气化霜雪……”我一边刮胡子一边哼着调子。

    “sir,紧急警报。”

    “什么事?”

    “您的老板风见幽香请您去太阳花田。”

    “嘶。”我拿剃刀的手一抖,差点把下巴切下来,“你说啥?”

    “我觉得您已经听的很清楚了,我可以郑重表示,您没听错。”

    “能不去吗?”

    “她说您不去后果自负。”

    “你还别拿风见幽香吓唬我,我告诉你西斯特姆!”我不屑的一哼,“我倒要看看,我就去了她还能把我怎么样!”

    “sir,您……无耻的样子简直和魔理沙一样。”

    “哦?那你为什么迟疑?实话呢?”

    “您比特么魔理沙还不是东西呢。”

    “多谢你的夸奖西斯特姆,她有说让我什么时候去吗?”

    “她说三天之内就可以。”

    “哦,那我明天再去。”

    “那您现在?”

    “我去人之里喝两杯。”

    过了一会儿,人之里居酒屋。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叔……哈哈哈哈……我又来了……哈哈哈哈……”我一边捂着肚子狂笑一边冲居酒屋大叔打着招呼。

    “哟,来了,喝点什么?”

    “啤酒……哈哈哈哈……”

    “好。”大叔推过一扎啤酒,“怎么乐成这样?”

    “我刚才……看到一个肥婆……哈哈哈……掉进了水沟里……哈哈哈哈哈……”我拿着啤酒没敢喝,怕喷出来。

    “哈?肥婆掉到水沟里有什么好笑的?”大叔明显没听懂。

    “肥婆啊!哈哈哈。水沟啊!哈哈哈。”我依然止不住的笑。(其实当初第一次听到这个笑话的时候没什么反应,可后来看出了些不同的东西,想起一次笑一次)

    “爸爸~”一个大约只有十岁的小萝莉突然冲到了大叔身边。

    “千代纸?你怎么来了?”大叔一把抱起小萝莉,冲我炫耀,“我女儿千代纸,可爱吧?”

    “呃,我不否认这一点,不过……”我用奇怪的眼光看着大叔,“你女儿这么小?大叔你贵庚啊?”

    “老夫……咳咳……”大叔装出老年人的样子,“老夫今年三十又二。”

    “靠,你也太显老了吧。”看大叔的脸,我一直以为大叔四十多了呢,闹了半天才三十二,“我以为你快五十了呢。”

    “你好意思说我啊?”为了避免尴尬继续被以大叔称呼的青年怒了,“你个一百多岁的东西,真显年轻啊……”

    “我这叫显年轻?我根本就老不了行不行?”

    “爸爸,这位……老大爷是?”我正和大叔吵得不可开交,小千代纸却直接给了我致命一击。

    “哈哈哈哈,对对对,千代纸你说得对,爸爸来告诉你,这位老大爷呢……”大叔故意在老大爷三个字上着重强调。

    “还是叫哥哥吧……”我果断认怂了,可怜我一代铁嘴王,连八意永琳都敢正面抗,却败在一只小萝莉嘴上。

    “让你嘚瑟,好吧。”大叔放了我一马,“千代纸,这位小哥呢……诶,你叫啥来着?”

    “这你也能忘?”

    “好像不是我忘了,是你忘了。”

    “扯吧你就,我怎么可能忘了自己叫什么呢?”

    “我是说,你忘了把你叫什么告诉我了。”

    “不可能吧,我连我是不死人的事都告诉你了。”

    “是啊,你是告诉我了,你那天喝多了连你自己是个兽耳控的事都说出来了,可你就是没告诉我你叫什么。”

    “哦。”我觉得这个解释站得住脚,但马上就想起来,以我前些日子在人之里刷出来的声望,千代纸还有可能,大叔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叫什么,再仔细一看,大叔绷起来的脸上微微抽搐的嘴角便露了馅,“不对,你是不是又趁机埋汰我呢?”

    “哟,瞧你说的,我哪敢呢?”

    “那你还当着小孩子把我是兽耳控的事说出来?”

    “那我应该怎么说呀……啊?”大叔摆出一副无知的面容,“我是不是该把你是萝莉控的事也说出来啊?”

    “你特么都说出来了还问我干吗啊?”

    “哦,抱歉抱歉,你看我这嘴……秃噜了。”大叔说着抱歉,脸上却一点歉意都没有。

    “我认输了还不行吗?”

    “行啊,我哪敢拦着你呢。”大叔路出满意的窃笑,“千代纸,这位小哥叫秦钺炀,是个很强大的变……哦,是绅士。”

    我向龙神发誓如果不是他改了口我一定掐死他。

    龙神:你滚!当初要不是因为……我早一口波喷死你了。

    这一天我一直在人之里浪,什么不好的事也没发生,但我总隐隐有种感觉,这是台风到来前的平静,别的我不敢说,单就明天,我特么就得去太阳花田了!

    有人肯定又在骂我怂,说去太阳花田有什么可怕的,我还真告诉你,太阳花田真没什么可怕的,风见幽香又怎么样,别说是一个风见幽香,就是来十个八个风见幽香,真要是动起手来,她也未必就能……追的上我。

    但问题不是这么算的,那是风见幽香啊,一言不合炸幻想乡啊,啊,对,城管肯定不干,可她要是趁我不在炸了我的房,我还真没辙,所以我惹得起吗?一不能打,二不能骂,一天三顿,好吃好喝好待着,她要是高兴了打我骂我,我特么还得忍着,你说我没事我见她干吗呀。

    不过不去事就更大了,不得已,第二天早晨,我还是启程前往了太阳花田。

    ...